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82章 你离婚了我娶你

第82章 你离婚了我娶你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440 2021-02-16 03:21: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鸢也如实道:“我很少听京剧,不过小时候经常陪我外公和妈妈听潮剧,所以还算能听得懂。”

    客户恍然:“潮剧,你妈妈是潮汕人?”

    “是。”

    客户对这方面确实很了解:“潮剧也是一个很古老的戏种。”

    鸢也顺势和他聊了几句戏,再不动神色地把话题带到合作上,客户应着,目光一直都在戏台上,忍不住跟她说:“台上唱‘春草’的花旦叫南音,是梨苑的当家花旦,来这里听戏的,多半都是冲着她来的。”

    鸢也当然有注意到那个主角,她十分灵动,身段好,唱腔好,哪怕她不那么懂戏,也感觉得出她很不错。

    “李总监也是冲着南音小姐来的吧?”鸢也揶揄。

    客户笑了笑,没有否认。

    中途鸢也上了个洗手间,返回雅间的路上,意外-遇到了熟人。

    两人四目相对,都眨了眨眼,鸢也先问:“你怎么在这儿?”

    顾久笑眯眯:“听戏。”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个爱好?”鸢也盯着顾少爷那张风-流多情的脸,恍然大悟,指着戏台上的花旦,“冲着南音来的?”

    所以说是发小,一猜就准,顾久没有否认,随意地倚着栏杆:“你也认识南音?”

    “刚才听客户说的。”

    “在Sirius慈善晚宴认识的,嗓子好,身段好。”他说到后面六个字,语气里夹着明晃晃的暧-昧,可想而知不是夸南音在戏台上唱戏时嗓子好身段好,而是在别的地方。

    鸢也真是看透他了,无语地摇摇头,转身就走。

    顾久拉住她:“诶,等会儿,你那天晚上打电话给我是怎么了?”

    难为顾少爷在泡妞的时候还想得起来小半个月前她那通电话,鸢也拨了拨头发:“没什么,转身心情不好想找你喝酒。”

    能让她心情不好到深夜酗酒地步的人,顾久也猜得到:“尉迟欺负你?”

    鸢也没说话就是默认,顾久睨着她:“要我说,你离了得了,日子过得那么不痛快,何苦呢?”

    不等鸢也回答,他就笑着凑近她:“嗯?别是怕离婚了没人要你吧?大不了哥哥娶你呀,咱俩知根知底,凑合着过呗。”

    鸢也扬了下眉毛,眼睛挪向戏台:“不要你的南音了?”

    顾久摸摸下巴,眷恋地看了眼南音,到底是还没玩够,舍不得放手,于是大胆提议:“婚后我们可以各玩各的。”

    “各玩各的?”鸢也露出个‘你真是个小机灵鬼竟然想得出这种办法’的表情,顾久与有荣焉,整了整衣服,准备正式求婚,结果鸢也笑着笑着猛地一脚踩下,顾久登时叫起来:“啊!疼啊!”

    鸢也慢条斯理地收了高跟鞋:“再跟我开这种玩笑,我就把你从二楼扔下去。”说完她直接走开,回了客户的雅间。

    “……太狠了。”顾久弓着身,感觉自己脚板多半是淤青了,再看向戏台,发现南音也在看他,不过很快就进了幕后。

    与此同时,尉氏集团总裁办,黎雪将一份文件交给尉迟签字,看他签完,才尽忠尽职地提醒:“尉总,您记得吃药。”

    尉迟确实忘了,他顺手从抽屉里拿出医生开的过敏药,但想到昨晚鸢也帮他擦药的样子,温淡的眸子荡起丝丝涟漪。

    顿了一顿,将药丢回抽屉,没有吃。

    ……

    一场戏结束,鸢也和客户的合作谈得也七七八八,两人一起出了梨苑,她刚送了客户上车,身后忽然传来一句:“嫂子。”

    鸢也转身一看,竟是红毛小杨。

    他笑容满面:“好巧啊在这里遇到你,你也来听戏吗?”

    “刚应酬完客户,你呢?”鸢也心忖晋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竟然在一个地方接连遇见熟人。

    小杨指了下路边一辆车:“我和我妈来听戏,她在车上。”

    鸢也点点头:“代我向伯母问好。我还要回公司,先走了。”

    “嫂子等等。”小杨拦住她,一脸愧色,“我一直想当面跟你道个歉,就是没有机会,今天在这里巧遇,你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跟你说声‘对不起’,我之前真不知道你是迟哥的老婆。”

    鸢也无所谓地一笑:“没关系,也是我没说。”

    “可我把白小姐母子送去尉公馆,听迟哥说你好像很不高兴,我当时真的没多想,医生说要静养,我就想春阳路那么复杂,不利于静养,就给送去尉公馆让迟哥重新安排,没想到……”

    尉迟没有骗她,事情确实是这样,只是鸢也不想再提,打断他:“已经过去了。”

    小杨眼睛一亮:“是吗?那你是原谅迟哥了?太好了,我终于可以不用相亲了。”

    嗯?鸢也疑惑:“这和你相亲有什么关系?”

    “你不原谅迟哥,迟哥就不原谅我,还跟我爸告状,说我在外面花天酒地乱搞男女关系,我爸那叫一个气啊,上周接连给我安排十三次相亲,简直丧心病狂。”

    是挺惨的,但鸢也听着想笑。

    小杨忽然一脸羞涩:“人家早就心有所属啦。”

    鸢也揉了揉手上的鸡皮疙瘩,抽着嘴角道:“你直接跟你爸说你有喜欢的人了不就行?”

    “没那么简单。”小杨收了嬉皮笑脸,看了一眼梨苑的招牌。

    鸢也自认和他没熟到能聊私事的地步,也就没有追问怎么个不简单法,应对几句后,便上车离开。

    她走后,小杨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迟哥,我在梨苑遇到嫂子,我跟她解释了,她原谅我了,你别再跟我爸说什么了哈。

    收到短信时,尉迟正在希尔顿酒店的大堂,前台小姐难得看到这么英俊的男人,摆出了最好看的微笑,柔声细语:“你好先生,请问是开房还是退房?”

    尉迟锁了屏,抬起头,神色清淡。

    ……

    下班前半小时,鸢也收到尉迟给她发的信息,约她一起吃饭。

    她没有拒绝,有件事她忍了一天,不问不行。

    所以下班后,她便开车去了尉迟发给她的地址,是一家素菜馆。

    尉迟和她同个时间到,两人在门口遇见,便一起上楼。

    “我以为你会拒绝。”尉迟温声道。

    “有人请吃饭,我为什么要拒绝?”鸢也迈上一个台阶,未曾想脚底一滑,她穿着高跟鞋,根本稳不住。

    好在尉迟及时伸手搂住她的腰,将她往自己怀里一压,才没让她摔下楼。

    前面带路的服务员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保洁刚拖了地,没有擦干,小姐您没事吧?”

    尉迟后背贴在墙上,同样低头问她:“没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