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55章 这是尉家的晋城

第55章 这是尉家的晋城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292 2021-02-16 03:20:00
推荐阅读: 重生之惊艳风水师妙手小医仙遇见你,是我最好的小幸运当青春遇上藏青蓝都市巨灵神
www.13to.com
塞读网

    
    虽然是在空旷的草场,但也不是完全没有遮挡物,鸢也脚步一顿,对看到她的侍箭员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然后躲到了树后。

    尉迟温淡:“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她。”

    霍衍反问:“是没来得及,还是不敢?”

    尉迟将弓弦拉开,只穿着衬衣的手臂肌肉绷出了好看的线条:“霍总说笑了,有什么不敢?我只是顺势而为,姜氏败局已定,没有我也会有别人,既然总会有一个人,还不如是我,起码我的,就是鸢也的。”

    霍衍眸子一眯,粲然一笑:“刚才夸太早了,应该现在再夸,尉总好漂亮的箭术,好漂亮的手段,好漂亮的理由。”

    确实漂亮,这就相当于害了人家还说是为了人家好,再加上他那人畜无害的脸,旁人看了,真的会相信他此举是善心。

    可如果是真是善心,他就应该对姜氏伸出援手,使它不至于沦落到这一步。

    鸢也拿出手机,把黑名单里的姜宏达放出来,果然有几十个未接电话和99+的信息。

    ……还好她提前把人拉黑了,要不然走两天都不得安生。

    仿佛是不懂他的反讽,尉迟领了霍衍的夸奖:“应该的,我毕竟是她的丈夫。”

    鸢也心下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自从四年前知道妈妈的死因后,她就单方面跟姜宏达断绝关系,他的死活她不在乎,她甚至巴不得他快点和宋妙云一起去妈妈面前谢罪。

    只是姜氏,到底是有一大部分是她妈妈的心血,或者说,是外公对她妈妈的心意,她真的愿意看着它一炬成灰吗?

    不待她想出答案,霍衍就不疾不徐地道:“那是我的不对了,我以为,毕竟是她父亲的公司,中国有句老话,打断骨头连着筋,她应该不愿意看着姜氏倒了,昨晚又很巧地遇到了姜总,聊了几句,签了一份合同。”

    尉迟淡淡一笑:“是吗?”

    霍衍道:“总是觉得,就算是要还给她,她会更喜欢完整的,而不是打散了的姜氏。”

    尉迟并无太大反应,拉弓射了一箭在30米的那个靶子上,声音比他射箭的动作更轻描淡写:“昨天晚上?那应该不是巧遇,霍总为了帮姜氏,喝了酒还特意约见姜总商谈业务,确实很有心。”

    更有心的是,还能从如今的姜氏里挑挑拣拣出一个能合作的业务,不容易。

    尉迟仿佛是喜欢上了射箭这项运动,又接连射了一箭在20米的靶子上,他像是打算把所有靶子都射一遍。

    反观霍衍,他只专注50米的那个靶子,推弓挂弦,姿势标准,明知故问:“尉总知道我昨晚去了酒吧?”

    尉迟学着他的反问:“霍总不是知道我知道?”

    两人心照不宣,唇边笑意轻慢,齐齐放箭,都中了靶心,不过霍衍中的是50米的,而尉迟中的是10米的。

    这么一来,尉迟这边所有的靶子,便都留有他的白羽箭。

    鸢也想起谁曾说过,有时候从一个人的行事作风就能看出他是什么样的人,如果这句话成立,那尉总还真是个相当……贪心的人呢。

    只要是他的领地,就都要有他的标志。

    尉迟将弓交给侍箭员,一边解开手上的护腕,一边语气平和地道:“霍总对鸢也确实有心,只是应该知道,她已经是我的妻子,无论你对她的举动多么亲近,在八卦报道上怎么下功夫传播不实事情,都不会改变这一点。”

    霍衍倏然看向他。

    尉迟没有接他的目光,侍箭员送上干净的热毛巾,他接过去擦手,微敛的目光无甚情绪。

    昨天早上,黎屹在桌子上写下的那个在背后对八卦报道推波助澜的人的名字,就是霍衍!

    刚刚知道是他时,尉迟确实有过短暂的意外,那则绯闻说起来对他也不利,他怎么会非但不压下,反而还希望张扬出去?

    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他的意图,这个男人对鸢也有掠夺的兴趣,所以不惜自损八百,这也是他决定今日和他一聚的原因。

    霍衍收起多余的情绪,淡道:“尉总知道的不少。”他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

    “毕竟这里是晋城,”尉迟话语波澜不惊,“尉家的晋城。”

    无形中有一支箭迎面射来,在他心头同样“咄”的一声响,中了红心,霍衍眸子倏然一冷。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倨傲地将一座城纳为自己所有,何况是名流遍地的晋城,高度发展的晋城,在国际上有一席之地的晋城,但尉迟平铺直叙的语气就是透着一股不可否认的事实。

    晋城,就是尉家的晋城。

    尉家愿意,他能知道所有事情,包括他在暗中对那篇八卦新闻的推波助澜。

    尉家愿意,他就能让不想看到的东西消失无迹,包括那篇本该在网络上引起爆炸的八卦新闻。

    霍衍凝视着这个男人,尉家从民国起就立于晋城,确实有过说一不二,任何人都要看他们脸色才能在晋城讨口饭吃的时候,但,那是以前。

    “现在已经不是民国,没有一个人说了算这种规矩。”霍衍沉声。

    尉迟忽而一笑:“霍总六年前才被派遣到晋城来担任总经理,一直按规矩办事,尉家自然也是以礼相待,我们对客人一向很容忍。”

    模糊了的称谓,其实就是在侧面告诉霍衍,他在晋城是客人,尉家等于晋城也等于主人,他觉得晋城自由,是因为他给的。

    霍衍脸色一压,往前一步。

    鸢也觉得自己再不出去,两位老总可能会从言语切磋变成身体切磋——虽然这个概率很小。

    “原来你们在这里。”鸢也一副刚发现他们的样子,随手拿起尉迟的弓,“射箭嘛?看起来挺有趣的,早知道跟你们一起玩了。”

    她一来,两个男人就不约而同地将方才说的话揭过,尉迟低眼看着她:“想玩?”

    “想啊。”

    “我教你。”尉迟站到她身后,手把手帮她调整姿势。

    “反曲弓比较容易上手,你学这个比较好。站直,这样搭箭,每次射箭之前,都要记得检查箭尾有没有裂痕,如果箭尾有破损,射出去的一瞬间很容易伤到自己。”

    鸢也像在听又像没在听,没什么诚意地“嗯”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