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05章 你未免也太敢想

第105章 你未免也太敢想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3570 2021-02-16 03:22: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dididia.com


    
    秘书不相信:“怎么会不是你?这个身材,还有这个头发……诶,姜副部你今天穿的是格子裙啊?”

    照片里的女人,穿的是黑裙子,还真不是一个人啊……

    小秘书咽了咽口水,把手机收起来:“那这个女人是谁呀?”

    “尉氏的员工。”鸢也按住出水键,看着热水注入杯中,稀释出茶叶的清香。

    秘书松了口气:“原来是员工啊。”还以为是尉总那什么了呢,她没敢再说,缩回自己工位。

    鸢也泡好了茶,回到办公室,见手机屏幕提示有微信,点开一看,是尉迟。

    “今晚回老宅吃饭,我把阿庭也带去。”

    她顺手回了一个字:“好。”

    冬日的天黑得特别快,鸢也收拾好东西走出办公室时,夕阳还挂在地平线上,余光暖暖,等她乘坐电梯下到的负一层车场,将车子开出高桥大厦时,暮色已然沉沉,云朵裹着灰色,路灯下的沥青路面树影绰绰,像一张来自七八十年代的老照片。

    轻车熟路地开车到老宅,鸢也拎包进门,喊道:“爸,妈。”

    都在客厅坐着,尉母仰起头:“鸢鸢到了吗?外面冷不冷啊?快进来喝杯热水暖暖身。”

    鸢也换着鞋,笑着应:“还好。”

    佣人上前接过她的包,又帮她脱去束手束脚的外套,她朝沙发走去,阿庭站在沙发上:“麻麻。”

    鸢也刚要应他,打眼看去,发现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外人,正对她微微一笑。

    李幼安。

    她怎么在这里?

    鸢也有点意外,不过神色如常:“李总监也在。”

    说着就抱起阿庭,坐在尉迟身边,和李幼安隔了一张长长的茶几,面对面。

    尉母说:“已经认识了吗?我还想为你们介绍呢。”

    “昨天认识的。”鸢也回道。

    尉母便是道:“幼安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难得回国,我就把她叫来家里吃顿饭,赶巧你们也回来了,正好热闹。”

    “是啊,阿迟也没告诉我,会带李总监一起来吃饭。”鸢也面带微笑,看向尉迟,挑了挑眉,也不提前跟她说一声。

    李幼安解释:“我下午不在公司,尉迟也不知道我会来。”

    尉迟点下头,回她的眼神,就是这么回事。

    鸢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阿庭在鸢也腿上乖乖巧巧,尉母看着也心生欢喜,没想到这孩子能和鸢也这么亲,原来她还担心以鸢也的性子,不可能接受他呢。

    “麻麻,吃吃。”阿庭饿了。

    尉迟侧头:“祥嫂,给阿庭做的饭好了吗?”

    祥嫂忙应:“好了好了,我就盛上来。”

    祥嫂马上端上来一个托盘,放着两个小碗,还都是很可爱的,一个猫头造型一个飞机造型的陶瓷碗。

    老宅以前没有这种东西,应该是为了阿庭特意备下的,鸢也端起其中一碗,搅了一下,是鲜虾蒸水蛋,一口一口喂给阿庭。

    大家的目光都放在阿庭身上,李幼安笑着说:“阿庭好乖啊。”

    尉迟温声道:“每天要吃好几顿。”

    李幼安拍拍手吸引阿庭的注意力:“小孩子都这样呀,少量多食才健康。”

    尉母感叹:“这孩子长得真像阿迟小时候。”

    “将来一定也是和尉迟一样厉害的人。”

    尉母非常赞同:“有阿迟和鸢鸢教导,肯定会有出息。”

    听着他们的聊天,鸢也心思兜转,女人面对情敌时的雷达最是灵敏,虽然李幼安什么都没有做,但她隐隐感觉,她对尉迟可能有点意思。

    喂了阿庭吃完小半碗,他就不想吃了,东张西望要爬到别处玩,鸢也控制不住他,这时,尉迟伸手过来,将阿庭抱到他的腿上,抓着他的双手,对鸢也抬了下眼。

    鸢也心领神会:“阿庭看这里,张嘴。”

    阿庭看到鸢也的脸就很听话,张嘴吃下。

    尉父不禁笑道:“本来还担心他们小夫妻没养过孩子,照顾不好阿庭,现在看倒是多虑。”配合得很好嘛,而且很默契。

    李幼安笑着,看着。

    阿庭吃完饭,鸢也起身去厨房洗手,尉母走了进来,拿了几个水果在洗,鸢也顺手帮忙。

    她低声说:“鸢鸢,我们接受阿庭,是因为他到底是阿迟的血脉,活生生的一个孩子,我们没办法视而不见,但我们也仅仅接受他进入尉家而已。”

    鸢也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这些。

    尉母道:“尉家不会亏待他,会尽全力培养他,让他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但尉家将来的一切,只会留给你和阿迟的孩子。”

    这……鸢也无奈笑说:“妈,我答应抚养阿庭,就会将阿庭视如己出,如果我将来和阿迟有孩子,他们的地位也是一样的。”

    她知道尉母是怕她委屈,也怕她勉强,才说出这种话来安她的心,但她从没有想到由谁继承尉家的程度。

    那也太远了,将来的事情,谁说得准?

    尉母看到她这样就放心了,拍拍她的手,端着洗好的水果出去。

    鸢也跟在她身后,看到尉迟正与李幼安说话,说到好笑的地方,她更是直接抱住尉迟的胳膊,将半个身体倒在他身上。

    鸢也眉心一跳,顿时就心忖,比起考虑谁继承家产,她现在是不是更应该关注别的重点?

    但尉父尉母甚至是尉迟,对她这种亲近都仿佛是习以为常,没人觉得不妥。

    尉母将果盘放下,顺口问:“幼安住在哪里呢?”

    “住在酒店。”李幼安回答,“这次回国至多只留一个月,就没有费心找房子。”

    尉母皱眉:“酒店哪里比得上家里舒服?你住尉公馆吧,上班坐阿迟的车,也方便。”

    鸢也一下抬起头。

    李幼安看向尉迟,跃跃欲试:“可以吗?”

    尉母道:“当然可以,你是阿迟的妹妹,又不是外人,暂住一段时间而已,你说呢阿迟?”

    尉迟想说什么鸢也不知道,她在他开口之前就先应下了:“是啊,阿迟的妹妹也是我的妹妹,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吧。”

    李幼安笑吟吟:“可以啊。”

    鸢也就安排了:“幼安可以住在公馆的三楼。”

    “二楼除了主卧、衣帽间和大小书房外,我们还改造了给阿庭住的婴儿房,又增多了一间玩具房,要是再安排一个客卧就太拥挤了,想必幼安住着也不舒服,三楼比较空阔,妈,你觉得呢?”

    她怎么一说,尉母才想起来:“我都忘了你们把阿庭接回尉公馆住了。”

    她养育过孩子,知道照顾一个孩子多麻烦,当下便皱起了眉:“公馆的佣人说多不多,平时照顾你们两个就差不多了,再多一个孩子怕是忙不过来,幼安再住进去,确实不太方便。”

    尉父想了想:“那就住老宅吧,这里离尉氏也不远。”

    这倒是个折中的安排,尉母觉得不错:“幼安,你说呢?”

    李幼安终于把目光放在了鸢也身上,鸢也没有错过她眼底压着的一丝冷意。

    鸢也面不改色,从果盘里拿起一颗葡萄,慢慢吃下,对她微笑。

    尉母又问了一句怎么样,李幼安笑笑答应:“好啊,谢谢尉伯伯、尉伯母。”

    鸢也没有再看她,漫不经心地想着,当初白小姐三更半夜带着孩子下着雨都没能在尉公馆过夜,妹妹你未免也太敢想了。

    唔,葡萄挺甜的。

    ……

    因为带着阿庭这个孩子,他们便没有在老宅久留,九点多就返回尉公馆,鸢也和尉迟同车,她一边漫不经心地摸着阿庭的小脑袋,一边问:“幼安回国忙什么项目?”

    尉迟说:“那天不是在HD遇到她了?”

    鸢也奇怪:“尉氏要和HD合作,为什么是由海外部出面?”

    “因为合作的是在海外进行的项目。”尉迟眸底倒映着车窗外的路灯,平和如温水,“若是由国内市场部先接洽,再转交给海外部,途中容易出纰漏。”

    这倒也是。鸢也表示理解,虽然她就职于高桥大中华区分公司,但如果经手项目超过了这个区域,一般也是转交出去的。

    阿庭趴在鸢也怀里,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睡得咕哝咕哝,尉迟看了一下,伸手将他轻轻抱过去,虽然阿庭的发育比一般的三岁小孩要慢,但重量还是有的。

    鸢也揉了揉酸疼的手,噙着笑,尉先生很少会表达,少说多做派代表人物,她就当他此举是心疼自己。

    尉迟低声问起:“快放春假了吧?”

    “嗯,再上三天班。”

    “之前说去看冰岛看极光,还想去吗?”尉迟有注意到,她又换了美甲,这次是星空蓝,看来是真的很喜欢星星。

    她想去,她当然想去了,她都没跟尉迟出去玩过,刚一兴奋,就想到另一件事,顿时偃旗息鼓,她戳了一下阿庭的小屁股:“要带上他一起去吗?”

    尉迟微微沉默。

    孩子太小,又生着病,且不说出一趟远门有多麻烦,可能遇到什么意外,就说带着个孩子,时刻都要顾心着,又怎么能玩得开心?

    若是留下孩子,他们自己去玩,也不放心,毕竟是一份责任。

    鸢也自心里喟叹一声:“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家总说趁着还没孩子,该玩玩该吃吃了。”有了孩子后,确实做什么都不方便。

    尉迟抿唇:“把阿庭放在爸妈那儿,也没有问题。”

    鸢也看他:“哭了怎么办?”

    尉总淡漠:“就哭吧。”

    鸢也噗呲一声笑出来:“果然是亲爹。”

    虽然只是几句玩笑话,不过鸢也的心情也随之疏朗起来,降下一线车窗,凉风习习,默默想着,还有距离过年,还有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