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神奇牧场 937 刘赫明的真实目的

937 刘赫明的真实目的

神奇牧场 若忘书 3320 2020-06-15 01:31:00
推荐阅读: 谢齐人家窥阴阳萌妻有恙,总裁老公太嚣张黑粉石头村传
    (感谢好友魔烈月票鼓励)

    这次比赛的状况,产生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因为刘赫明的心思比较大,而日本中央竞马会又是由日本农林水产省全资的特殊法人组织。

    也就是说这次老刘同志是要跟日本的官方组织掰掰手腕,这也是目前外界能够获知的唯一消息。

    因为从日本中央竞马会发出的通稿来看,目前事件仍在调查中,并未跟刘赫明达成一致。

    而在又等了一天之后,刘赫明发表了公开声明,就像他跟海洛伊斯说的那样,他旗下的赛马将会全面退出日本的赛马赛事。

    正常的情况来讲,一个马主,就算是你再有钱,你拥有的赛马再多,也无法影响到一个国家的赛马产业。

    更不用说如今日本的赛马产业非常发达,每年都要举办超过15000场比赛。赛马产业的发展并不比欧美国家的赛马产业差,有些方面甚至还要强上很多。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多多少少有些不正常,焦点,仍旧是点点。

    点点今年的成绩太耀眼了,前边的那些冠军,真的不是白拿的。甚至都可以说,现在的点点已经开创了一个独属于自己的时代。

    而就是这样的一匹赛马,在日本杯上的比赛竟然遭到了暗算。

    对于很多的赛马来讲,一个冠军就能够让这匹马身价倍增。可是对于现在的点点来讲,这些冠军,只能成为它赛马生涯中的点缀。

    拿到了那么多的冠军,真心来讲,少了一个日本杯不算啥。哪怕刘赫明在声明的结尾,发表了遗憾,遗憾于点点无法拿下大满贯。

    别的媒体能够扰乱人们的视线,刘赫明这里自然也能如此操作。

    他们的观点是点点的脾气不好,刘赫明给出的观点,暗示着这次的事情是有官方背景的阴谋。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次的日本杯是非常成功的,因为已经吸引了全球赛马爱好者的目光。

    可是在声誉上来讲,就要大打折扣了。刘翊在美国聘请了多位专家,对那段视频分析,也做过多次试验,得出的唯一结果,都是小野春太是有意而为。

    而现在刘翊也向法院对小野春太和日本中央竞马会提起了诉讼,需要小野春太对于这次的事情给予赔偿,需要日本中央竞马会公开道歉。

    点点的支持者太多了,尤其在美国,点点每多赢得一项冠军,他的迷哥迷姐们就会多一批。

    现在还属于双方调解的阶段,可是在网上已经乱翻了天。很多人都晒出来他们平时在牧场中跟点点偶遇的时候拍的照片,点点在牧场中玩耍的照片,点点在牧场中看护自己娃的照片。

    网上的互动,就算是很多日本的民众,都觉得这次的事情有些不简单,里边应该有猫腻。

    海洛伊斯腿上和脚踝上的伤已经好利索了,只不过现在还是在温泉这边“修养”,每天的任务就是跟艾丽克斯和小闹闹一起玩耍。

    “德克斯特先生,难道就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么?这样做,我担心会影响到将来咱们公司农牧产品的销售。”赶过来的安田织野笑着说道。

    “安田,从内心来讲,我也不想做到这样的地步。”刘赫明笑着说道。

    “可是如果我不表现得坚强一些,你觉得以后咱们公司就算是有你的存在,也不会受到任何的刁难么?点点这么被人瞩目,还能够遭到暗算呢,我们的小公司又有多大的本事?”

    “你看到的仅仅是一场比赛的一场小事故,可是在我的心里,这次的事情真的很严重。通过我们技术分析,如果当时海洛伊斯处理慌乱,有很大的可能掉下去。”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遭遇这样的状况,在育马者杯的比赛中,她也经历过一次。如果我们认真一些,这次的事情都可以用谋杀的罪名来起诉。”

    “你再看看这些照片吧,都是我们通过合法渠道取来的。有那个骑师,也有中央竞马会的工作人员。”

    刘赫明说完,将兰朵茜收集来的一些资料递到了安田织野的面前。

    人家兰朵茜也不是吃干饭的啊,对于这个事情人家是非常气愤的。她的网络技术再加上联系的一些人,仅仅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将这个事情给捋顺了。

    背后的指使,其实还是他的老朋友,文森。接连被刘赫明坑了几次,他心中对于刘赫明的恨那是无以附加。

    人常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么,刘赫明折腾完了他,造成的结果就跟断了财路差不多。文森联系的不仅仅是小野春太,还有一名日本中央竞马会的工作人员。这次他也更加的小心了一些,但是还是没有躲过兰朵茜的追踪。

    刘赫明的心中,更加期望这是威廉鼓捣出来的事情,这样传到美国的时候,可操作的空间就很大。

    但是换成了文森,除了将他再往坑里丢一下,就没有啥别的效果了。他本来就已经在家族企业中没什么话语权了,你还能将他怎样?

    材料很清楚,还有多位证人的证词,安田织野看得很快,心中也是有些无奈。

    他算得上是中间人,受到别人的委托,希望刘赫明能够将这次的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可是现在的他,真的有些判断不出来,刘赫明到底想要什么。

    “安田,我觉得其实大家可能都想得太多了。”沉默了一会儿后刘赫明开口说道。

    “通过这次的事情,我仅仅是要表达一下我的主张。我并不是得势不饶人,其实我仅仅是想要获得一个公平的待遇。”

    “你也说,可能会影响到咱们合作的销售公司。明年我的蔬菜和牛肉就能够正式销售,肯定会对日本国内高端食材市场造成冲击。”

    “现在的日本和牛又牵扯进造假的丑闻中,咱们的牛肉对于他们的冲击将会更大。你能够保证到时候没有人动别的心思?”

    “那么真的要中央竞马会公开道歉?”安田织野问道。

    “哎,这就属于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就算是你们的法官,也不会这么判。该怎么处理,拿出来一个比较不错的结果就成了。”刘赫明摇了摇头。

    “而且这次的事情牵扯到了这个文森,我觉得你们日本官方,总归要追查到底,对吧?毕竟因为他的阴暗心理,让日本竞马会都受到了牵连。”

    “你为什么不早说?”安田织野苦笑着说道。

    现在他知道了,其实刘赫明的真正目标还是文森。只不过是希望日本官方出面,对文森进行相应处罚。

    虽然有些难度,但是并不是不可操作的。而且对于中央竞马会来讲,也是可以接受的条件。要不然刘赫明要是一直质疑这次比赛的公平、公正性,拿前几次的接触主办方不作为当幌子,这个事情还真的很麻烦。

    “你是不是应该亲自给我做一些料理?其实我很想到你的牧场再去玩一玩,只不过没有时间。”安田织野笑着说道。

    “作为朋友,这个当然没问题。要是没有你,我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的在日本购买土地。”刘赫明也笑着说道。

    没有准备什么特别的吃喝,就是牛排外带烤海鲜,这也是最近刘赫明这一家比较爱吃的。

    牛排是牧场中的顶级牛排,口感自然没得说。安田织野品尝过后,心思却有些小纠结。

    这个牛肉要是引入日本市场,肯定会在一瞬间就跟神户牛形成竞争。刘赫明明年牧场中的肉牛产量还会高很多,神户牛可能真的不是对手。

    因为人们现在就算是到餐厅品尝的时候,都会很怀疑,到底给自己端上来的是神户牛还是但马牛。

    作为普通食客来讲,真的区分不出来其中的差异。

    而刘赫明牧场中牛肉的定价,要比神户牛的定价低好多。品质不差,相反有些部位会更好。

    将来赚钱是指定的,但是对于整个和牛产业的冲击也是有的。他好歹也是日本人,以前也一直以和牛的品质为骄傲。

    现在看到牛肉界品质第一的位置,即将被取代,哪怕能赚钱,心中也是有些不舒服。

    刘赫明可不会管他心中想的是什么,这次的主要目的,就是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告诉所有人,自己就是碰瓷的,没事千万别来招惹自己。谁敢过来招惹自己,自己就会跟你一碰到底,看看最后谁扛不住。

    其实收拾文森,那都是顺带着的。他们家经营的领域跟自己没有任何重合的部分,不能像对付威廉那样,在赛马产业上跟他竞争。

    总不能为了对付文森,自己再搞媒体产业吧,再任性也不能这么做,有些得不偿失啊。

    “这次带过来的牛肉还有一些,你离开的时候带一些跟家人一起品尝一下。”刘赫明笑着说道。

    “谢谢你,这些牛肉的味道真的很棒。”安田织野感谢的说道。

    他也不管了,那些是大事,自己不用去考虑。跟刘赫明接触的这段时间以来,他也觉得刘赫明作为朋友来讲,是一位非常不错的朋友。

    哪怕当初打造武士刀的时候,收费有些贵,可是人家的手艺也值那个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