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1068章 震慑诸将

第1068章 震慑诸将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369 2020-05-22 23:40:00
推荐阅读: 空间农女:将军,把持住大秦帝师拈花一笑不负卿首席国士宫女为妃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13to.com
    如果仅仅是武技方面,几个年轻人名列前茅的话,赵子良还觉得比较正常,可是在兵法战策方面的考核中,这几个年轻人也是名列前茅,这就让赵子良感觉有些惊奇了,除非是在这方面特别有天赋的人才能取得如此好的成绩。

    除了范希朝、浑瑊、王子颜等人之外,还有好几个成绩出众的将校都是名将之后,例如张守珪、张守瑜的弟弟张守琦之子张献甫。

    赵子良看完考核成绩和考评,对张贲说道:“这考核成绩和考评先放在本王这里,你安排一个时间,本王和这些将校们再见一见,在他们赴任新的军职之前,本王有些话要跟他们说一说!”

    张贲答应:“是,大王!”

    四月二十八,赵子良在金光门外的军营内与将校们再次会面,人数虽然多,但赵子良对大部分都有印象,尤其对在整训中和考核中表现突出的一些将校比较了解。

    “如今朝廷各军的底层军官和兵士们已经操练完毕了,编制早已经成型,但主要将领、副将、监军等还没有到位,你们这些人即将前往赴任,到新的职位上统兵。十天之内,诸位都会陆续接到任命官文。本王希望你们到任之后克己奉公、把心思都放在军务上,别整天琢磨一些没用的东西。服从命令听指挥、带兵带得好、仗打得好的将军们得到升迁的机会肯定要多得多,功劳是升迁和嘉奖的硬性指标,没有功劳想要升迁和奖赏是不可能,想要混资历,那本王告诉你,趁早走人!平常没有仗打,怎么办?难道让兵马一直闲着?整天混吃等死?不可能!军纪、训练、思想一刻都不能放松,兵器装备等需要维护,战力需要保持和提升,作为统兵将领,你们要多动动脑子,如何在没有战争期间保持和提升军队战力!为何老话总是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常不用功,真到了战场上就的抓瞎,就会被敌人打得丢盔弃甲!军队不是养老的地方、不是过日子的地方、不是混吃等死的地方,只要在军队一天,你就得每时每刻都保持随时玩命的状态!军队就是朝廷的宝剑,宝剑每天都需要护养、打磨、上油才不会生锈、才能保持杀伤力,甚至提升杀伤力,如果你不护养它,不打磨它,不给它上油,它就会生锈,真到了要用它的时候你才发现已经太迟了!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对了,这次考核的第一名是范希朝,才二十二岁!来,范希朝,出来与大伙认识认识,只怕有不少人还不知道第一名竟然是一个才二十二岁的年轻人!”

    一个高大俊朗的年轻游击将军走了出来向赵子良抱拳躬身行礼:“末将范希朝拜见大王、各位将军、大人!”

    赵子良对范希朝颇为欣赏,笑道:“这次你拿了第一名,让很多老将都汗颜啊!”

    范希朝抱拳道:“这都是大王和张将军教导有方。从前末将以为行军打仗无非是只要熟读兵法、敢打敢拼、悍不畏死就行了,可是自从进了将校整训营才知道自己的错得离谱,要想当好一名将军,不是只看几本兵书,不怕死就可以的。原来这里面有很多学问,直到现在,末将依然觉得还意犹未尽,日后末将希望还有机会向大王和张将军请教统兵和行军作战之法!”

    范希朝这个第一名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就他这番感悟就不是其他将校可以说得出来的。

    赵子良点头答应:“好,你有任何疑问随时都可以来找本王,其他人也是一样!”

    说到这里,赵子良翻开考核成绩看一眼,抬头对台下众将校说道:“这次考核中,除了范希朝、浑瑊、王子颜、高崇文等人之外,另外还有几人在战技、马术和骑射方面都名列前茅,分别是李怀光、尚可孤、李光进、李国臣,这几位都出来看本王看看,也让大家伙见见,认识一下!”

    只见四个身高体壮的壮汉披甲戴盔走了出来,这几人虽然在长相上与汉人无异,但身上都有一些小饰品和他们的气质让他们与其他将校有所不同!不错,这几个人都是番将,他们不是汉人,除了尚可孤之外,其他三个李怀光、李光进和李国臣都是被皇帝赐姓李。

    四人一起向赵子良抱拳行礼:“拜见大王!”

    赵子良点头,说道:“你们都是以武艺和勇力见长的将军,本王很久没有跟人动手了,今日看见几位将军后不由有些意动,想与诸位一一比试一番,不知诸位将军可否成全呀?”

    这四人对视一眼,李怀光抱拳道:“末将等早闻大王战技盖世无双,只是一直没机会见识一番,今日能与大王切磋,实在是末将的荣幸!”

    赵子良大笑:“哈哈哈······好,来人,准备战马、兵器!”

    很快有人去牵来战马,取来兵器,李怀光、李光进、尚可孤、李国臣等人纷纷接过自己的兵器翻身上马,其他将校在张贲的指挥下退到四周,中间空出一大片空地,李怀光等人纷纷策马来到空地中间等待。

    赵子良走到点将台,接过战马缰绳翻身上马,两个兵士抬着枣阳槊走过来,赵子良接过打马奔向李怀光等人。

    相距几十步的时候,赵子良勒马停下问道:“几位将军都准备好了吗?待会打起来,本王可不会放水的哦!谁先来?”

    李光进的年纪最轻,他拿着长枪抱拳道:“末将先来,请大王赐教!”

    “好!”赵子良大喝一声,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瞬间冲出去。

    李光进只感觉自己被一股浓烈的杀气锁定,他竟然感觉反应都迟钝了许多,赵子良打马冲过来的速度极快,他立即打马迎上去,他也是厮杀经验极为丰富的战将,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胆怯,否则胆气一失,必败无疑。

    看见赵子良举着马槊刺来,他立即挥动长枪格挡,但赵子良手中刺来的马槊却突然瞬间加快无数倍,李光进只感觉手臂一麻,紧接着胸前遭受了一击重击,整个人就倒飞出去。

    李光进自己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大多数将校也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只看见李光进从马背上倒飞出去,只有少数几个将领也只看见赵子良手中马槊模糊的攻击路线,视线好像是发生了断片一样,这不是视线发生了断片,是赵子良的攻击速度太快了,快得让他们的眼睛肉眼无法接受这么快的影像。

    李怀光、尚可孤和李国臣等三人看得面面相觑,他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见赵子良勒马停下摇头道:“太弱了,太弱了!”

    随即,赵子良用马槊指着李怀光、尚可孤和李国臣三人道:“你们三个一起上吧,一个一个上场撑不了我几招,打得实在太没意思了!李光进,你还能上马吗?若能上马,也跟他们一起过来,你们四个一起来,说不定这样打得还有一点意思!”

    虽然赵子良是摄政王,地位根本不是他们四个可比的,可赵子良这话也太打击了人,李怀光等人心下颇有恼怒,他抱拳道:“那末将等就得罪了,还请大王小心!驾——”

    在李怀光打马冲向赵子良之后,尚可孤、李国臣也相继打马冲向赵子良,赵子良大喝一声:“来得好!”

    手中马槊一摆,双腿猛的一夹马腹,战马窜了出去,李怀光冲过来,手中大刀一招泰山压顶直劈赵子良头顶,赵子良手中马槊向上一戳,只听见“叮”的一声,李怀光的大刀被戳中了重心点,大刀被顶了回去,此时李怀光中门大开,他只觉得眼睛一花,等他再回过神来勒马停下时,身上的头盔和甲胄竟然分作两半从身上跌落下去,再一看自己的内衣和身体各处,却完好无损。李怀光顿时只感觉浑身上下冰凉,冷汗不断冒出来。

    从后面冲上来的尚可孤手中一杆大锤向赵子良的腰部横扫而来,赵子良手中马槊一转,“当”的一声巨响,所有人就看见尚可孤的大锤脱手飞出,并且砸向右后侧的李国臣,李国臣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大锤砸得跌落下马,刚刚上马的李光进正准备打马冲上来,赵子良已经到打马到了他面前,马槊顶在他的胸前护心镜上,把他整个人顶得从马背上倒飞出去,但身体却没能脱离马槊的尖刃,数百将校看得无不大惊失色,纷纷咽了咽口水,这种对力道和速度的精湛掌控到这种程度已经不是人可以做到的了。

    李光进完好无损的被赵子良放在了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回过身来,李怀光、尚可孤、李国臣等人一起走过来,四人同时抱拳单膝下拜齐声道:“大王盖世武功,臣等望尘莫及、心悦诚服!”

    “起来吧!”赵子良抬了抬手,说道:“你们都是以武技、骑术和骑射见长的武将,今日我跟你们比试,是想告诉你们,不要以为自己的勇力非凡、战技无双,就可以不顾朝廷法度和军中禁令!你们都是化外蛮族出身,我大唐帝国拥有博大的胸怀可以容纳你们,允许你们归附朝廷治下,给你们施展武艺、才能的机会,若是你们恩将仇报、忘恩负义,本王有的是手段拿你们问罪!李怀光、尚可孤,你们已经背叛过朝廷一次,若是再有下次,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们,本王绝对不会像皇帝那样容忍你们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其他人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