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77章 求你不要送走我

第77章 求你不要送走我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36 2021-02-16 03:21: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她的语气有点凶,阿庭睁着圆圆的眼睛,眼底马上蔓上一层水雾。

    鸢也立即从柜子上拿了一个摆件:“别哭别哭,给你给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阿庭有了玩具,吸了吸鼻子,收起他的金豆子。鸢也松了口气,她最怕人哭,更别提小孩子哭。

    鸢也把他抱起来,放在沙发上,拿了扫把将碎片扫成一堆,又用厚报纸将其包成人畜无害的一团,最后才丢进垃圾桶。

    收拾完后,鸢也回去继续工作,没一会,小孩又把手里的摆件给摔了,鸢也捏了捏眉骨,这是她去日本出差时买的,好贵。

    唉。

    鸢也认命地起身,收拾了碎片,换了个铜制摆件给他,再回去工作,不到十分钟,阿庭走到她的脚边,拉了拉她的裙子:“麻麻,陪,阿庭玩。”

    得了,她别想工作了,今晚加班算了。

    鸢也现在就怀疑,尉迟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报复她不告诉他替她开房的人是谁,所以就把这小孩空投到她公司折腾她,他笃定她不会对一个小孩做什么,就肆意妄为,肆无忌惮,肆……

    “麻麻,玩。”阿庭又扒拉她。

    鸢也彻底没了脾气,保存好电脑的文件,转身正对着他:“玩什么?”

    阿庭拿了一根细细的小绳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得来的,递给鸢也,鸢也莫名:“这个要怎么玩?翻花绳?”

    说着她就顺手翻了个五角星,阿庭立即“哇”了一声,目光崇拜。

    鸢也被他这一哇,也产生了一种自己很厉害的错觉,挺起腰:“你会吗?”

    阿庭摇摇头,然后说:“粑粑会。”

    “尉迟还会这个?”鸢也想象不出尉迟玩这种小东西的样子,将绳子缠在阿庭的手上,“我教你。”

    “手,这样,不对,不是这样。”

    “笨蛋,是绕过这个手指。”

    “还是错了。”

    “……”

    钓鱼半个小时就能睡着的人,现在却有耐心一步一步教一个孩子翻出一个五角星,她自己都忽略了,竟然一直没有纠正阿庭喊她“麻麻”,也没有注意到,阿庭的小书包里藏着一个摄像头,从头到尾将她拍了下来。

    他们相处的这些画面,出现在几公里外一间咖啡馆里的一台手机上,看了全程的男人,轻勾起了嘴角。

    黎屹走到他身边,道:“尉总,白小姐来了。”

    尉迟将手机锁屏,放在桌面上,抬起头,便见打扮素雅的白清卿提着保温桶走过来。

    “迟,我给你炖了汤,不过黎助理来接我的时间比我想的早,火候可能还不够,你尝尝,下次我再给你做更好的。”

    尉迟温声道:“辛苦了。”

    白清卿羞涩一笑,温柔可人:“你喜欢吃我做的东西,我也喜欢给你做,不辛苦。”

    服务员送上来两杯咖啡,浓香在座位间弥漫,尉迟问她:“西园还住得惯吗?”

    “西园很好,就是太安静了,那么大的庄园,只有我们几个人住。”白清卿轻声说,“迟,要不,我们还是回春阳路14号住吧,你来看我们也比较方便。”

    尉迟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白清卿悄悄打量他的神色,试图窥探他的心意,奈何她虽然跟了他四年,可实际接触的时间并不多,他也很少在她面前有别的神色,永远都是淡淡漠漠的,就像现在这样,她看也看不出来。

    但她一定要努力回春阳路,刚搬进西园的时候,那么大的庄园,应有尽有,是她曾经最梦寐以求的,她确实很满意很开心,可渐渐的她发现,尉迟不再来看她了,一次都没有,哪怕是打电话,也只询问阿庭的状况。

    以前在春阳路14号,他下班要经过那条路,时常会进来看看阿庭,她也有见到他的机会,而现在,小半个月过去了,她只见到他这一次。

    所谓见面三分情,她不能再住在哪个荒无人烟的地方,要不然尉迟迟早会把她忘记!

    白清卿正要再度开口,尉迟却是问:“你没有发现,阿庭不在我身边吗?”

    白清卿一愣,从一进来她的注意力就只在尉迟身上,才想起来阿庭这回事,连忙到处看看:“啊,是啊,阿庭呢?那孩子太黏我了,这么一会儿不见我,又哭鼻子了吧?”

    尉迟拿起手机,指纹解锁了屏幕,递给她。

    她目光一落,就看到鸢也和阿庭在一起玩游戏,齐齐坐在沙发上,一大一小,其乐融融,欢声笑语。

    “……姜小姐怎么会和阿庭在一起?”白清卿桌下的手,揪紧了裙摆。

    尉迟看着屏幕露出微笑:“他们合得很来。”

    白清卿抿了下嘴唇:“是、是吗?我以为姜小姐很不喜欢阿庭,毕竟她总是叫他……私生子。”

    “她一向明事理,不会迁怒一个孩子。”尉迟身体后倾,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开,白清卿听着他这些话,忽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感。

    “迟,你……”

    尉迟说:“我知道你有钢琴天赋,我可以送你到伊斯曼音乐学院学习。”

    伊斯曼是公认的世界顶级音乐学府,是每个音乐人心中最至高无上的殿堂,但是白清卿听了却没有半点高兴:“那……阿庭呢?”

    “你专心学习,分不了心照顾阿庭。”

    白清卿嘴唇轻颤:“你要把阿庭给姜小姐抚养?”

    尉迟默认了这个意思。

    白清卿情绪瞬间崩溃,一下抓紧了他的手:“迟,你不能这么狠心,那是我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他才三岁,你就要把他从我身边带走,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尉迟平和但不近人:“我会承担你的学费和生活费,直到你完成学业,将来你想往哪个领域发展,我都可以提供帮助。”

    就好像是在进行一项商业谈判,他没有一点感情地阐述。

    “我不要!”

    白清卿泪眼朦胧:“这些我都不要!我不要什么学业不要什么前途,我只想跟我的阿庭在一起!迟,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做,他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不能和他分开!”

    “你不知道,他从出生身体就不好,每天晚上都要哭闹无数次,到现在我都养成了习惯,往往他还没醒我就睁开了眼睛,他是我这么辛苦才照顾长大的,我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求你了迟,你不要送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