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41章 送你的生日礼物

第41章 送你的生日礼物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337 2021-02-16 03:19: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霍总。”鸢也想起一件事,“对了霍总,我有东西要送你。”

    霍衍挑眉:“送我?”

    鸢也从包里拿出一个手提袋,笑着递给他:“上次你帮我付了衬衫的钱,礼尚往来。”

    她不喜欢欠别人的东西,但又不能直接把钱或者也买一件衬衫还给他,所以送的是一条领带,算是还了他为她付款的人情,两清了。

    霍衍看了一眼那个口袋,接了:“好,我收下了。”然后开了车门,却不是要上车离开,而是拿出一个小盒子,“我也有东西要给你。”

    啊?鸢也愣了下,没敢接。

    霍衍解释:“不是我送你。这次去总部,我见到他了,他问了我一些你的近况,托我把这个转交给你。”

    他没有直说“他”是谁,不过他们心知肚明——就是微信里那颗星星。

    鸢也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个缀满碎钻的发夹,别在鬓侧,就像戴了一束流星。

    “麻烦霍总找机会还给他,我不能收他这么贵重的礼物。”盒子上没品牌名字,多半是他找人专门定制,可想而知造价不菲,鸢也合上盒子递还给霍衍。

    霍衍没有接,道:“他说是送你的生日礼物。”

    鸢也好笑:“我生日还有一个多月呢。”

    “但到时候不一定有人能帮他转交,你不想收的话就自己找机会还给他,‘霍衍快递’不接受退件。”霍衍开了句玩笑。

    鸢也只好收回手:“那,谢谢霍总。”

    霍衍摆了下手表示不用,又问:“一起吃饭?”

    “我跟部门里的同事约了聚餐,要不霍总跟我一起去?”鸢也邀请。

    “不了,你们玩得开心。”他在会让这场快乐聚餐变成正襟危坐的饭局,霍衍很有自知之明,坐上自己的车,“先走一步。”

    鸢也颔首:“霍总路上小心。”

    看着霍衍的车彻底消失在视线里后,鸢也又打开盒子看了看,拿出手机给“星星”发了条信息。

    “发夹收到了,但太贵重了,我不能收,回头还给你。”

    过了三分钟,那边都没有回复,鸢也就再编辑了一条:“这些年你帮了我很多,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怎么好再收你的东西?”

    发完觉得这些话好像有点生硬,怕他看了会不高兴,就又找了个可爱的表情包发给他。

    但是这次发送完,信息前面显示了个红色感叹号,鸢也眨眨眼,很快系统就提示一句“对方已开启好友认证,您还不是他(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请求”。

    鸢也:“……”

    居然把她删了??

    行吧,果然还是不高兴了,这个傲娇的男人。

    叹了口气,鸢也上车,离开车库。

    她不知道的是,她和霍衍在车库的接触,被一个躲在车后的人悉数拍了下来。

    那是一个狗仔,今早收到一个匿名快递,除了两张照片外,还有一张纸条,写的是前两天轰动商界的Sirius慈善晚宴上,那个与顾三少相携出席,拍下五百万的翡翠玉镯却由尉氏总裁签单事件里的女子,就是高桥商务部副部长。

    还说这个副部长,非但与顾三少、尉氏总裁关系匪浅,还与多位男性保持亲密关系!

    狗仔一向热衷挖掘名人们的隐私,尤其是不干不净的私生活,如果事实真如纸条上所说,那这里面的文章可就有得做了。

    毕竟,高桥是全球五百强企业,国内国外享誉盛名,若是他们的高管私生活混乱,那就有可能在商业层面上也混乱,比如靠陪睡签下合作之类的,这要是曝光出去,绝对能引起最爱看桃色新闻的大众的热议,他们的KPI还不是节节攀升?

    所以他就来蹲守了,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就让他拍到照片,尖嘴猴腮的狗仔捧着相机,按着后退键看刚才的照片,嘿嘿一笑,这个男人他知道,就是高桥在中国区的总经理,上司和下属互相交换礼物,怎么想都不对劲吧?

    他的年终奖,有着落咯!

    ……

    尉氏集团,总裁办里,尉迟从落地窗前那张躺椅上睁开眼。

    第一瞬间的眸子还没有彻底恢复清明,朦朦胧胧,比平时少了几分清晰的理智。

    秦自白将电子仪器从他的手腕上拆下来,今天是周五,是几年来雷打不动的他来替尉迟看诊的日子,宣布道:“好了,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变化,尉总的数据库已经有两年没有更新了。”

    尉迟毫无反应,看着前方虚无的一点,乌黑的瞳,像静谧的渊。

    秦自白收拾起仪器,想起一件事,饶有兴致地问:“上周五来办公室找你的那位女士,就是你的妻子?”

    尉迟这才偏头:“你见到她了?”

    “没有,只看到她离开办公室的背影。”秦自白揶揄道,“我记得我问过你,你是怎么看待这位妻子,你当时怎么回我的话来着?”

    那是两年前的某个周五,尉迟刚娶了鸢也,秦自白说感觉他最近的心情好像比以前好,锲而不舍地追问,他才说了自己结婚的事情,然后他就问他,怎么看待这位新婚妻子?

    他当时说的是,交易关系而已。

    尉迟垂下眸,起身走回办公桌后坐下。

    秦自白追着他问:“现在还是这样的吗?只是交易关系?”

    尉迟温淡地瞧着他:“这是治疗内容,还是你的八卦兴趣?”

    “咳,”当然是他的八卦之心在燃烧,秦自白摸了摸鼻子,“撇去医患关系不提,我们也是朋友嘛。”身为朋友,关心关心他的私事,也是应该的嘛。

    但尉总拒绝承认这段友情:“并不是。”

    秦自白:“……”

    黎雪敲门进来,脸色严肃。

    秦自白调侃:“黎秘书,不要这么压抑自己的情绪,心理学上说了,过度克制自己,反而会适得其反,人是感性动物,偶尔也需要发泄的。”

    黎雪现在可笑不出来,她快步走到尉迟身边,弯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又将手机递给他看,尉迟垂眸看着,半响无言。

    秦自白惊讶地发现,尉迟的脸色越来越淡,越来越冷,乃至最后归于毫无生气,宛如死海一般的寂静。

    他讶异至极,就像他刚才说的,他的数据几年都不用更新,因为他一直都是从容的淡漠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楚看到他的……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