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351章 漏网

第351章 漏网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394 2020-05-22 22:29:00
推荐阅读: 乱世之王浴血逃兵崛起之新帝国时代重生之我是曹操逆天兽妃:皇叔大人劫个色
13to.com
    当赵子良带着近两千刚刚经历过一场杀戮的唐军骑兵抵达新城城下的时候,城墙上的吐蕃军就知道才派出去不久救援的一千骑兵骑兵只怕是凶多吉少了,否则唐军骑兵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城墙上的吐蕃骑兵顿时心慌慌,他们是骑兵,而且只有一千人,现在却要让他们来守城,他们可是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情,慌乱和惊惧的情绪很快在城头上的吐蕃军中蔓延开来。

    赵子良不担心城内吐蕃军有人去向周边其他州县搬救兵,因为在今天遭遇达扎路恭之前他就已经分别派了数拨人马去封锁通往周边各州县的道路,只要及时拿下新城,周边的吐蕃军再想夺回新城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守住大通河流上的几个渡口,就能阻挡从西南和南方而来的吐蕃军。

    大军抵达新城城下,赵子良抬头看着城头吐蕃军的旗号和城头守军情况,良久挥手下令:“围住东西北三个城门,留下南门!全军退后五里扎营!”

    第二团校尉不解:“将军,不是要保密吗?如果围三厥一,城内一千吐蕃军从南门逃走了怎么办?”

    赵子良笑道:“无妨,我们的目的是夺取新城,在夺下新城的前提下才能考虑其他,既然他们放弃新城,我们得到了新城又何必在乎他们是否逃走?再说,他们想要逃走,必须向南度过大通河,但是现在大通河上的几个渡口已经被我军控制,只要我军及时得到消息,就可以快速杀过去把他们歼灭!”

    青石坪,唐军将士们吃过午饭,经过足够的休息之后在王难得的指挥下开始向青石坪发起进攻,而此时达扎路恭已经重伤昏迷不醒,如果不是及时止血,只怕早就死了。

    巴彦作为达扎路恭在昏迷之前指定的主将,接手了还剩下不到两千人的吐蕃兵,现在这两千吐蕃兵已经是惊弓之鸟。

    唐军一出手就给巴彦来了一个下马威,经过两个小时的试探和观察,王难得终于确定了吐蕃军把粮草藏在青石坪中间的一间房屋内,现在他做的就是要毁坏这批吐蕃人的粮草,让他们无粮可食。

    四台配有轮子的床弩被唐军兵士们给推了出来,推到了距离吐蕃弓箭手的最大射程范围线上,周围有步兵和骑兵保护,防止吐蕃军从青石坪冲出来摧毁床弩。

    “准备——”王难得一声令下。

    四台床弩分别被装上了一根粗大的弩箭,弩箭的箭头部位绑了浸染了油脂的布条,弩箭被操作床弩的唐军兵们用力矩绞索拉到发射状态。

    负责床弩操作指挥的队正向王难得报告:“将军,四台床弩全部准备妥当,随时可以放箭!”

    王难得摆手:“射准一点,开始吧!”

    “诺!”

    四根弩箭分别被火把点燃了箭头,队正用力一挥小旗子:“放——”

    “嗖嗖嗖嗖”连续四声响起,四支弩箭依次射了出去,分别以极快的速度越过青石坪上空,射穿了装满了粮草的房屋的窗户。

    “继续装弩箭!”

    又是连续四支火箭射出去,这些弩箭射得很准,与目标的偏离差距不大,但射入了那房屋之内。

    这时吐蕃军主将巴彦才意识到问题,当即大喊:“长枪兵快救火,快去救火!”

    连续几轮火箭射出去之后,囤房在房子里的粮草被点燃了,此时房屋顶上冒起了浓烟,而一些吐蕃军纷纷拿着小木盆、陶罐跑去河边大水救火,但时间太长,等吐蕃军士兵们打来河水,粮草已经完全烧起来了。

    王难得一看青石坪上的吐蕃军为了救火乱成一锅粥,当即下令步兵发起攻击。

    “第一营进攻——”

    在王难得的命令下,唐军刀盾兵们顶着盾牌提着横刀从三面向青石坪发起了冲锋。

    “杀——”

    吐蕃军更加慌乱,“唐军进攻了,唐军进攻了!”

    巴彦脸色大变,真是偏偏屋漏又逢连夜雨,慌乱之中立即开始指挥:“快,刀盾兵在前面顶住,弓箭手在后面用弓箭压制!”

    这时从唐军骑兵军阵中冲出来几队骑兵,以极快的速度向从步兵冲锋的空隙中冲向青石坪,这些骑兵没有拿兵器,他们一手顶着小圆盾,一手提着一根拴着铁钩的绳索。

    “嗖嗖嗖······”骑士们手中的铁钩被甩出飞到吐蕃军布置的拒马、木栅栏后面,骑士们迅速打马掉头,绳索被拉直,铁钩钩在了拒马和木栅栏上,随着战马向前奔驰,吐蕃兵士们布置在青石坪周边的拒马和木栅栏纷纷被拉倒拉开,而就在这时,顶着盾牌冲过来的唐军步兵们刚好从被拉走的木栅栏处冲上青石坪。

    冲上青石坪之后,唐军兵士们反而不着急了,他们在伙长、队正和旅帅以及校尉们的指挥下迅速排成整齐的阵型顶着盾牌挡住前方射来的箭矢。

    在排好阵型之后,随着校尉一声高喊:“前进——杀!”

    “杀杀杀······”唐军步兵踏着整齐的步伐向吐蕃军逼近,后面的枪兵迅速跟上来,每一个刀盾兵身侧跟着一个长枪兵,而弓箭手则在最后面随时提供远程支援打击。

    与吐蕃军乱糟糟的场面相比,唐军有组织、纪律性墙,兵士们的战术素养很高,他们动作整齐划一,每一步都带着极大的声势。

    两支军队终于相撞了,唐军校尉们大喊:“长枪手,刺——”。

    数百跟长枪统一刺出来,最前面吐蕃军即使有盾牌保护,也有很多人被刺中倒地,还有很多被刺在盾牌上连连后退,这时唐军刀盾手们向前一步顶住对方的刀盾手或长枪兵,用手中横刀磕开刺过来的长枪或大刀,帮助身侧的唐军长枪兵挡住攻击,起到保护长枪兵的作用。

    赵子良之前用骑兵奔射战术已经射杀了大量的吐蕃长枪兵,此时还剩下的吐蕃长枪兵已经不足两百人,人数实在太少,不能对唐军刀盾手进行压制,而吐蕃军弓箭手又被唐军弓箭手压制,双方进行对射,但唐军弓弩的射程要比吐蕃军弓箭射程大得多,处处压制吐蕃弓箭手们。

    吐蕃军已经没有任何地利优势可言,既没有城墙保护,又没有地利高度优势,唐军在兵力、兵种和武器方面都全面压制吐蕃军,吐蕃军的伤亡越来越大,双方的差距不仅体现在武器和防具方面,还体现在军事素质方面。

    面对唐军的整齐劈砍动作、刺杀动作,各行其是、手忙脚乱的吐蕃兵们纷纷被斩杀,吐蕃百夫长、大五百和千夫长们都束手无策。

    高声吼叫的巴彦看着唐军步步紧逼,每踏一步都有许多吐蕃兵倒下,他脸色惨白,嘴唇直哆嗦。完了,顶不住了,巴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昏迷的达扎路恭,他高声命令另外两个千夫长带着剩下的人马挡住唐军的进攻,自己带着十几个兵士迅速向后面一处房屋跑去。

    在巴彦的命令下,两个吐蕃兵用一块门板抬着昏迷的达扎路恭,其他十几个兵士每两人扛着一块门板快速向河边跑去。

    来到河边,巴彦让兵士们把门板放在河面上,用木条钉在一起做成一个个简易的木筏子,他最先把昏迷的达扎路恭抬上木筏。

    “木筏承载不了这么多人,你们全部回去挡住唐军,我会照顾你们的家人!快去!”巴彦大声命令,十个护卫悲愤地转身提着刀剑再次返回青石坪,而巴彦则只带了四个护卫坐上了木筏顺着河水向下游漂流而去。

    “千夫长大人,我们要去哪里?是返回新城吗?”一个护卫心有余悸地问道。

    巴彦摇头道:“新城已经没救了,去了也是送羊入豺狼的嘴里,我们去大通河北岸,向北走,希望能尽快找到郎中医治将军的伤!”

    留在青石坪的吐蕃军最终还是被全歼了,少部分丢下兵器跪地投降,王难得下令把俘虏都抓起来集中看管,并派人寻找达扎路恭。

    战场打扫完毕之后,唐军兵士们依然没有找到达扎路恭,王难得从几个俘虏的嘴里得知达扎路恭已经被巴彦带着几个护卫坐上木筏子从河面上逃走了。

    当日黄昏时分,王难得带着大军押着俘虏赶到了新城城外,进入营地之后和郑三来到赵子良营帐向他报告。

    “将军,末将无能,大军攻上青石坪,歼灭吐蕃军之后没有发现达扎路恭,有俘虏说他中了将军一箭之后重伤昏迷不醒,被手下大将巴彦带着几个护卫用门板做成木筏从河面上逃走了!”

    赵子良闻言忍不住道:“想不到这达扎路恭的命还真大,看来果然非常人!算了,此事也怪不得你,你和将士们先去吃些东西,吃过东西之后再过来议事!”

    “诺!”王难得行礼之后转身离去。

    赵子良又问郑三:“辎重队到了没有?我们现在有什么攻城器械?”

    郑三摇头道:“辎重营还在十里外,不过很快就会到了!由于这次要翻越祁连山山脉,因此我们只带了一些便于携带的床弩的零部件,其他攻城器械一概没有携带,如果要用的话,必须现在就开始打造”。

    赵子良思索良久,摆手道:“算了,打造攻城器械太麻烦,说不定等你们打造完成,新城早就被我们攻破了!来人,传本将军军令,分别从北门和西门外各调三百骑兵加强东门外的兵力”。

    “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