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他是人间妄想 第34章 压不住她的桀骜

第34章 压不住她的桀骜

他是人间妄想 谈栖 2192 2021-02-16 03:19:00
推荐阅读: 全职杀手的兼职生活原来真的是你呀末世之城gl蛊毒女仙重生之巅峰强少

    
    顾久见她咳得厉害,忙将手放在她后背轻拍:“你慢点,呛到了吧?”

    鸢也感觉自己要疼死在这里了,捂着腹部的手指间有一丝濡湿,她忙靠着柱子,调整呼吸,忍住咳嗽的冲动,要不是脸上打了腮红,现在她的脸色应该是惨白的。

    痛感能让人萌生许多极端的事情,那一刻鸢也真的恨死尉迟那个混蛋了。

    “你到底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你状态不太好的样子。”顾久看着她。

    “没事。”鸢也抿了下唇,声音沙哑,“这附近有药店吗?”

    她觉得自己要是再不吃点什么药下去,没准真会死在这里。

    “出了门左转走三四百米有一个。”顾久不算细心的人,对着鸢也还比较关心,“你到底哪里不舒服?要买什么药?”

    鸢也摆摆手:“腹部有点疼,没事,你先入场吧。”

    顾久想起她是从医院出来,刚才又去了洗手间,现在说肚子疼,便自然而然地以为是肠胃不适,确实不算大病,也就没有跟她出去。

    他不经意回头,看到一个落单的穿着星蓝色鱼尾裙的年轻女人,挑了挑眉,挂上风度翩翩的笑,走了过去。

    鸢也出了城堡,冷风一吹,身体战栗,腹部抽筋,刀口更疼了,她得扶着墙才能勉强前行,忽然,她听到了尉迟的声音。

    “她为什么会泼你水?”

    脚步停顿,鸢也从转角处探出头,看到尉迟和白清卿站在路边,应该是在等黎屹开车过来。

    “啊……”白清卿语气迟疑又疑惑。

    从鸢也的角度看不到尉迟的脸,只听见他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温淡:“我了解她,她不会做这种事,能让她失了一贯的行事作风,一定是生了气,你们吵架了?”

    这个“她”,指的是她?鸢也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先纳闷自己什么时候泼过白清卿的水?还是先惊讶尉迟竟然说出“我了解她”这句话,而且好像……确实有点了解她。

    如果不是把她逼到忍无可忍的地步,当众让一个女人难堪的事情她不会去做——哪怕这个人是她讨厌的白清卿。

    因为有些事情做了,非但会惹一身非议,还会丢了自己的教养和身份,这是她小时候陈清婉教给她的,青城陈家的外孙女要自重,不能像泼妇一样叫人看笑话。

    白清卿低着头,小声说:“姜小姐不喜欢我也不是第一天了……刚才又让我离开你,带着阿庭离开晋城。”

    尉迟没有说话。

    鸢也又听到白清卿说:“我说等阿庭身体好我就走,她不肯,一定要我马上走,阿庭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经得起颠簸?我拒绝了几次,她就把我推倒了,地上刚好有一滩水。”

    鸢也眉梢高高抬了起来,白清卿竟真的跟尉迟说她裙子上的水是她弄的?还真是张口就来,难怪尉迟刚才会用那种眼神看她,是以为她又欺负他的真爱了吧?

    白清卿拉了拉身上的西装外套,柔柔弱弱地道:“以后我看到姜小姐,会小心避开的。”

    尉迟偏头看了她一眼,终于开口说一句:“委屈你了。”

    “不委屈,只要能留在你身边,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白清卿对他一笑,小脸又温柔可人又善解人意。

    鸢也看不见尉迟是否有什么反应。

    白清卿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地伸手,想去牵他的手。

    鸢也眼睛一眨不眨,就在白清卿的手指要碰到尉迟的手心时,尉迟忽然饶了一圈,站在她的另一边,大概是想帮她挡住风,可也好巧不巧的让她的手落了空。

    鸢也弯起了嘴角,看吧,有些人哪怕站在一起,也是没缘分。

    白清卿抬手拨弄了一下头发,掩饰尴尬,抿了下唇,突然来了一句:“迟,你还是劝一劝姜小姐吧,她怎么说都尉家的儿媳妇,总是跟那些男人太亲密,对尉家不好,对你也不好。”

    那些男人?那些?复数?很多个?眉眼急剧冷却下来,鸢也舔了一下小虎牙,这女人泼她脏水还泼上瘾了?

    听到这里,鸢也终于忍不住,走了出来:“我跟哪些男人太亲密我自己都不知道,有劳白小姐为我解惑。”

    她声音轻柔带笑,很是悦耳,但听到白清卿耳朵里,却是让她脸色一白,她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而且还都听到了,眼睛飞快眨了眨,有点被戳穿谎言的慌乱:“姜小姐……”

    突然之间,鸢也三步上前,速度快得像箭,甩手就是一耳光。

    清脆一响,白清卿整个人都踉跄一下,不可思议地捂着脸,眼泪倏地掉下来。

    “鸢也!”尉迟一把抓住她的手,咄声一斥。

    鸢也只盯着白清卿,冷冷一笑:“嘴那么脏,小时候你妈妈没教你怎么做个人吗?”

    美人发怒也是美人,甚至还有几分惊心动魄的耀眼,尉迟紧盯住了她的脸。

    鸢也微抬起下巴,婉约的弯眉也压不住她的桀骜:“说清楚,我跟哪些男人太亲密?”

    白清卿哪还敢说什么,捂着脸躲在一边抽抽泣泣,只敢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尉迟,想让他帮她主持公道,几颗眼泪挂在眼角,要掉不掉,倒真的很能叫男人萌发保护欲。

    鸢也作呕,厌恶多看她一眼,转头对尉迟平铺直叙地说:“她裙子上的水不是我干的,让她离开晋城的话是我说的。”

    她做了的事情她认,她没做的事情,休想往她头上扣。

    “我不需要任何人来教我怎么人际交往,亲疏我心里有数。”

    说完,她也不管尉迟信不信,要做什么回答,挣开他的桎梏,转身就走,纤细窈窕的身姿,却有一条比男人还硬的脊梁骨。

    尉迟的目光追随着她,许久没有移开。

    走了几步,鸢也看到黎屹开车经过,她没有回头,径直往前,走了一两百米才停下,回头,尉迟和白清卿都不在原地。

    她长裙下的双腿打颤,慢慢靠到墙上,捂着腹部的手摊开,手指间全是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