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320章 鼓舞士气

第1320章 鼓舞士气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143 2020-05-23 00:02:00
推荐阅读: 顺明抗日之铁血纵横穿越在古罗马帝国武林帝国空降抗日突击营
13to.com
WWW.13TO.COM
    尸赵子良对于巫灵子提出用阵图量产僵尸进行征伐之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无论超世俗世界如何争斗,都不影响世俗世界的发展和局势演变,超世俗世界是建立在世俗世界之上的,超世俗世界的各方势力一向都秉承着不在世俗世界的百姓们前面展现大规模争斗场面,因为这种场面一旦展现出来就就会给世俗世界带来恐慌,超世俗世界就再也没有秘密可言,他们也会被妖魔化,因此所有拥有奇异力量的异人们都遵守这样一个原则,这些人的争斗对世间的王朝更替和兴衰也没有什么影响,异人们在世间并非是无敌的,军队中有许多大将都拥有克制他们的力量,一旦这些人插手朝政、想要左右朝局,都会被视为妖人、妖道、妖僧等等异端。

    赵子良真正关心的还是世俗,并且几乎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世俗方面,对于超世俗方面他反而关心的很少。

    大唐和西秦虽然是两个国家,但也是臣属关系,都在赵子良的统治之下,随着西秦国的建立并大规模扩张,消灭了吐蕃、东南半岛诸国、天竺、波斯、大食以及北方诸蛮国,不但使得这些民族和文化与汉文化开始了融合,也使得以上地区的超世俗力量的拥有者们在超世俗力量的研究和学习上开始了交流,这在以前是从未有过的,神秘力量学术之间的交流,让能人异士们对术法和奇异力量的研究范围更加宽阔,互相取长补短,让这种神秘的玄学文化更加灿烂和辉煌,就连赵子良也从中受益良多,一身功力突飞猛进。

    过了年就是公元786年了,刺配军、囚徒军都过了一个难得的春节,不但娱乐节目丰富,就连每日三顿饭都比往常的丰盛了许多。

    正月初六中午,刺配军军营之中,所有将士都拿着饭盒排着队领取饭食,饭食不但有白面馒头包子、还有肉类、鸡蛋、青菜、骨头汤。

    队伍排得长长的,从炊事班传出的食物香味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排队的兵士中有一人闻着这股香味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无不感叹道:“这几天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快活的几天,每天不但大鱼大肉、白面馒头和包子,还能听曲看戏,这日子就会回去也没有啊!”

    身后一人也感叹道:“是啊,想想昨日那些波斯娘们起舞时露肚脐甩肚皮的模样,老子腹内就有一股子邪火上升,就是能看不能碰,这也太吊人胃口了!”

    “谁说不能碰?我可是听说了,上面有意设立一个随军妓营,只要花钱可以在妓营中随便挑选娘们!”

    “真的假的?”周围的兵士们听到这个消息都来劲了,一个个都加入进来讨论,有些人越说越兴奋。

    这时旁边一个冷冷声音传出:“哼,你们一个个头上长得都是猪脑壳!你们也不想想,咱们可都是罪大恶极的囚犯,上面凭什么要给咱们吃好喝好,还让咱们玩女人?这他吗就是断头饭呐,送一些女人过来让咱们玩的目的是什么?是让那些还是童子鸡的家伙们碰了女人脱离童子身,免得死后变成色中恶鬼,懂不?这说明距离出征的日子不远了,一旦上了战场,脑袋就别在裤腰带上了!”

    “吵什么?吵什么?”队官走过来大声呵斥,“你们就是一群棒槌,都这个时候还拎不清,朝廷为何要把你们都弄来操练从军?别说你们都是罪大恶极之徒,就连那些只有几个月刑期的家伙们在整风严打中都有可能被砍掉脑袋,目的就是震慑天下,朝廷能把你们弄来操练从军是给你们一个活命的机会,还给你们一个晋身的机会,只要立下战功,就会被赦免恢复自由身,若是再进一步,立下更多的功劳,就能升官发财,多少人想要得到这样的机会而不可得?都给老子记好了,这几天老老实实听曲看戏,该吃吃,该喝喝,若是没有其他命令和任务,吃饱了就睡,谁也别想着闹事,等开拔之后到了战场上一定要记住有我无敌,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你若不杀死对面的敌人,敌人就会杀死你,你身后的督战队也会毫不留情的杀死你们这些胆小鬼!”

    这些兵士们也都只是随口说说,经过这三年的操练和最近一个多月的长途拉练急行军,所有人都知道军法的苛严,令行禁止可不是说着玩玩的,一旦有违反的情况,不论轻重一律处死,这就等于是断头刀一直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让他们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和松懈。

    此时赵子良带着将校们在军营中巡视,走在士兵们当中看着他们排队打饭、闲聊打屁,巡视中赵子良响起马赫迪手里的骆驼骑兵的事情,他一边走一边问道:“咱们现在有多少可以动用的骑兵?”

    行军司马陈青抱拳说道:“回陛下,刺配军和囚徒军各有一万五千骑,而奴隶军团有一万骑,总共有四万,不过刺配军和囚徒军除了有少量是退役老兵打过仗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实战的经验,想要真正让这两支兵马成熟起来,还需要打几仗才行。只有奴隶军团才是真正的百战之师,可以依仗!”

    赵子良看着一个个兵士们碗里的饭菜,点点头:“伙食还不错,后勤方面官员做得好!对了,这些骑兵当中有重骑兵吗?”

    陈青道:“奴隶军团中有一千重骑兵,刺配军和囚徒军都没有设立重骑兵的战斗编制!”

    重骑兵的花费太高了,一个重骑兵需要两个仆从专门服务,还需要另外两匹马,一匹骑乘、一匹驮装备和补给物资,就算现在国力强盛的西秦也养不起太多的重骑兵,全军十几个军团才一万六千重骑兵。

    赵子良想了想吩咐道:“马赫迪手里有骆驼骑兵的事情想必你们也都知道了,在沙漠戈壁之中作战,骑马骑兵对上骆驼骑兵明显处于劣势,我们现在正在集中训练骆驼骑兵,但这需要时间,所以在骆驼骑兵训练出来可以派上用场之前,我们需要想办法削弱敌人的骆驼骑兵的优势,你们想象办法,在不减少我们骑兵战斗力的情况下尽量给他们减轻负重,提高机动能力!”

    陈青抱拳答应:“是,稍后回去之后臣就与将校官员们商议一下如何给骑兵将士们减轻负担!”

    对于刺配军、囚徒,赵子良在军规军纪中并没有完全照搬西秦军法和唐军军法,而是去掉了这两种军法中的一部分,目的在于释放他们人性中的一些狼****因子,既让他们绝对服从命令,又能够让他们有充分的嗜血性和残忍杀戮的欲望,以此增加战斗力,而这也是他的一个试验,他想看看完全束缚人性的西秦军法与这种能够释放嗜血和杀戮欲望的军法有什么样的区别,区别在哪里。

    公元786年正月十八辰时,早饭已经吃过了,所有人刺配军、囚徒军和奴隶军团的将士们全部集结完毕,所有人都背负行囊、身披铠甲、佩戴刀枪弓弩,全副服装的站在军营空地上。

    随着一声长长的巨吼声:“陛下驾到——全体迎驾——”

    “轰!”的一声,十几万人马全部跪倒,高呼:“万岁!”

    马蹄声从营门外传来,龙卫军将士们护卫着赵子良从耶路撒冷城内来到城外约旦河旁的军营,赵子良身披蓝色披风,身穿金黄色盔甲、头盔上血红的盔缨随着战马的飞奔而上下起伏,战马在点将台旁停下,赵子良跳下战马大步登上点将台,各军大将、副将、监军们早已经在点将台上等候多时,此时也随着所有将士下拜。

    赵子良走到点将台面向台下所有将士抬了抬手,旁边一个将军大吼:“陛下旨意——全体起立!”

    “哗啦!”所有人一同起立,动作极为整齐。

    赵子良心里暗暗认可,毕竟三年多年的操练可不是白练的,他放声说道:“从今以后,从这里开始,你们的命运将在这里发生改变!不可否认,你们来到这里多少受到了一些强迫,但这对于你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个机会!如果你们不是死刑犯或无期徒刑,孤可以让你们在服刑期满后放你们回家,但你们以后的人生将永远背上污点,因为你们是囚徒、甚至是死刑犯!左邻右舍、亲朋好友都将对你们敬而远之、没有人信任你们,没有人敢请你们做工干活,即便有,东家或掌柜也会防贼一样始终防备你们,所有人看着你们的眼神中都包含有怀疑、警惕、害怕,你们将永远被孤立、永远被人瞧不起,甚至找不到婆娘暖被窝、不能成亲生子繁衍后代,没有人愿意把自己清白的黄花大闺女嫁给你们这些身上有污点的人!如果你们是死刑犯或无期徒刑者,你们难道愿意被押送刑场砍掉脑袋或是永远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苟活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