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57章 分我一半不多吧

第57章 分我一半不多吧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61 2021-02-16 03:20:00
推荐阅读: 七十年代纪事傲娇老婆:首席男神找上门韩娱之心里的声音孔方世界宠妻来袭:老婆,别跑!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确实是尉迟,他将她浸在水里的长发拢起,低声问:“怎么不扎起来?”

    鸢也说:“没找到橡皮筋。”

    尉迟手指在她发间穿梭几下,鸢也就感觉头皮一紧,伸手一摸,头发已经被他束成一颗丸子,连发带都不用就牢牢地团在那里,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她顺嘴调侃:“尉总会的挺多嘛,帮几个女人挽过头发,才练出这种本事呀?”

    “乱吃醋。”尉迟淡道。

    鸢也勾唇,转身将手叠放在池边,看着他:“跟尉总学的。”

    尉迟唇边泛出一抹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可没有教你维护绯闻对象。”

    “我有吗?维护谁了?我有绯闻对象我自己都不知道。”鸢也叹气,“要是有就好了,我从尉总那里学了不少维护‘真爱’的手段,可恨一直没有用武之地。”

    还不承认?下午她在射箭场上“耍”了他和霍衍一顿,不单只是恶作剧,更是在改变当时的气氛,不就是为了维护霍衍,不让他们撕破脸?

    尉迟坐在垫子上,低头看着她,漆黑的双眸像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隧道,对视几秒钟后,鸢也认输了,转身靠在池壁上,背对着他说:“好吧,可谁叫你把话说到那个地步?”

    尉迟一笑:“他连我的妻子都敢惦记,我还不能说几句话?”

    “霍总对我没那个意思。”

    便是最迟钝的女人,从霍衍特意买来那双鞋起,也该意识到什么了,何况鸢也还是个聪明的女人。

    她那位英俊的上司,有着西式绅士的优雅和成熟男人的魅力,如果她心无所属而且还没有结婚,最重要的是年轻三五岁的话,这些攻势,大概会让她有几分虚荣,觉得他真的在追求她。

    可她是一个跟形形色色的人打过交道,敢上谈判桌和最狡猾的客户斡旋的商务,不敢说看得穿人心,但最起码,是不是喜欢自己,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再说了,他们共事这么多年,他要是有那个意思,不可能现在才展露,她也不会现在才发现。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最近对她,确实比以前亲近。

    “最好是。”尉迟态度漠然,就算是成不了气候的小打小闹,多了也很碍手碍脚。

    鸢也看了他一眼,总算知道他今天怎么会带她来西园了,就是因为霍衍也在吧?他想当面警告人家别对她动心思,这算什么?宣誓主权?

    她到白小姐面前宣誓主权就不行,他来她的绯闻对象面前宣誓主权就可以,尉总就是尉总,永远都走在双标的最前沿。

    不过想到他说快要把白清卿母子送走了,鸢也就勉强按捺住情绪。

    池边温着日式清酒,鸢也伸手去拿,白花花水溜溜的胳膊在月下像镀了一层漂亮的流光,尉迟在边上看着,将酒杯递给她,鸢也说:“谢谢。”

    “不想问我什么?”尉迟微微侧头,空气里浮动硫磺的特殊香味,四下静谧无声,很是合适夫妻相处。

    “问什么?”清酒几乎没有度数,还很解渴,鸢也端着空了的酒杯对尉迟示意。

    尉迟直接把她的酒杯没收了,说到底也是酒,她不合适多喝。

    鸢也:“……”

    尉迟神色不改:“下午在射箭场不是都偷听到了?”

    她便回道:“见不得人才要偷听,你们在射箭场说话,我在射箭场后面听,只是听而已。”

    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耳熟?

    尉迟想了一下,这不就是昨天他在马路边对她说的?

    她倒是挺会活学活用。

    “真的没有想问的?”

    鸢也的脚丫踢了踢水:“那就问问吧,嗯……尉总对姜氏是什么想法?”

    她随意的语气,好像是被他再三追问给问烦了,敷衍他一下。

    尉迟冷清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鸢也咳了一声,态度端正了一点:“我都不知道尉氏有姜氏的股票,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想要做空姜氏股票,前提是持有姜氏股票,鸢也之前确实不知道他有这一手。

    尉迟道:“尉氏如果有入股姜氏,你怎么可能不知道?”

    唉,尉总怎么那么难伺候?鸢也道:“那我重新组织一下措辞——我都不知道你有姜氏的股票,你什么时候准备的?”

    “一年前,发现你这个名正言顺的姜氏大小姐,竟然一分姜氏股份都没有,连宋鸯锦都有百分之五,这么可怜,就替你存了一些。”

    嗯嗯嗯?这么说的话……鸢也眼睛亮起,马上伸出手:“既然是替我存的,那你那一个亿,分我一半不多吧?”

    尉迟起身就走,真是懒得跟她说,没一句正经。

    鸢也喊道:“实在不行四六?三七?别走啊,再商量商量嘛!”

    尉迟走到温泉池的另一边,脱了浴袍下水。

    鸢也朝他游过去:“要不然二八?不能再少了,再少买钻石都不够。”

    尉迟睨了她一眼:“你想买什么钻石?”

    “我刚丢了一枚挺喜欢的钻石胸针,本来想买个同款,不过发现又上新了,比我原来的大,但要这个数。”鸢也伸出几根手指,然后可怜兮兮地说,“我没钱。”

    她不是没钱,是为了分他这笔钱不计手段,尉迟哪会不知道她,淡淡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自己现在是没穿衣服,竟然敢靠他这么近,曼妙的身体曲线在水下若隐若现,他喉咙一动,说:“早在你的账户上了。”

    “我的账户?银行怎么没给我发短信?”鸢也连忙拿起垫子上的手机,登录手机银行,还真的多了一个下挂账户,她喜滋滋,“发了发了。”

    总算有五百万能砸尉迟了。

    “姜氏现在的局面,不是和高桥的一份合同救得回来,你不知道,有很多人在盯着它,随时准备蚕食它的剩余价值,它至多再熬一两年。你如果想救它,我可以帮你,但要费很大功夫,而且可能最后的结果依旧是失败。”尉迟说。

    鸢也脸上的笑意淡了一点,放下手机,叹了口气:“你没看出来,我不想跟你聊姜氏吗?”

    当然看出来了,她要么是完全不提姜氏,一提起来也只关注钱的事,故意忽略真正的主题。

    尉迟倚在池边,温泉水极尽温柔地在他身边荡漾,轻轻笑道:“我不想被人在背后说,为了利益,连妻子的娘家都不放过,有些事情起码要跟你说清楚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