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508 信

第1508 信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139 2020-05-23 00:14:00
推荐阅读: 大国医问鼎记血火河山农门猎女重生民国之中华崛起
13to.com
要塞读网-无广告小说
    实际上看押那几十万奴隶修建陵寝的五万大军根本不知道奴隶们修建的是陵寝,因为这个庞大的工地建筑群很奇怪,看起来像一座巨大的城堡,但内部又错综复杂,大小房间有数千间,看不出来是陵寝的模样,没有人知道这是一座什么建筑,包括那些奴隶、监工和建筑师们,真正知道这是陵寝的只有有限的几个人。

    但是为了不让陵寝所在位置和秘密泄露出去,所有人都必须死,当然也包括那五万大军,巫灵子想要赵子良下令让他们进入陵寝内部杀死所有奴隶,监工和建筑师,然后再外面封闭墓门,把那五万大军活活饿死在陵寝内,这再巫灵子看来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赵子良认为他们都是战士,被饿死在陵寝内是对他们的侮辱,这是一种悲哀,西秦国的军人不能悲哀的死去,战士即便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赵子良随即下旨命令看押奴隶们修建陵寝的五万大军统领樊勇在陵寝修建完成之后立即率军北上迦太基驻扎并等待命令,同时下旨赵北为渡海进攻后倭马亚王朝哈里发国做准备。

    赫罗德鲁特在迦太基城内玩得不亦乐乎,这座城有着悠久的历史,尽管它在历次战争中遭到了极大的破坏,但是后来的人却又把它建造得美轮美奂,还恢复它的繁荣稳定,城内有着从前诸多王朝留下来的建筑遗迹,都是具有特色文化艺术的建筑,底蕴很深厚,赫罗德鲁特作为这个时代的文艺女青年,对这些情有独钟,她甚至在半个月之后作出了两首描写迦太基的诗歌,赵子良看过之后很是称赞。

    十月底,赵子良一行人沿着北非海岸线东行来到了亚历山大,这是赵子良第二次来到这座同样拥有悠久历史的名城,马燧就在这里镇守。

    赫罗德鲁特的兴趣是游览西秦国内各处风景名胜,赵子良也由得她,派了专人给他们一行人做向导并妥当安排好保护和食宿。赵子良在亚历山大进行军政事务巡视的时候,赫罗德鲁特已经带着自己的随从侍卫们在赵子良派出的一些护卫们前往开罗去看金字塔了。

    在亚历山大的总督府内,赵子良静静的听着马燧在军政事务上的工作汇报,这几年来他一直在镇守在这里,民政事务上有很大的起色,而且在治安上,他也是花了大力气整治的,现在亚历山大是整个北非地区治安状况最好的城市。

    赵子良听完马燧的汇报,问道:“听你说了这些情况,孤也大致有了一个了解。这两年你在这里感觉怎么样?”

    马燧道:“陛下,这两年臣在这里感触最深的是部族之间的矛盾是所有军政事务中最难解决的!”

    赵子良点了点头,部族矛盾历来都是一个最重要的矛盾,都是被统治者与统治者之间的矛盾,矛盾的中心就是信仰理念、风俗和价值观的冲突,一味的杀戮虽然可以暂时起到一定的效果,但很可能在日后会引发严重的后果,最好的办法还是采用温水煮青蛙,让那些被统治的部族民众在日积月累之下发生改变。例如从前大食国就采用过可以让异教徒维持自己的原来的信仰,但是必须要额外税,而且要安分守己,不可扰乱治安,这种不极端而且带有怀柔性质的办法很有效果,异教徒们没有被逼得铤而走险,但日子又因为重税而不好过,如果改变信仰和习俗,日子就好过了,这让很很多异教徒的二代、三代们都选择放弃先辈们的信仰,而选择信大食教,如今西秦国也是采用的这种手段对待波斯人、大食人、犹太人、罗马人、拜占庭人和希腊人,虽然这期间也遇到很多挫折,但还是很有效果的。

    “你这两年在这里政绩斐然,孤很欣慰!”赵子良对马燧在这里的所作所为表示可充分的肯定,随后又问道:“对了,你几年也有六十四了吧?”

    马燧的头发和胡须都已经花白了,但是整个人看上去还是很健朗、儒雅,他本身就是一个儒将,不但会治军,在政务、谋略方面都很有一套,这让他的气质看上去是与别的武将有很大不同的。

    “是的,陛下,臣今年足六十四了,虚岁已经六十五,按照规定,臣明年就要退休,提前退休也是可以的!”

    赵子良问道:“你对退休这事怎么看?”

    马燧道:“臣倒是没什么特别的看法,朝廷这么做自然有用意!”

    赵子良道:“朝廷之所以制定退休措施,一方面是为了年轻人腾出机;另一方面也可以让老人们退下来颐养天年,老人们从前为了君王、朝廷奉献了一生,没有时间为自己、为家人做点什么,到了老了也应该多陪陪家人、多享享福;第三嘛,人老了胆子就变小了,魄力就不足了,没有冲劲了,我们不能怕年轻人容易犯错误,就舍不得放权,历史已经证明后人们永远比先辈们要做得更好,因为他们是享受着先辈们的余荫、站在先辈巨人们的肩膀上的,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这话可不是说着好玩的!”

    “按规定你明年就要退休了,不过孤这里还有一件大事需要你去完成!”

    马燧起身抱拳躬身道:“臣恭听陛下谕旨!”

    “前段时间,伊比利亚半岛的后倭马亚王朝派使团来表示要向我们称臣,希望跟我们签订和平协议。孤考虑的很久,议和可以谈,但仗也要打,我们与大食人的战斗打到现在不能半途而废,后倭马亚王朝虽然与阿拔斯王朝不同,但他们本质是是相同的,孤不能把这个后患留给后来者,趁着孤还能动弹,永远消除这个后患方为上策!孤决定这次让你做主帅,统兵十五万征讨后倭马亚王朝,其中马步军十万、海军舰队五万,由你全权指挥。这一场战就当你退休前指挥的最后一战,也让你的军旅生涯做一个完美的收官!”

    马燧听完顿时神情激动、眉毛胡子颤抖个不停,眼角不经意滴下了几滴眼泪,当即撩起战袍下摆单膝下拜道:“臣谨遵王命,谢陛下成全!”

    没过两天,一个信使从耶路撒冷而来,向赵子良报告:“陛下,大王从新京派人送来一封亲笔书信给陛下!”

    赵子良接过书信打开看了一遍,沉思了片刻对梁振武、马燧等人说道:“赵雷的书信上说想把大王子赵昂、二王子赵朔、三王子赵麟派来孤身边服侍,你们这么看这事?马燧,你说说看!”

    这世上只怕也只有赵子良可直呼赵雷这个儿子的名字了。

    马燧犹豫了一下,起身抱拳道:“陛下,以臣之间,大王的意思可能有两层,一是派三位王子过来服侍陛下替他尽孝,二是让陛下调教一下几位王子”。

    “你还有一层意思没说吧?”赵子良叹息道,他哪里不知道赵雷恐怕对大王子赵昂有些不满意,因此把三个成年王子都派来让他这个做爷爷的看一看,比较一番,也许老二和老三之中有一个可能比老大更适合继承王位。

    但是,赵子良当场建国登基为王之时就立下了规矩并制定成律法,王长子拥有第一顺位继承权,这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乃是全天下臣民共同拥护的决定,即便王长子再不堪,只要他不是傻子,不是智障,没有犯错,他继承王位都是板上钉钉的,谁也无法改变这个结局,赵子良也不能,他总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

    西秦国如今的政体和政局到了如今这个时期已经是彻底的成型,即便皇帝再无能,中央各部门都是互相制衡,司法部门的重要性已经可以与政务院等同,处于同一级别,不可能出现权臣祸乱朝纲,夺嫡之争的情况虽然可能恢复发生,但成功的可能性降低了一半,只要王长子有儿子,即便王长子被人陷害致死,最大的受益者也不是阴谋者!除非王长子被人陷害犯下谋逆大罪,但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因为围绕在王长子身边有一大群人为他时刻警惕外来的阴谋诡计。

    思索良久后,赵子良拿笔写了一封信,封好后交给信使吩咐道:“给赵雷送过去吧!”

    “是,陛下!”

    赵子良思前想后还是同意了赵雷想把三个王子派到他身边的打算,就算他不同意赵雷的想法,但也不妨碍他也很想见一见这三个年龄最大的孙子,毕竟是他的血脉,见面的时间虽然不多,但总是有亲情存在的,任何人都无法忽视血脉的力量。

    又过了十来天,赫罗德鲁特从开罗返回亚历山大城,赵子良随即连同赫罗德鲁特一起启程前往耶路撒冷,这座城对于赫罗德鲁特也是圣城,因为她也是基督徒,作为一个基督徒是无法摸掉耶路撒冷在他们心中的重要地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