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519章 请君入瓮

第1519章 请君入瓮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350 2020-05-23 00:15:00
推荐阅读: 寒门枭士农门福妻:冷王,求别宠终极妖孽狂兵乱世王妃之爱妃别乱跑崇祯聊天群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13to.com
    “奇里乞亚军区将军是埃雷契斯,他这次带来的军队有三千骑兵,其中一千重骑兵,两千轻骑兵,重骑兵的装备比轻骑兵的甲具要厚实一些,士兵都披着稍薄一点的板甲和链甲,但马没有马甲,比他们的甲胄骑兵装备差了一些,跟我们的重甲铁骑无法相比,轻骑兵都是身穿牛皮甲!”斥候营都尉段巍向赵子良汇报着东罗马帝国大军的情况。

    赵子良奇道:“奇里乞亚有这么多骑兵吗?”

    “原来只有一千多骑兵,两千骑兵是最近几年组建起来的,这小亚细亚有很多可以养马的地方,本身就是东罗马帝国出产战马的主要产地,这几年来各军区与君士坦丁堡的关系一直很紧张,很多军区将军都私自扣留一部分送去君士坦丁堡的战马,留下来自己组建一些骑兵!”

    赵子良摸了摸下巴,问道:“这些骑兵的战斗力如何?”

    段巍道:“由于组建的时间较短,可以想象战斗力不会高到哪里去,士兵当中大部分人都还只是学会了骑马,让他们排列成军阵作战也是可行,经过我军探子的观察,他们在告诉奔跑中很快就会跑乱队形和军阵,也只会一些马上劈砍的功夫,战术方面很少,基本上就是他们的骑兵那些老一套,而且还不怎么熟练,骑射根本不懂!”

    组建和训练骑兵是一个长时间的过程,想要在短短一两年之内建设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骑兵军队是很困难,这需要时间来积累,与组建和训练海军差不多,不但成军需要大量的训练和时间,而且还需要强大的综合国力支撑,非常耗钱。所以,在骑兵对阵上面,赵子良还真不惧怕这个时代的其他国家的骑兵军队。

    就在赵子良要派出一支人马去迎战埃雷契斯的大军时,西秦方面又收到了另外一个消息,一支东罗马帝国的军队从北方的卡迪尔利向杰伊汉推进过来,兵力人数大约有三千人,看来北方的东罗马驻军也得到了西秦大军主力已经深入奇里乞亚的消息,因此派出军队前来作战。

    “看来孤不能亲自去迎战埃雷契斯了!”赵子良说着看向大帐内诸大将,问道:“哪位将军愿意统兵出战埃雷契斯啊?”

    “臣愿领兵出战攻打埃雷契斯!”大帐内有资格的将军们纷纷站了出来,一个都没有落下,就连那几个平日闷着不吭声的大将这个时候也不甘落于人后,要知道带兵打仗的机会可是不多,错过了一次就少一次,说不定整长战争下来都捞不到一场仗去打,那才是最悲哀的。

    赵子良左右看了看,目光不停从各个将军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了第七军团统领苏光烈身上:“人家来了一个军区将军,咱们这边也不能派一个级别太低的人去,要不然人家会说我们不重视他们,这也是不礼貌的行为。苏将军,带着第七军团去迎战埃雷契斯吧,孤再这里等待你的捷报!”

    苏光烈抱拳道:“臣领命!”

    还剩下北面的三千东罗马军,赵子良说道:“北面的三千东罗马军队有五百骑兵,剩下都是步兵,哪位将军愿意统兵去啊?”

    军团统领级别的大将们这次没有站出来,他们也是要面子的,人家只有三千人,难道你要出动一个军团过去以十倍的兵力碾压?有点以大欺小的嫌疑,而且对方领兵的人军职不高,不值得他们这些军团统领带兵去迎战,杀鸡岂能用牛刀?

    赵子良的目光留在了一个身形高大的年轻将军身上,这人名叫聂剑雄,虽说姓聂,但跟聂三娘却没有关系,他是一个平民出身的将军,十六岁从军,从一个戍边小兵开始,一步一步用功劳升迁到现在这个位置的,中间也进入军校进行过系统的军事学习。

    “聂将军,你带两千骑兵和三千步兵去会会北方来的那支东罗马大军!”

    聂剑雄精神一震,抱拳低头道:“臣遵旨!”

    九月十五日,苏光烈率领西秦第七军团与东罗马帝国奇里乞亚军区将军埃雷契斯率军的军队在杰伊汉河下游西岸遭遇,双方的探哨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大军的所在,只相距十里的距离上想要做什么太多的布置已经是来不及了,只能各自小心向对方靠拢、逼近,作为这里地主的埃雷契斯率先找到一片高地扎下营盘、摆开军阵严阵以待。

    “报——启禀大统领,敌军在我军左前方六里外的一片高地开始扎下营盘并摆开了军阵!”

    探哨的报告让苏光烈眯起了眼睛,“哦?”

    扭头看了看四周,苏光烈观察了一下周边的地形,当即下道:“来人,传令就在此地扎营,派出探哨摸清楚周围方圆五十里地形并画出地形图!”

    这里是一个转弯向西的靠河岸位置,左侧是河流,在这里扎营可以保证一面不会受到敌军攻击,周围是一大片平坦的荒地,没有什么遮挡物,把营地扎在这里虽然没有了特别的优势,但也绝对没有什么劣势。

    在上万人的努力之下,终于在天黑之前扎下,营地内的营帐也如星罗密布一样分部在其内,如果从高空俯瞰就会发现这座营地内的营帐扎得像一个八卦图,这可以在营地遭到突袭之时,士兵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布置成一个八卦阵,让闯进来的敌军有来无回。

    苏光烈这么布置营盘并没有打算用它来杀伤来犯之敌,纯粹是为了稳妥起见,毕竟西秦军在这里是客军,不熟悉这里的地形、气候,也莫不清楚敌军主将埃雷契斯的性格特点,只能用这种办法把一切能够威胁到大军安全的不利因素考虑在内。

    深夜,苏光烈接过探哨刚刚送来的探报,这是斥候营把许多斥候探查之后绘制的地形图再通过集中整理、核对、勘验之后做出来的一副军事作战地图,地图画得很仔细,连地图上的小溪和水沟都画出来了。

    看完地图之后,苏光烈不得不说埃雷契斯所占据的位置非常好,是方面五十里范围内唯一的一片高地,虽然不是很高,但十几里的范围内都在其视线之内,也就是说西秦军的营盘都能够被其看到,不过肯定看不太清,毕竟还有六七里的距离。

    “占据高地,然后想让我带兵主动去攻?从低处仰攻高处的难度很大,对方可以抓住任何一个我方细微的漏洞,并及时作出战术调整攻击我方漏洞之处,然后进一步扩大战果!”

    苏光烈趴在地图上细细的琢磨着,在兵力上埃雷契斯处于绝对劣势,士气、装备、训练这些综合起来就是战斗力,埃雷契斯也处在劣势,想要取胜,只能扬长避短和兵行险招。而利用地势这个优势扎营按兵不动,引诱他带兵去攻,这就是扬长避短,发挥了自己本土作战熟悉地形的优势,还可以避免与西秦军打对攻,典型的防守反击战术。

    这时段巍急切的声音在帐外响起:“将军,有敌人来袭,大约两千轻骑!”

    “快进来!”苏光烈立即起身喊道。

    段巍快步走进来抱拳道:“将军,负责警戒的暗哨用地听之术判断大约有两千骑兵从我们北方慢慢摸过来,而且应该是轻骑!”

    “北方?”苏光烈一愣,立即看向地图,北方现在是西秦军的控制范围,但是由于大军目前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西面,在北面的警戒力量较少,这也给了东罗马帝国的军队利用西秦军的警戒巡逻队换防的空隙穿插过来。

    苏光烈脸上浮现出冷笑:“埃雷契斯的胆子不小,今天还没有开发,刚刚扎营就想要夜袭,这些年来他们也开始熟悉我们东方的战术思想,也学去了不少,但是想要学到精髓,他们还差得远呢!史上偷袭成功战例不少,但那都是在特殊环境和恰逢其时之下!来人,立即发出信号,让将士们做好准备,咱们给他们来一个请君入瓮,也不枉我苦心布置的这个八卦阵!”

    “是,将军!”

    信号无声无息的传递出去,已经熟睡和准备睡觉的士兵们都得到了消息,立即拿起兵器在营长内排列成早已经演练好的阵势。

    没过多久,地面开始抖动,隐约的隆隆之声从远处传来,西秦军营地内传出大量的惊慌失措的声音,这让正在狂奔的东罗马帝国的两千轻骑兵的统兵将军非常兴奋。

    “快快快,再加快速度,在他们还没有集结成军阵之前冲进营地,冲散他们、击溃他们、追杀他们,杀光他们”统兵将军挥舞着大剑大叫着。

    并不结实的栅栏被冲开了,两千东罗马帝国轻骑兵如一条黑色的长龙冲进了营地内,营地内只有零星的灯火照亮着几条营帐之间的主要通道,但在东罗马帝国大军还没有冲到最前面的营帐前,突然之间,营地内所有营帐都被掀翻在地,一群群西秦士兵在被掀翻的营帐上排着特定的军阵正严阵以待。

    此时停止进攻和撤退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就要撞上西秦军的刀枪丛林,东罗马帝国的骑兵们只能调转方向军阵之间的通道冲过去,前面的既然转向,后面的东罗马骑兵自然也跟着转向,在很快的时间内,两千东罗马骑兵就钻进了苏光烈布置的八卦阵内,而这八卦阵很快发生了变化,靠近通道的士兵们都竖起了高高的盾牌把东罗马骑兵夹在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