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78章 我不是三岁小孩

第78章 我不是三岁小孩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480 2021-02-16 03:21:00
推荐阅读: 七十年代纪事傲娇老婆:首席男神找上门韩娱之心里的声音孔方世界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www.13to.com
塞读网

    
    黎屹侯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听了白清卿的话,只是在心里默默摇了摇头——尉总做好的决定一向不会再更改,哪怕她这样哭求,也不一定有用。

    尉迟看着她的眼泪,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将帕子递给她:“妆都花了。”

    白清卿见他的态度松软,以为他是答应了,刚刚要破涕为笑,尉迟就说:“过完年就走吧,你没有出过国,适应一段时间再开始学习,状态会好些。”

    他一定要她走,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白清卿不敢相信,她可是给他生了孩子的人,他怎么能这么绝情?

    “迟,你是不是已经不爱我了?”

    尉迟转动着左手无名指的婚戒,淡声道:“清卿,你一向懂事。”

    优雅风度如他,哪怕在分手的场合,也不会把话说得太叫人难堪。

    “你一向懂事”,后半句就应该是——别让我把话说得太直白。

    他没有明说,但是白清卿体会得出来,而且这个态度,已然就是往她脸上狠狠打一巴掌。

    比当初鸢也打她的那巴掌还要火辣辣。

    不爱她了?为什么不说,他从来没有爱过她呢?她其实心里比谁都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阿庭的妈妈,他怎么可能坐在这里跟她说这些话?

    是啊,她从他那里得到的一切,都是因为“阿庭的妈妈”这个身份,白清卿握紧了咖啡,想起了四年前,他对她说的那句——我会对阿庭和你负责。

    只是负责而已。

    “那我、我还能见到阿庭吗?”

    “孩子大了会有记忆,不必见了。”

    “……”

    聊完了,尉迟便离开咖啡馆了,只留下黎屹送她回西园。

    白清卿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的,那个保温桶也还在手边,从头到尾没有打开过。

    日薄西山,黎屹终于忍不住提醒:“白小姐,该回去了。”

    “你走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白清卿木然地说。

    黎屹也不多话,点了下头,转身离开。

    他走后,白清卿终于有了动作,她拿起手机,缓慢地播出一个号码。

    “我有个大料要爆给你们,你们想不想接?”

    她抬起了头,本来算得上清秀的脸,竟是隐隐扭曲:“是关于,高桥商务部部长姜鸢也的丑闻!”

    ……

    “叮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

    鸢也拿起来一看,来电是尉迟。

    “阿庭在你那里?”

    “嗯。”

    他道:“我在高桥楼下。”

    鸢也看了眼趴在沙发上熟睡的小孩,走到窗前:“他睡着了,我把他叫醒?”

    尉迟打开车门下车:“我上来抱他吧。”

    虽说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商务部没有人在,但鸢也还是说:“你从后门进来。”

    “从后门?”尉迟挑眉。

    鸢也直白地说:“别让人看到你。”

    尉迟注意左右来车,穿过了马路,绕着高桥大厦走了一圈:“我见不得人?”

    鸢也耸耸肩:“只是觉得,没有必要成为别人非议的对象。”

    他是高桥的新合作方,要是被人撞见他们“私会”,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会传出什么绯闻。

    大家不一定会把他们往夫妻关系的方向猜测,只会觉得,她是做了他的情人,所以他才答应签约。

    尉迟倒是没在这种事情上和她较劲,如她所愿走了后门,鸢也双手抱胸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他走过来。

    天气还很冷,他整齐的西装外多穿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衬得身形愈加修长,眉若青山,唇色淡淡。

    “路上买的。”他把拎在手里的东西给她。

    鸢也打开一看,原来是鸡蛋饼,那次他们从姜家离开的路上,她就下车买了一袋。

    她顿了一顿,掰下一个,慢慢嚼着,外脆里嫩,很好吃。

    尉迟进了她的办公室,先往四下扫了一圈,装饰简洁,但很舒适,是她的风格,阿庭就趴在沙发上睡觉,怀里抱着布偶,身上盖着她的外套。

    他弯了弯嘴角,轻轻地抱起阿庭。

    “他为什么会在我公司?”鸢也靠着门看着他。

    尉迟竟是回答:“我不知道。”

    “他是你儿子,你会不知道?总不能是有人拐了他,又把他落我这里吧?”这也太荒谬了。

    结果尉迟还就这么点头了:“也许真是这样。”

    “我不是三岁小孩!”

    尉迟只是笑,还是不跟她解释原因,反而问道:“下班了吗?一起走。”

    鸢也态度冷漠:“不用了,我还要加班,你把孩子带走吧。”

    “我等你下班。”尉迟在沙发上坐下。

    鸢也皱眉:“为什么?”

    “一起回家。”

    “我说了,我不想回尉……”

    尉迟打断她的话:“爸妈让我们回老宅吃晚饭。”

    鸢也一滞:“今天?”

    “嗯。”

    鸢也马上看向时钟,已经六点四十分,她抓起包包和外套:“你怎么不早说?还不快走!让爸妈久等了!”

    她哪好意思让两位老人家等她吃饭啊!

    她急匆匆地下楼,尉迟抱着阿庭不疾不徐地走在后面,还打趣她:“不是要加班?”

    鸢也愤愤地回头瞪了她一眼,再看到他怀里的阿庭,蹙眉:“你要把他带去老宅?”

    “司机在楼下,他会送阿庭回去。”

    紧赶慢赶,两人还是迟了一个小时才到老宅。

    鸢也进门便喊:“爸,妈,我们回来了。”

    尉母在客厅坐着,笑着说:“加班了吗?还好,菜刚刚上桌,再迟点就凉了。”

    “工作耽误了点时间,让爸妈久等了,对不起。”鸢也满脸歉意。

    尉父从里间走出来:“一家人说什么对不起?坐下吃饭吧。”

    尉迟和鸢也洗了手,一起在餐桌前坐下,佣人先上了热汤,是虫草山药鸡汤,味道很是鲜甜。

    尉母打量着说:“鸢鸢最近好像瘦了一点,等会多吃点。”

    鸢也一愣,摸摸自己的脸:“有吗?还好吧,可能是今天穿的衣服显瘦。”

    尉父说:“阿迟,你要把鸢鸢照顾好。”

    他们在父母面前一向是恩爱的,尉迟自然而然地回了一句:“做得再多,还是觉得对她不够好。”

    鸢也对他甜蜜地一笑,尉母看到他们感情如初就放心了:“知道就好,咱们鸢鸢嫁给你,可是你赚了。”

    饭后,尉母拉着鸢也上楼,说有东西要给她。

    因为陈清婉的缘故,尉母对她一向特别疼爱,平时跟贵妇们一起逛街购物,看到合适她的东西都会买下来给她,鸢也见怪不怪,跟着她去了房间,看到她从抽屉里拿出的,却是一个U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