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60章 晚安我的尉太太

第60章 晚安我的尉太太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3350 2021-02-16 03:20: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三百亩地!

    姜宏达被这迎面砸来的巨大惊喜砸得脑袋空白,简直控制不住要跳起来:“好好好,鸢也能嫁给你,是她的福气!尉总,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导鸢也,让她过门后尽心尽力伺候你!”

    尉迟淡淡一笑:“不麻烦姜先生,鸢也以后是尉家的人,我自己教就可以。”

    “都好,都好,哈哈哈哈。”姜宏达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那可是三百亩地,整整二十万平方米啊!

    没想到这个小贱人跟她妈一样是座金山,这简直太棒了,难怪年轻的时候算命的说他有妻女运,现在看果然不假,上半辈子靠陈清婉,下半辈子靠姜鸢也,他一辈子都可以高枕无忧!

    尉迟又说:“地的事情,不用让鸢也知道。”

    姜宏达连声说好,现在尉迟说什么他都说好,他满脑子都是那三百亩地可以给他创造多少财富,正飘飘然呢,却突然听到尉迟说:“我怕她知道了会不高兴,毕竟,她不会同意给姜家一分钱。”

    “她是这个意思,我也是这个意思,姜先生,你听明白吗?”

    姜宏达的笑僵在了嘴角。

    他的意思是,这三百亩地后,他就不会再给姜家一分钱了?

    美梦轰然间破碎,姜宏达什么都来不及说,尉迟已经把电话挂断。

    他不敢回拨过去,也不敢不把尉迟的话记在心里。

    尉迟说一不二,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明知故犯,这就是为什么他始终不敢当面去找尉迟要钱的缘故。

    可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生路,如果姜氏破产,他就要成穷光蛋,他用了三十年才走到今天的位置,他绝对不要再被打回原形!

    姜宏达下定了决心,对司机说:“去尉氏集团。”

    ……

    鸢也回到尉公馆,听管家说尉迟今晚有饭局,要很晚才回来,所以晚餐她是一个人吃的。

    吃完饭,她就去了小书房继续工作。

    管家送进来一杯绿茶,又将一个首饰盒放在她的手边:“这是少爷刚才让黎秘书送来的。”

    鸢也打开一看,竟是一枚钻石胸针。

    她很意外,因为这就是她看上的那枚。

    尉迟事先没有问过她,就刚好买了这一个,无论是巧合还是他特意研究过她钟爱的首饰品牌,都足以驱散她加班工作的疲累。

    鸢也把胸针摆在电脑面前,一抬头就可以看到,然后深吸一口气,继续攻克手上的难题。

    万岁山项目之所以难搞,有多种原因,其中最大一个问题就是投资数字过大。

    饶是鸢也见多识广,也没有接触过比这个项目更高的投资——足足200亿。

    高桥负担这笔投资的百分之三十,剩余百分之七十要另找投资商,国内没有几家公司愿意且有能力付出这么大一笔钱。

    更别提,这个项目背后,有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故事。

    那就是原本和高桥一起投资这个项目的鼎盛集团,年中的时候宣布破产了,虽然破产和这个项目没有直接关系,但这个项目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拖垮了鼎盛的资金链。

    商人一般都有点迷信风水气运之类的东西,就算不信,开局就这么晦气,人家又不是没处花钱,何必投在这上面呢?

    几种原因下来,就造就了万岁山这个项目成了商务部人尽皆知的“铁树”。

    鸢也算了算,高桥投在上面的那百分之三十已经快花完了,要是再找不到投资,这个项目就得停工,“开工不停工”也是行内规矩,如果真停了那就更晦气了,以后想拉投资更不容易。

    换句话说,她还真必须在这一个月里找到这140亿的投资。

    咝~

    难啊。

    尉迟回到尉公馆时,已经快凌晨两点,他走上二楼,偏头一看,小书房的门缝下泄露出微微灯光,应该是鸢也,脚步一转,便走了过去。

    推开门,尉迟看到鸢也趴在桌前睡着了,电脑却还开着,可见她是连自己什么时候睡着都不之地。

    他摇了摇头,走进去将人抱起来,无意中瞥间桌子上的文件——万岁山国际度假村。

    “唔~”鸢也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尉迟的侧脸,咕哝一句,“你回来了啊。”

    尉迟将她抱回房:“嗯。”

    “几点了?”她声音含糊不清,尉迟把她放在床上,还没回答她的问题,她又睡过去了。

    她这几天都是加班到凌晨,今天终于撑不住了。

    尉迟将她散在脸颊上的头发拨开,发现她脸上的妆还没有卸,估计是忙忘了。

    平时那么爱惜自己的皮肤的女人,要是明天醒来看到自己没有卸妆过了一夜,估计是会抓狂。

    想着她的反应,尉迟就有些想笑,起身走到梳妆台边,从她那堆瓶瓶罐罐里找到卸妆水,又翻出化妆棉,按照平时看她卸妆的手法,生疏地擦拭她脸上的彩妆。

    她的皮肤很好,脸上没有半点瑕疵,如果不是腹部那两道疤痕,身体也可以说得上白璧无瑕……尉迟突然想起那天温泉池里,她脸红耳赤,气急败坏地喊:“你有把我当成老婆吗?你没有!你就是搀我的身子!你下贱!”

    到底没忍住,他轻笑起来,滑得像泥鳅似的,确实招人搀。

    擦干净了她的脸,尉迟低头,在她的额头亲吻一下:“晚安,尉太太。”

    第二天清晨,鸢也洗了个澡,神清气爽地下楼吃早餐,没看见她家尉先生,问了管家才知道他没吃早餐就去公司了。

    看来尉迟最近也很忙。

    鸢也匆匆喝了一碗米粥,也去上班了。

    她昨晚已经想出了初步方案,140亿全由一家公司投资不现实,多拉几家公司一起出力,相对会比较容易。

    她也物色好了几家各方面都合适合作的公司,一到公司就开始发动人脉联络。

    “你好,请问是广海集团卢董事长的秘书吗?我是高桥商务部的姜鸢也,关于万岁山国际度假区那个项目,我想和卢董事谈一谈,麻烦帮我转达一下……”

    小秘书眼巴巴地看着她,等着她的进展,听她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后,以一句“那好吧,期待您的回复”作为结尾。

    看她挂了电话,秘书忙问:“怎么样?”

    鸢也简言意骇:“忙,没时间见我,先预约着,年后再通知我见面。”

    秘书顿时萎了,这种说辞一般都是推辞,就是没兴趣合作。

    鸢也一边按出号码一边说:“这才第一个,现在泄气太早了。”说完她就把手机放到耳边,嘴角同时挂上职业化的微笑,“你好,请问是方一集团孙总的秘书吗?我是高桥商务部的姜鸢也……”

    一个上午,鸢也不知道做了几次自我介绍,重复了几遍同样的话,口干舌燥到不行:“水,水。”

    秘书连忙送上茶杯,鸢也一口气喝了半杯,长呼一口气,说:“总算有个人愿意见我了。”

    秘书眼睛一亮:“是谁?”

    “永裕集团的许总。”鸢也低头亲吻一下胸口别着的钻石胸针,嘴角一勾,又是意气风发,“准备准备,午饭后就去见许总。”

    见面的地方是许总定的,在高尔夫球场——商务人士最喜欢的的洽谈公务的地方之一,鸢也没有任何疑虑,只带了秘书赴约。

    然而到了才发现,许总不是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一个刑总。

    是不是有点耳熟?

    就是Sirius慈善晚宴上,那个约鸢也去他公司签合同的老总。

    后来鸢也当然没有去签约,只让一个男同事带着合同去了一趟蒙亚,蒙亚找了一堆牛头不对马嘴的理由,拒绝了签约。

    这在鸢也的意料之中,她在商务部这几年,见多了想借合作揩油占女同事便宜的人,形总不过是其中之一,她没怎么放在心上,直接把这件事翻篇,没想到今天竟然有遇到了这个形总。

    许总倒是客气,先打了个招呼:“姜副部来了。”

    鸢也微笑:“许总怎么没有告诉我形总也在?我的礼物只准备了一份,看起来好失礼啊。”

    许总摆摆手:“不用管他,他不请自来,晚餐我都不准备他的份。”

    形总又用那种贪婪的目光在鸢也身上游走一圈,在她又白又细的双腿上停留尤其久。

    鸢也倒是还能维持面不改色,但他的目光实在太赤-裸裸,秘书都看不下去了,可她也知道这种情况不合适说什么,只能咬唇忍了。

    形总舔了下嘴唇,回头对许总说:“姐夫,你这样我可是要跟我姐告状的。”

    许总竟然是形总的姐夫?鸢也挑了下眉,委实是意外。

    许总拍拍他的肩膀:“开玩笑的,还能少你一顿饭不成?”

    而且还是关系不错的姐夫小舅子关系,鸢也心中下好定论,并且预感今日之行,不会太顺利。

    许总挥了挥球杆:“姜副部,会打高尔夫吗?”

    鸢也将手中的文件和包递给秘书,从球童手里接过球杆:“和许总的技术比不了,但应该还能进洞。”

    形总阴阳怪气地呵笑:“姜副部当然能进洞,姜副部的‘那个洞’,多的是人想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