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76章 确实挺招人疼的

第76章 确实挺招人疼的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87 2021-02-16 03:21:00
推荐阅读: 胡说另外的世界圣女不好当龙都兵王六十年代白富美总裁老公,爱我你就亲亲我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周一是圣诞节,商务部一众年轻男女都按捺不住骚动的心,鸢也看眼下也没有什么工作,索性自掏腰包订了一顿下午茶,和大家一起庆祝。

    正乐呵着,有个小小的身影推开商务部的门,一迈一迈地走进来,他黑黑的小眼珠看着闹哄哄的人,不害怕反而觉得有趣,就往人群里钻。

    一个女同事先发现了这个入侵者,惊呼一声:“哪来的小孩?好可爱啊!”

    这一叫众人纷纷低头一看,还真是个小孩,两三岁的样子,穿着浅蓝色的棉质衣服,还背着一个小书包,短小的四肢胖乎乎的,萌呆了!

    另一个女同事顿时母爱泛滥,拿了根薯条诱-惑他:“宝宝到姐姐这里来,姐姐给你糖吃。”

    “奶茶奶茶,姐姐这里有奶茶,甜的,特别好喝,快过来。”

    “喝什么奶茶?吃炸鸡,小孩过来,哥哥有炸鸡!”

    好好的聚会就变成哄孩大会,一群人拿这孩子当新奇的宠物,各种逗弄,孩子也不哭不闹,只是给他吃的他都不要,就迈着小短腿走来走去。

    小秘书忍住要把他抱起来揉的冲动,清了清嗓子说:“咳咳,虽然公司没有明文规定上班不能带家属,但这影响也太恶劣了,到底是谁的孩子?快点送回家,要不等姜副部来了,要你们好看!”

    “别冤枉我啊,我二五一枝花,未婚未育。”

    “也不是我的,我男朋友都莫得。”

    “母胎单身。”

    刚才玩小孩玩得最凶的几个人纷纷撇清干系,大家争论不下这孩子到底是怎么来他们办公室的,去跟霍衍汇报工作的鸢也回来了:“怎么了?”

    小秘书报告:“姜副部,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孩。”

    “小孩?”他们商务部怎么可能有小孩,“别的部门的吧?”

    鸢也打眼看去。

    然后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傻乎乎地看着大家的阿庭。

    鸢也顿时一愣:“阿庭?”

    秘书眨眨眼:“姜副部,你认识这孩子?”

    那孩子从沙发上爬下来,直接抱住鸢也的小腿:“麻麻!”

    众人:“……”

    鸢也:“……”

    有人叹服:“姜副部就是姜副部,两天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鸢也真是有嘴说不清,双手把阿庭抱起来站在桌子上,凶他:“你叫谁妈妈呢?谁是你妈妈?”

    阿庭看着鸢也,小手指着自己的嘴巴:“麻麻,阿庭饿饿。”

    “我都说了,我不是你妈!”什么毛病啊这孩子,上赶着认妈。

    但是这小孩喊得情真意切,大家觉得一定是确有其事,纷纷谴责:“姜副部,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都几点了,还没给孩子吃饭啊?”

    “小心把孩子饿坏了,这么可爱的孩子,你也忍心?”

    韩漫淇更是来一句:“还不快抱回自己办公室喂奶。”

    鸢也:“……”

    她能怎么办?

    这孩子缠着她一个人,要是丢下不管,谁知道他还会喊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她一世清名可不能被他毁了,只好顶着大家又八卦又怪异的眼神,把阿庭抱进自己的办公室。

    鸢也把人放在沙发上,火冒三丈地给尉迟打电话。

    他搞什么鬼呢?把他儿子往她公司放,几个意思?

    然而接二连三的打电话,尉迟那边始终没有接听。

    秘书拎着几个袋子进来:“姜副部,我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燕麦粥,萝卜瘦肉饺,鸡肉丸子什么的,你看着给他喂一点,老祖宗曰过,苦谁不能苦孩子。”

    自从知道她和尉氏总裁的关系后,小秘书就觉得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姜副部其实是个三岁孩子的妈也没那么难以接受。

    鸢也已经不想再解释了,大手一挥:“出去!”

    小秘书马上溜了。

    鸢也盯着阿庭看了一会儿,很想心一横把他丢马路一了百了,可恨她不是没有人性的人,做不出这种事,最终是叹了口气,认命地打开那几个便利袋,把饭盒拿出来。

    她从未喂养过孩子,想着喝粥应该是最没有风险的吧,可别吃坏了赖上她,她负不起责任的,就只给他喂了燕麦粥,阿庭还是和吃馄饨时一样,把勺子推向她:“麻麻,吃吃。”

    鸢也便先尝了一口,再给他喂,他倒是挺乖的,并不像有些孩子吃顿饭各种折腾,一口一口吃了小半碗米粥,自己伸手去拿饺子,被烫了一下。

    鸢也一吓:“你小心点。”

    阿庭把小手放在嘴巴前呼呼,眨眨眼睛看着鸢也,好像是怕她不高兴。

    哪怕这是她最讨厌的白清卿的儿子,鸢也也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确实挺招人疼的。

    “你怎么会来这儿?你爸呢?你妈呢?”鸢也就没想明白这一点,总不能是他自己走来的吧?这里离西园几十公里路程呢。

    阿庭说不出什么,鸢也继续给尉迟打电话,这次终于通了,但接听的是黎雪。

    “黎秘书,尉迟呢?”

    黎雪说:“尉总正和巴基斯坦来的客户商谈业务,少夫人有什么事吗?”

    鸢也道:“他儿子在我这里。”

    短暂的安静后,黎雪回了个:“哦。”

    鸢也气笑:“哦什么哦,快把人接走啊。”

    这可是他的私生子,放在她面前,他就不怕她一个没忍住把人给怎么了吗?

    黎雪为难道:“但是尉总正在忙,我和黎助理都抽不开身……您知道,阿庭的身份比较敏感,不好随便找人去接。”

    “SO?”

    黎雪硬着头皮道:“少夫人,您先看着阿庭吧,等尉总结束会议,我再请教尉总的意思。”

    “……”

    鸢也都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合适,私生子赖上原配老婆,她真想把这件事发到微博上分享,再@迷惑行为大赏。

    好在距离下班就剩下一个多小时,再忍一下尉迟就来接人了,鸢也挂了电话,再看这孩子:“你吃饱了吗?”

    阿庭点点头,鸢也收起食盒,随手拿了个布玩偶给他玩:“你就坐在这里,不要乱动,等你爸来接你。”

    她还有工作要做,安顿完这孩子就回自己的办公桌,聚精会神地忙了一会儿,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她吓了一跳,一看,是阿庭踮着脚尖,伸长了手,企图去拿她放在柜子里的摆件。

    那摆件是陶瓷的,砸在地上碎成无数片,她立即起身走过去:“不是让你坐在沙发上不要乱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