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300章 临阵对决

第300章 临阵对决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299 2020-05-22 22:25:00
推荐阅读: 黑暗主宰篡宋灭元代夏帝国金主抗战之我是传奇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13to.com
    地榜的半决赛和决赛要比的是临阵对敌指挥,上午是半决赛,马璘、南霁云、王思礼和李归仁这四人争夺决赛名额。

    在百姓观众们还没有到场之前,考生们就已经赶到考场,并且在考官的主持下进行了抽签分组,抽签的结果是马璘与李归仁一组,南霁云与王思礼一组,分别进行临阵指挥战阵对决争夺决赛名额。

    在抽签完毕后不久,玄宗和众文武大臣、各国使臣分别来到了看台,赵子良立即带领一干官员迎上去。

    “恭迎陛下!”

    玄宗大马金刀地坐在宝座上抬了抬手:“免礼,平身!”

    “谢陛下!”

    玄宗看向赵子良问道:“赵卿,准备得如何?可以开始了吗?”

    “陛下,随时可以开始!”

    玄宗挥了挥手:“那就开始吧!”

    赵子良对左员外郎点了点头,左员外郎便快步走下校场主持半决赛。

    不久校场上就传来整齐的脚步声,大队兵马从校场两头入口进入,分别由一员穿着甲胄的将领统带,一方各有两千人马,两队兵马相距三百米停了下来,带队的将领分别策马跑了下去,分别由马璘和李归仁接管。

    玄宗问道:“赵卿,说说吧,今日上场的都是谁”。

    赵子良介绍道:“陛下,第一组对决的是马璘和李归仁,马璘今年二十岁,乃是忠烈之后,他的祖父马正会官拜右威卫将军,父亲马晟,为右司御率府兵曹参军,二人都战死边关,李归仁乃河北人氏,自幼拜访名师苦学武艺兵法,虽然是平民出身,但一身武艺少有人能敌。地榜半决赛主要较量临阵指挥能力,双方各有骑兵五百、弓箭兵五百、枪兵五百、刀盾兵五百,共两千人,哪一方指挥的军队战败就算哪一方输!”

    有大臣马上问:“动用朝廷兵马给他们进行对决,必然造成巨大伤亡,赵将军怎可如此草菅人命?”

    赵子良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了那大臣一眼,向玄宗解释道:“陛下,参与对战演演习的将校和兵士们的兵器都是没有开过忍的,兵器上都涂有颜料,砍在谁身上就会有颜料印记,但凡身上又颜料印记的兵士和将校都说明他已经死了,都要自动退出战场,弓箭箭头都是钝头,而且包裹了布包,同样有颜料浸染,射中谁,谁身上就有印记,该士兵也要自动退出!”

    玄宗大笑,点点头:“赵卿思虑周全,如此甚好!那就开始吧?”

    “遵旨!”赵子良行了一礼,当即下令地榜半决赛立即开始。

    此前的地榜考试也考过临阵指挥对决,只不过没有如此之多的兵力,只有两百人,而这半决赛直接增加到两千人,这对于参加半决赛的四个考生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毕竟兵马越多,越是考验将领的统帅能力。

    由于已经考过临阵指挥对决,因此四个考生都对唐军军阵指挥的一些旗语,排兵布阵有所了解,不过考官已经专门给考生委派了旗手和传令兵,因此不需要担心指挥不畅的问题。

    在赵子良的命令下,半决赛第一组对决终于开始了。

    马璘把刀盾兵和长枪兵交叉部署,兵士与兵士之间间隔一米,把弓兵部署在后部,把骑兵呈数列纵队部署在左翼;而李归仁则将刀盾兵部署在前部左侧,枪兵部署在前部右侧,中间空出通道可以供骑兵快速穿过。一半的弓兵部署在枪兵后部,一半的弓兵部署在刀盾兵的后部,骑兵则部署在中后部,骑兵可以随时支援。

    李归仁手下下令发起攻击,“传令,左翼刀盾兵前进!”

    传令兵立即传出李归仁的命令,旗手得令后快速打出旗语,校场的左翼刀盾兵当即踩着整齐的步伐举着刀盾快速前进。

    马璘见状当即下令:“传令,左侧刀盾兵前进!弓兵向左翼移动!”

    军令很快传达下去,双方都是率先出动左边兵力,如此一来,李归仁的刀盾兵攻击马璘的右翼枪兵和刀盾兵,而马璘则用刀盾兵和弓箭兵攻击李归仁右翼的枪兵。

    如此一来,李归仁右翼的枪兵就危险了,毕竟马璘的攻击部队是刀盾兵和枪兵,这两个兵种都克制枪兵。

    几分钟后,双方接触之后,李归仁的枪兵损失颇大,马璘的刀盾兵和枪兵虽然也有一些损失,但损失不大。

    李归仁皱起了眉头,当即下令道:“传令,命令骑兵从敌军中路衔接处突破,攻击敌军后部弓箭兵!”

    “诺!”传令兵答应,随即传达军令。

    隆隆的马蹄声传出,马璘见对方的骑兵从中路杀出,而己方左侧和右侧的兵力错开,衔接处兵力十分薄弱,如果被骑兵冲击必然会崩溃,他当即下令道:“命令左侧枪兵向中部移动,作为挡住对方骑兵进攻的第一道防线,命令右翼枪兵向中部移动作为挡住对方骑兵的第二道防线,弓兵盯着对方骑兵,还要进入射程,立即自由散射!”

    由于中间有足够的运动空间,李归仁的骑兵出击速度很快,马璘的枪兵刚刚才移动到中部还没有来得及布成枪阵就被冲垮,不过好在第二道防线的枪兵在李归仁的骑兵冲过来时已经布成长枪阵。

    如果说步兵之中有什么兵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克制骑兵,那就只有长枪兵了,尽管马璘的长枪兵损失颇大,但总算挡住了李归仁骑兵的冲击,而他的弓兵则在对方骑兵进入射程不断的自由散射,这给李归仁的骑兵造成了很大的伤亡,骑兵失去速度之后,长枪对骑兵的威胁巨大,不断有李归仁的骑兵退出战场。

    马璘松了一口气,他知道是时候发起反击了,当即下令:“传令左翼骑兵发起攻击,绕过敌军右翼枪兵攻击敌军后部弓兵!”

    李归仁的右翼枪兵被马璘的刀盾兵牵制,此前本身就已经损失惨重了,此时哪里又能够分出多余的兵力去拦截马璘的五百骑兵?

    李归仁只能眼睁睁看着马璘的五百骑兵轻易绕过右翼枪兵边缘部位插到己方后部大肆屠杀自己的弓兵部队,五百弓箭兵虽然在李归仁的命令下向马璘的骑兵进行远程打击,但毕竟弓箭兵太过分散,又不是正面直线打击,杀伤力有限。

    双方绞尽脑汁,各用手段,这个战场不大,很直观,而且兵力少,双方都可以很快看见对方的部署,情报方便不需要担心,主要考验的是双方临机决断、排兵布阵的能力。

    马璘与李归仁的较量中,最终马璘以微弱的优势胜出。

    百姓们和绝大部分官员们还是第一次如此直观的看见两军对垒的情形,这让绝大部分观众都大饱眼福,不仅是百姓官员们,就连很多勋贵和皇亲国戚们都是第一次看到两军对垒的情况,这次武举殿试过后,很多勋贵和官员家中们都开始豢养大量家丁把他们训练成军阵模样,然后自己指挥家丁们临阵对决,后来还发展到与其他家中的家丁进行对决,以此形成了一个一个豪门们之间通过指挥家丁对决进行比赛,比赛还有彩头,允许观众观看,从而收取门票。

    当然,此时后话,暂且不提。马璘和李归仁这一组比斗结束之后,就轮到南霁云和王思礼。

    通过赵子良的介绍,玄宗和大臣们才知道南霁云和王思礼的个人信息,南霁云就不说了,他是赵子良引荐进入军中从小兵开始做起的,因功升到了伙长,而王思礼是高句丽人,也是军中校尉。

    由于两人本身都是军中军官,因此对唐军编制、军阵和号令旗语都要比马璘和李归仁熟悉,指挥起来也比他们要得心应手。

    南霁云充分发挥长枪兵克制骑兵的特性,将王思礼的骑兵死死盯住,又用弓兵盯着对方的长枪兵,用骑兵盯住对方的刀盾兵,用刀盾兵对付王思礼的长枪兵。

    这种布置让王思礼处处受到压制,根本无法施展,每每出动,很快就被南霁云压着打,王思礼别提有多憋屈了。

    看台上的玄宗看得直大笑,文武大臣们也看得大呼过瘾。

    玄宗指着场上问道:“赵卿,这王思礼怎么被打着打?这南霁云的兵力部署看似杂乱无章,却总是能够快速出击”。

    赵子良道:“王思礼的临阵指挥能力相比南霁云要差很多,南霁云对兵种的特性十分了解,常常后发而先至,而且他本身是军中之人,对发号施令很熟悉,决断能力很强,如此才能够对军队如臂指使·······”。

    “原来如此!”

    王思礼最终还是输了,而且输了很惨,很郁闷,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就好比两人下象棋,水平不在一个级别上。

    上午的半决赛结束后,玄宗看得赏心悦目,很是高兴,对赵子良说:“赵卿,传朕旨意,下午还有两场吧?”

    赵子良道:“是的,陛下,下午王思礼和李归仁还要争夺第三,最后一场才是南霁云和马璘进行决赛争夺第一名!”

    玄宗高兴地吩咐道:“告诉他们,好好比,发挥他们的全部实力,不论谁赢谁输,朕都有重赏!”

    “遵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