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401章 替罪羊

第1401章 替罪羊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236 2020-05-23 00:07:00
推荐阅读: 最强特种兵之龙刃命妇世无双大唐再起带着芯片闯异星痞子天下
13to.com
    阿列克修斯听了这话之后心情马上变得不好了,他脸色难看道:“格里契斯大人,你说这件事情与塞克斯塔有关?你可不要胡说,他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官职的子爵,他能做什么?”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格里契斯当即把红磨坊内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随后又说道:“塞克斯塔子爵对刘崇文的侄儿买走了他看中的女奴很不满,因此指使城卫军的加德列百夫长把他的侄儿和随从们抓了起来,加德列不敢得罪塞克斯塔子爵,也不想作为塞克斯塔子爵的帮凶,因此没有把人带回治安官署的牢房,而是送去了海滨监狱。塞克斯塔子爵知道之后就前往海滨监狱想把人带回来,可他刚到没多久海滨监狱就发生了大暴乱,塞克斯塔子爵死在了暴乱之中,与他一同被杀的还有监狱长、弗基洛斯大人派去寻找刘崇文侄儿的官员以及塔拉修斯大主教手下的一个神父,事情就是这样!”

    皇帝和大臣们都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

    阿列克修斯整个人都傻了,他咆哮道:“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塞克斯塔怎么会干这种事情,他是我的儿子,我了解他,他虽然有些顽皮,但他绝不会去指使别人干坏事。格里契斯大人,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我看你是胡乱猜测,这是肆意栽赃报复!不会的,塞克斯塔不会死的,他不会死的······”

    格里契斯道:“城卫军百夫长加德列和他手下的士兵们都可以作证,治安官署的官员还去红磨坊进行了调查,昨晚在红磨坊内的人都可以作证!”

    阿列克修斯显然对自己的儿子死了极为悲痛,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语无伦次、方寸大乱,情绪极为激动,“我不信,我不信塞克斯塔会干这种事,他不会死的,他是我儿子,谁敢杀死他?我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杀了我儿子,我要让他死······”

    这时外交大臣弗基洛斯冷哼一声:“哼,阿列克修斯将军,我看你现在还是祈祷刘崇文的侄儿没事吧,如果刘崇文的儿子死了,你儿子塞克斯塔子爵就是间接造成他死亡的人,西秦国如果追究起来,我看你怎么交代!”

    “交代?他们想要什么交代?我的儿子也死了,谁给我一个交代?”阿列克修斯咆哮道,他现在已经不是那个作风强硬的大将,而变成了一个因儿子的死而快要发疯的人。

    “人家可不管会管你儿子是怎么死的,他们只知道刘崇文的侄儿是因为你的儿子而抓进监狱而死的,这是无法撇清的事实!”

    阿列克修斯的政治盟友星象官埃里克乌斯站出来力挺他:“尊敬的陛下、各位大人,我认为这件事情绝不能把真相告诉给刘崇文,不能让阿列克修斯将军沾上这件事情,他毕竟是王朝的禁卫军统领,如果被刘崇文知道这件事情与阿列克修斯将军有关,西秦国一定会揪住这件事情不放,从各个方面制造压力,更有可能以此为借口向我们开战!”

    君士坦丁六世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说道:“那你说要怎么做?”

    埃里克乌斯说道:“最好是从下面找一个人顶罪,比如城卫军百夫长加德列,是他执法犯法把刘崇文的侄儿抓进去的,他的官职小,就算刘崇文的侄儿死了,我们也可以把加德列推出去顶罪偿命,而刘崇文也没有借口攻击整个帝国!”

    君士坦丁六世想了想有些拿不定主意,看向首席大臣斯陶拉基奥斯问道:“斯陶拉基奥斯,你觉得怎么样?”

    君士坦丁六世虽然对他的母亲伊琳娜一直霸占着大权而不满,但他现在执掌大权理政还需要她留下的这批大臣,否则政务和军务没人处理,国家就会变成一团糟,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还是要请教这些大臣,特别是百官之首的首席大臣斯陶拉基奥斯。

    斯塔拉吉奥斯站出来说道:“尊敬的皇帝陛下,从大局着想,确实不能把这件事情扯到阿列克修斯将军身上,因为一旦扯上阿列克修斯将军,这件事情就会上升到国家层面,这对于我们是不利的,所以只能牺牲掉一个百夫长,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办法。想要瞒过西秦人,还需要把加德列手下的士兵全部调离君士坦丁堡,让西秦人查不到,目前只有这些人知道怎么回事!”

    君士坦丁六世点点头,看向其他大臣说道:“好,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马上以执法犯法的罪名逮捕城卫军百夫长加德列,把他手下所有士兵都调到色雷斯北部边境驻防!格里契斯,这件事情由你去向城卫军官署传达命令!”

    “是,我的陛下!”

    因为海滨监狱发生大暴乱而造成数千囚犯逃出监狱藏身城市当中,整个君士坦丁堡的居民都非常恐惧和害怕,再加上城卫军到处搜查和抓人,没有人敢出门,所有人都紧闭门户躲在集中不敢出来,唯恐被城卫军抓走、被囚犯们闯进来,这座城市仿佛停止了运转,大街行除了站岗和巡逻的士兵,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影。

    经济损失是巨大的,市面上所有的交易都全面停止,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有人出来做生意,只怕也没有顾客敢上门,还是小命要紧。

    西秦使臣官邸。

    刘崇文正在向赵子良报告城内市面上的情况和圣宫方面的反应,赵子良坐在椅子上静静地听着,一边听一边喝茶,而张虎臣、巴特、万清明和格瑞琳等人正在各自的房间呼呼大睡。

    刚刚报告完毕,门外就有一个小吏走进来报告:“大人,大牧首塔拉修斯前来拜会!”

    “知道了,你先去招呼,本官马上就来!”

    “卑职告退!”

    刘崇文看向赵子良问道:“陛下,难道伊琳娜和塔拉修斯发现了什么?”

    赵子良抬头看向刘崇文,“不是发现了什么,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也有可能猜到我会在这里,要不然塔拉修斯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过来?你去吧,看看他怎么说,随机应变吧!”

    “是,臣告退!”

    刘崇文来到前堂时,小吏正招呼塔拉修斯,桌子上放着茶水,他立即拱手笑道:“哈哈,大主教光临我使臣官邸,让我这里蓬荜生辉啊,刚才有事耽搁了,失敬失敬!”

    塔拉修斯站起来鞠躬说道:“刘大人公务繁忙,我冒昧前来,打扰了!”

    “没关系,大主教请坐,我们坐下说,请!”

    两人当即分宾主坐下,刘崇文笑道:“大主教可是很少来我这地方,今日前来只怕是有什么事情吧?”

    塔拉修斯道:“昨夜海滨监狱发生了暴乱,大批囚犯逃了出来,想必刘大人这边也正在防备有囚徒冲进来为害,事情肯定很多,我就长话短说了,是这样的,我国皇太后陛下想跟贵国圣王陛下见一面,还请刘大人安排一二!”

    刘崇文一愣,随即笑道:“大主教,您这不是为难我吗?圣王陛下目前在国内,您叫我怎么安排?如果伊琳娜皇太后真想与我国圣王陛下见面,我可以向国内鸿胪寺发文,至于能不能安排,这可就要圣王陛下的意思了,我们可做不了主啊!”

    塔拉修斯脸色平静:“刘大人不必诓我了,前几天皇太后在大街上看到了贵国圣王陛下,只是当时行人众多,不便停车相见,今天我来这里,就是陛下的意思,请您转告贵国圣王陛下,她明天上午会想要与贵国圣王陛下见面,具体的时间和地点由你方来定!如果你们有了确定的时间和地点,请派人去圣使徒大教堂告诉我一声,我还有很多教务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

    刘崇文站起来看着塔拉修斯离去,心里早已经像煮开的开水一样。

    赵子良听了刘崇文的报告,失笑道:“我原本以为她有特殊的消息渠道,没想到竟然是在大街上被她亲眼看到了,这就难怪了。行了,你派人去告诉塔拉修斯把,地点就定在这里,具体的时间由他来定,我很期待明天与伊琳娜皇太后见面!”

    “是,陛下,臣这就派人过去知会塔拉修斯!”

    ······

    治安官署。

    科特西姆站在办公室的窗户前看着外面,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是伊琳娜的面首,也是宠臣,他是一个有才能的人,但是如果没有伊琳娜,他什么都不是,因此他对伊琳娜既有感恩戴德,也有极为痴迷的爱恋,这两种感情叠加在一起的效果远远大于一加一,无论伊琳娜怎么对他,他都对她死心塌地,处处为她着想,尽管她的年纪可以做他的母亲,但这又算什么呢?他根本不在乎。

    城卫军是一支特殊的军队,它受双重管制,一是受军方管制,二是受治安官署管制,它就好比后世的武警部队。

    在对城卫军的控制权上,军方和治安官署一直没有停止过争夺,科特西姆只能控制城卫军一半人马,这已经很了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