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102章 谁来放过他太太

第102章 谁来放过他太太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70 2021-02-16 03:22: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dididia.com


    
    次日,鸢也用过早饭后去上班,管家低声询问:“还用不用继续派人跟着太太?”

    尉迟淡淡一弯唇:“不用了。”

    她现在是还没想起来他昨晚怎么会去得那么及时,等她记起,肯定会明白是他派人跟踪她,到时候要是发现他的人还在跟,回来肯定会跟他闹脾气。

    他现在可不想惹这头小狼崽子。

    尉迟伸手摸了下衬衫领子下的牙印,还有微微的刺疼。

    “少爷,还有一件事。”

    “嗯?”

    “昨晚幼安小姐打来电话,说她已经回国了。”管家取来外套,低眉顺眼地帮他穿上。

    幼安。尉迟薄唇微抿,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明显比方才沉寂,没说什么,扣上纽扣,走出尉公馆。

    管家是尉公馆的老人,知道很多主人家的事情,提起幼安,不禁想起多年前的一些事情,有些担忧,少夫人和少爷刚和好没多久,幼安小姐突然归来,会不会又……

    尉迟到了公司,黎屹跟着他一起进了办公室:“尉总。”

    他沉声道:“昨晚有人想从医院带走伯恩,已经被拦下了。”

    “什么人?”尉迟将大衣脱下挂在衣架上,似是没什么惊讶。

    “想带走伯恩的人虽然被我们抓住了,但只交代他们是被人雇去,要把伯恩带到南滨路。”黎屹说,“我们派人去了南滨路,本想把人引出来,可是等了一晚上,都没有人出现。”

    尉迟在办公桌后坐下,需要他处理的文件都已经放在桌头,他淡淡点评:“走漏消息,他们跑了。”

    黎屹惭愧地低头:“是我们失职了。”

    “无妨,往后查一查,会知道是谁的。”

    人过留声,雁过留痕,不可能没有蛛丝马迹。

    一直到午后,黎雪接到医院那边的消息,敲门进办公室:“尉总,伯恩醒了。”

    尉迟方才抬起头,冬日里阳光清冷,与他的眸色相得映彰,他在文件最后签下了字,复而起身:“去医院。”

    比他们快一步到医院的是约翰尔,不过伯恩病房外都是尉迟的人,他想进也进不去,只能在门口转来转去干着急。

    看到尉迟缓步走来,他忙迎上去,神情愧疚极了:“Chris,真的对不起,我们也没有想到伯恩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替他向你和你太太道歉。”

    他不太清楚细节,只知道伯恩意图侵犯鸢也,还好尉迟及时赶到救下鸢也,又把伯恩打到住院,但看这架势,他还不打算作罢。

    他心中又惊又怒,平时只知道这个妻兄品行不端,没想到竟然放肆到这个地步,明知道鸢也是尉迟的妻子,还敢见色起意!

    他怎么不睁开狗眼看看,这里可是晋城,尉家的大本营,他不知道尉家的势力吗?是想找死吗?

    他们虽然是合作伙伴,看似平等,但约翰尔有自知之明,尉氏没了他们这单合作没关系,但他们没了尉氏,却是要命的。

    他接连道歉,尉迟只是说:“不是你做错事情,如何需要你道歉?”

    约翰尔忙道:“我也会让伯恩当面向尉太太道歉。”

    “不必,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尉迟淡漠。

    约翰尔叹了口气:“Chris,我们是合作很多年的老伙伴了,伯恩是詹妮唯一的兄长,请你看到我的面子上,放过他一回吧,我保证他以后再也不敢了,该做什么补偿,请尽管提出来,我们尽量满足。”

    放过?尉迟想起了昨晚自己赶到时,那个恨得眼睛通红的女人,连声音都在颤抖,说着她本来可以好好长大,她们都可以好好长大,是这群畸形的畜生毁了她……

    他微微仰起头,目光犹如实质性的冰锥,触骨生寒:“那么谁放过我无辜的太太呢?”

    约翰尔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本就是,施暴者有什么脸面对受害者提出要求?

    尉迟更不想再跟他多说,转身进了病房:“黎屹,送约翰尔先生离开。”

    他走到伯恩的病床前,伯恩听到自己妹夫刚才恳求尉迟的话,他脸上和身上都包扎着纱布,因为他的走近而恐惧地后退。

    “Wait-a-minute!等一下!我、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秘密,我是有原因的,我什么都说,你不要杀我,No,No——”

    ……

    鸢也昨晚没怎么睡好,饭后还有午休时间,便躺在沙发上补觉,茶几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嗡嗡的响声把她吵醒。

    她以为是闹钟,结果是尉迟的来电,她一边接听一边打哈欠:“尉迟?”

    结果那边传来的是一句脆生生的:“麻麻!”

    鸢也一愣,直起腰来:“阿庭。”

    昨晚她自己都浑浑噩噩,也无暇顾及阿庭怎么样,只在早上听尉迟说,手掌擦破了皮,其他没有大碍,她本想等下班再去看他,他反而先给她打来了电话。

    尉迟温声道:“他很担心你,一直在找你,我只好让他听听你的声音。”

    鸢也抿唇,放柔了语调:“我没事,你怎么样?手还疼吗?”

    阿庭奶声道:“不疼,粑粑,呼呼。”

    唉,这个小孩太可爱了,别人家小孩也这么可爱吗?鸢也嘴角弯起:“我下班去看你,也给你呼呼。”

    “好!麻麻,掰掰。”

    还怪听话的,说了下班去看他,这会儿就不缠着她说话了,这么懂事,白小姐是怎么舍得把他丢下的?

    鸢也重新躺回沙发上,手机还贴在耳边,听见尉迟将孩子交给保姆,然后孩子的声音渐渐远去,应该是尉迟走到了外边。

    尉迟听着那边许久没有声音,不禁问:“怎么了?”

    鸢也感叹:“需要一点时间适应,我突然有这么大个儿子。”

    尉迟仿佛笑了一下,然后说:“孩子三岁之前的记忆,会随着长大渐渐忘却,现在他已经忘记白清卿,只记得你了。”

    “所以说小孩子就是很好洗脑。”鸢也道。

    “是你对他够好。”

    鸢也哼声。

    尉迟忽然说:“走到窗边。”

    “怎么了?”鸢也一边应一边走窗前,蓦的看见纷纷扬扬的雪花,她眼睛睁大了。

    同时话筒里传来他轻缓的声音:“下雪了。”

    一个多月前晋城下过一场初雪,之后就没有降雪,今天这一场,来得毫无准备,也比想象中的美。

    鸢也心情轻快:“毕竟要过年了。”

    倒计时,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