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378章 女巫莉莉娅的故事

第1378章 女巫莉莉娅的故事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520 2020-05-23 00:06:00
推荐阅读: 世有弦月逍遥小书生皇叔宠妃悠着点我有皇帝分身日耳曼全面战争
13to.com
WWW.13TO.COM
    叮叮叮······清脆的声音吸引了赵子良的注意力,一枚红宝石戒指在地板上打了几个滚躺着不动了,他迈步走过去蹲下捡起戒指看了看,他见过不少红宝石戒指,但是这枚红宝石戒指有所不同。

    这戒指上的红宝石颜色很深,肉眼看上去极为鲜艳,纯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戒指本身呈金黄色,属于不知名的金属,但肯定不是黄金,戒指上刻着不认识的文字。

    当赵子良的目光再次放在戒指上的红宝石上,他的意识似乎被红宝石吸引住了,仿佛是一会儿,又仿佛过去了很久很久,他回过神来,看着戒指上的陌生文字鬼使神差的念了一句,但念完之后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的法力竟然瞬间凭空被抽走了一大截。

    “噼啪——”突然凭空出现一道闪电,闪电过后,穹顶上空缓缓出现一道空间裂缝,裂缝另外一边是一个血红色的世界,一望无际的血红色荒原,杂草和野花丛生,天空一轮血月凌空洒下月光,地面上山川河流和平原都呈现朦胧的血色。

    一股黑雾从血红色世界之中穿过空间裂缝变成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赵子良一看,这不就是找他要儿子的阿努斯的夜之魔女莉莉丝吗?

    “啊——小子,原来是你,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来到现实世界了,没想到我的戒指竟然被你得到,你还念动召唤咒语把我召唤过来,这只怪你运气不好,你给我儿子赔命来!”那莉莉丝嘶叫着再次化作一团黑雾向赵子良杀过来。

    赵子良知道这绝对不是莉莉丝的本尊,可能只是她的一个分身或者一点意识。因为按照传说莉莉丝是撒旦的情妇,撒旦是什么人?她的情妇又岂是泛泛之辈?被召唤过来的如果是莉莉丝的本尊,她只要一个念头就能碾死他。

    赵子良一边躲闪一边叫道:“且慢且慢,被召唤者杀死召唤者,莉莉丝你想破坏规矩吗?”

    “规矩?”莉莉丝停了下来,“什么规矩?”

    赵子良立即道:“自古以来,施展召唤术都有一个约定成俗的规矩,被召唤的异界生物不得不随意伤害召唤者,如果这个规矩一旦被破坏,以后还有谁敢再耗费法力召唤天界和地狱的神魔?你的儿子阿努斯确实是我杀的,这没错,我也承认,但是阿努斯是被拉裴尔召唤过来的杀我的,难道我能站着等死不成?当然,你也可以杀我,不过杀了我又能怎么样?而且我相信你现在的形态并不是本尊,不一定能把我怎样,不如我把阿努斯的尸首还给你,咱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我相信你有办法带他回地狱复活他,如何?”

    莉莉丝的脸孔剧烈变幻,过了好一会儿工夫才说道:“好,你把阿努斯还给我,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

    赵子良却是不敢丝毫放松和大意,“在我们的交易达成之前,我希望你能够立下血誓,不是我不相信你,是因为咱们不熟!”

    莉莉丝本来向来一个事后反口,等拿到阿努斯的尸体再杀死赵子良,却没想到他这么谨慎,让她找没有空子可以钻。她没其他办法,只能按照赵子良的要求以至高魔神的名义起誓。

    赵子良这才从扳指空间之中取出阿努斯的尸体,他扛着尸体向空间裂缝中一扔,莉莉丝大叫一声化作一股黑烟追过去缠住阿努斯的尸首消失在血红色的世界之中,空间裂缝随之合拢。

    “呼——”赵子良长长出了一口气,神色放松下来,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里暗道:“好险!”

    “呜呜呜······呜呜······”

    赵子良听见声音,抬头一看就看见被堵住嘴巴的盖特亚正用力挣扎着,因为嘴被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他走过去挥刀把青松和盖特亚身上的铁链砍断,正想又把另外一个不认识的西方女人身上的铁链也砍断,但他感觉这女人不是普通人,身上隐隐有魔力波动,他绕过她把几个龙卫军兵士身上的绳索割断,让他们去释放其他人。

    青松睁开眼睛看见是赵子良,松了一口气说道:“这巫师拉裴尔果然是法力无边,老道竟然在他手里遭了道!”说完自己给自己施法治疗被砍断的手筋和脚筋。

    “喂喂喂,老人家,你既然能够给自己治伤,麻烦把施法帮我把手脚治好!”盖特亚叫嚷道。

    青松看了看赵子良,赵子良摆了一下头,青松便施法给盖特亚治疗。

    赵子良又指着那依然被铁索穿着琵琶骨,手脚筋被挑断的西方女人问道:“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青松摇头道:“不知道,我们被弄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在这里了,我感觉她不是普通的女人,身上似乎有魔力波动,应该是被拉裴尔封住了,看她的样子受伤不轻!”

    此时盖特亚已经能够自由活动,他也注意到了那个女人,走过去把她眼睛上的黑布取下来看到了她完整的面容,“你······你该不会是三百年前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巫莉莉娅吧?没有,没错,你就是女巫莉莉娅,噢,上帝啊,三百多年了,你竟然还活着!”

    赵子良问道:“这女人很出名吗?”

    盖特亚摇了摇头道:“三百年前她何止出名啊,你们知道阿提拉吗?”

    “阿提拉?”赵子良一愣,随即想起一个人,“你说的是三百多年前率领匈奴骑兵两次攻入巴尔干半岛围攻君士坦丁堡,打得罗马帝国闻风丧胆和北方诸蛮族被迫西迁、攻破罗马帝国都城拉文纳让它名存实亡、被西方世界称为上帝之鞭的匈奴王阿提拉?”

    “没错,就是他!”盖特亚脸色严肃,神色之中似乎显得极为崇敬,“阿提拉是当时世界上最伟大的皇帝,他的帝国版图东起黑海,西至大西洋,北到波罗的海,南至阿尔卑斯山,有人称他是欧罗巴的毁灭者,也有人称他为上帝之鞭,但毫无疑问,因为他的出现造就了现在的西方世界文明!”

    赵子良纳闷道:“这个莉莉娅跟阿提拉有关系?”

    “当然有,你知道阿提拉是怎么死的吗?”

    赵子良摇头:“具体我怎么知道,我当时又不在场。不过传说是被他最后娶的一个叫伊笛可的哥特女子所杀,但没有人知道他的死因是什么,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发现他的墓地在哪儿,当年埋葬他的所有奴隶全部被坑杀给阿提拉陪葬了!”

    盖特亚点点头:“不错,伊笛可实际上就是莉莉娅!当时伊笛可并不是女巫,她实际上是东哥特国王的女儿,她早就喜欢和崇拜阿提拉,也愿意嫁给他,但是在她嫁给阿提拉之前了,她的父亲让她在新婚之夜杀死他,并以她母亲的性命相威胁。伊笛可必须在爱人和母亲之间做出选择,最后她还是忍痛在阿提拉的酒杯中撒下了可以瞬间致死的魔药!”

    “事后,阿提拉的儿子们和侍卫长大怒,下令杀死伊笛可,把她的尸体和那些为阿提拉建造陵墓的奴隶们全部关在了陵墓的地下宫殿,让他们为阿提拉陪葬!十几年之后,伊笛可又突然出现了,不过她已经改名叫莉莉娅,她用黑暗魔法大肆报复,先手杀死了她的父亲、阿提拉的几个儿子,死在她手里的人成千上万,造成了伟大的匈奴帝国后继无人而被各蛮族反叛灭国的后果,再此后她就再也没有音讯!”

    说到这里,盖特亚转身看向莉莉娅问道:“当年你不是被杀死在阿提拉的陵墓地下陪葬了吗?怎么复活的?难道你根本就没有被杀,被杀的是假的?”

    莉莉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了只有,她只用眼睛就施展魔法形成一把风刀斩断了锁住她琵琶骨的铁链,又用黑巫术治好了自己的手筋和脚筋。

    她缓缓走过来,说道:“我的确被杀死了,尸首被放在阿提拉身边陪葬,但我又复活了,而且是在十几年之后!”

    盖特亚好奇道:“这不太可能吧?一个死去十几年的人怎么可能复活?十几年之后尸体早就腐烂了吧?就算上帝也没有这个能力把一个死去十几年的人复活的!”

    莉莉娅道:“阿提拉有一个秘密,任何人不知道这个秘密,他有一柄魔刀,任何人握着这把刀的人都拥有不死之身,就算被杀死,他也可以迅速复活,不过他在结婚那天晚上把这个秘密告诉了我!尽管如此,我依然不得不杀了他,否则我的母亲就要死。我把族中巫师配制的魔药放在了他的酒中,他喝了之后感觉不对,立即拔出了腰间的魔刀准备杀我,魔药还是毒死了他,但是魔刀的魔力也开始起作用,它迅速恢复他的生机,我不得不打断了这个过程,从他手中夺走了他的魔刀,他的复活过程在中途停止,失去了生机!他们要杀死我让我给他陪葬,我求之不得,我爱的人已经死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但没想到他们会把他生前使用过的物品、大量的金银器皿、无数的财宝和许多书籍一起给他陪葬,当然也包括那一柄魔刀,因为除了阿提拉和我之外,没有人知道它的真正作用!它在战场上肆意收割着敌人的生命,再把生命力量反哺给使用它的人,这才造就了战无不胜的阿提拉!当做陪葬品的它被放在棺木中跟阿提拉的尸体在一起,但是阿提拉是被魔药杀死的,魔药的力量一直在他身体内,魔刀无法复活他,但它散发的生命力量却被我这个距离他最近的尸体吸收着,直到几年之后,我突然醒了过来!但我并没有马上走出陵墓,陵墓之中有大量匈奴人从各处掠夺而来的书籍,我看中的是那些书籍之中关于巫术修炼的记载!十年之后,我学完了陵墓书籍中所有巫术,于是我走出陵墓杀了所有我想杀的人,此后我就一直待在死亡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