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越 大唐将军烈 第237章 朝堂争锋(2)

第237章 朝堂争锋(2)

大唐将军烈 最后的烟屁股 3865 2020-05-22 22:19:00
推荐阅读: 大唐房二兵魂藏锋原始崛起帝王攻略田园小医女:公子,太腹黑
13to.com
WWW.13TO.COM
    赵子良见皇帝认可了自己的话,心中信心大增,继续说道:“微臣总结了左大人刚才的话,主要有三点:第一,微臣执法太严,以至于让左监门卫下属很多将军、校尉、兵士们怨声载道;第二,因为监曹的成立,让左监门卫下属的将军、校尉和兵士们再也不敢对过往行人的路引、门籍的检查放松,监门校尉和兵士们盘查起来自然要小心仔细,唯恐出错,这也让百姓官员们进出速度变慢,耽搁了时间,夏天有烈日和暴雨,冬天有大雪和寒风;第三,因为要严格执行门籍制度,从而使得监门校尉和守门兵士们在执法上不够灵活,耽误了某些人的公事!

    接下来,微臣为陛下和诸位大人将军们针对这三个问题说出自己的观点和解决的办法。首先说第一问题,左大人说微臣执法太严了,下面的将军、校尉和兵士们怨声载道,我想请问左大人?他们为什么怨声载道?”

    “······”左世宗无言以对,但他很快反应过来,立即道:“不管他们为何怨声载道,赵将军的做法确实引起了许多将军、校尉和军士们的不满,万一赵将军的做法让这些人引发兵变,赵将军吃罪得起吗?”

    赵子良反问一句:“这是左大人该管、该过问的吗?左大人是礼部侍郎,你礼部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一大堆,你不处理你应该做的事情,却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朝廷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就是朝廷有左大人这样的官员,才多生事端,如果每个人都努力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各司其职、各负其责,朝廷就风平浪静了,皇帝陛下也会轻松、悠闲了很多!”

    “你······”

    “赵某来告诉左大人,那些人为何怨声载道!”赵子良打断了左世宗的话,继续说道:“因为臣接陛下旨意建立的监曹损害了他们的利益,让他们过得很不舒坦,加强对门籍制度的执行力度让这些人没有油水可以捞了,让他们每天凌晨卯时就得起来操练了,让他们再也不能向往常一样闲得蛋疼了去青楼、勾栏院里喝花酒了,让他们不能上街调戏良家妇女、欺压善良了,每天因为操练而弄得浑身酸痛不止,所有他们才怨声载道······”

    “扑哧——”有官员听赵子良的言语之间有些搞笑,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隆基听得也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最终还是忍住没有笑出声来。

    赵子良左右看了看,又继续道:“整个中央军十二卫、太子东宫六卫六率、以及禁军中的左右龙武军、左右羽林军、左右神武军、左右千牛卫、左右监门卫,其他各卫我不清楚,但左监门卫的禁军在微臣升任将军之前就已经烂透了!向进出行人、百姓索要入城税、向没有门籍路引之人索要钱财,军纪散漫、城防岗哨和巡逻均已荒废日久,兵士战斗力简直不堪一击,不说其他,某只要从安西边军中抽调十个普通兵士,就可以击垮左监门卫下属一百军士,如果再不整肃军纪、再不出重拳纠正军中不正之风,一旦有重大变故,后果不堪设想!臣既然下手整肃,自然有把握控制局面,今日之事早在微臣意料之中,这等小规模冲突在整肃之中发生在所难免,既然要割除毒瘤,有暂时的疼痛是必然的、流血也是必然的!

    整肃军纪、监察左监门卫下属的将军、校尉和兵士对门籍制度的执行以及军队操练情况的目的何在?就是为了让左监门卫下属军队恢复战斗力,有能力保护皇帝陛下和朝廷的安全,就是为了确保皇帝陛下对军队的绝对指挥权,如果任由左监门卫所属军队的军纪继续散漫下去,让京城各外城门、皇城门和宫城门的守卫形同虚设,只要有人出重金就可以把将军、监门校尉、兵士们收买的话,皇帝陛下还指挥得动军队吗?军队是大唐的军队,是陛下的军队,如果军队拿着朝廷的军饷,却可以被人收买,被人许以重利就可以倒戈,那这还是大唐的军队,还是陛下的军队吗?”

    左世宗忍不住道:“赵将军说得未免有些危言耸听了吧?”

    “危言耸听?”赵子良转身过来,“哼,左大人敢不敢跟赵某打个赌,现在就请陛下下旨巡查京师所有军队,只要有六成军纪严明者,赵某愿意人头落地,反之,左大人你就人头落地!”

    左世宗脸色涨得通红,“你······你这匹夫,谁跟你打这种无聊的赌,陛下·······”。

    “够了!”李隆基当即打断了左世宗的话,涉及到军队的事情,就算身为皇帝也不敢随便处置,他担心左世宗答应跟赵子良赌下去,要是真的调查京师所有军队的话,很可能出大乱子,作为皇帝,他多多少少也略有耳闻,也想过要进行整顿,但这里面牵扯到方方面面,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变乱,这也是他只让赵子良在左监门卫设立监曹,而没有同时在其他各卫同样做出同样处置的原因。

    左世宗被皇帝那眼里的眼神吓了一跳,慌忙退到了一边。

    李隆基又对赵子良说道:“赵卿家,你就事论事继续说,别扯太远!”

    皇帝这么一说,赵子良就明白了,不要把范围扩大到京师其他军队,于是他继续道:“现在微臣就左大人说的第二个问题,因为对门籍制度的执行力度的加强,减慢了行人、百姓和官员们的进出速度,这在刚开始是肯定有影响的,但是随着时间延长,监门校尉和兵士们的经验也会越来越丰富,对真假路引、门籍的也会提高辨认度,检查速度很快就会提高,至于因为减慢了通行速度,让百姓和官员们承受着烈日和暴雨、寒风和大雪,针对这种情况,我们左监门卫府衙决定在各城门处修建一些凉棚和雨棚、以供百姓和官员们乘凉、避雨、避风雪,这笔钱不需要朝廷负担,我们左监门卫府衙会对那些违反门籍规定的人、被抓住的罪犯、携带违禁货物的商人。想要强闯城门的歹人进行罚款,一部分用来修建以上设施,另一部分对有功将士、遵守军纪和勤于操练的兵士进行奖励,以提高他们的积极性!

    左大人说的第三个问题,说我们左监门卫在执行门籍制度过程中太过死板、缺乏灵活,不知变通,让官员们耽误了很多公务。臣想问一下左大人,你出门为何就忘了带门籍?既然你记性不好,为什么不吩咐某人专门提醒你?既然你要出门处理公务,那你为何不考虑周全,其他事情都能记住,连代表你官员等级的鱼符都记得带在身上,为何就记不住要带门籍?你认为这门籍是可有可无吗?如果你带了门籍,什么事都没有,只要你出示门籍,并且你的门籍没有问题,没有人敢故意为难你,如果有人敢故意为难你,你告诉我,我会让这个人为他的愚蠢付出代价!陛下,臣说完了!”

    此时的李隆基还是很勤于政事的,还没有像后来那样怠政,对于赵子良所说的这些很是赞赏,他看了看文武大臣们,问道:“还有谁要弹劾赵子良吗?”

    文武大臣们看李隆基的脸色,哪里还不明白皇帝的心意,此时再站出来找赵子良的麻烦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因此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李隆基看了左世宗一眼,冷哼一声:“不知所谓!”言罢,起身袖子一甩,大步离去。

    高力士当即一声大喊:“退朝——”

    朝臣们纷纷拱手弯腰行礼:“恭送陛下!”

    从宣政殿走出来后,赵子良和陈玄礼正准备结伴回左监门卫府衙,却被后面跑过来的一个太监叫住:“赵将军留步!”

    赵子良闻言转身过来,看见是一个太监,于是拱手道:“不知这位公公叫住某有何事?”

    “陛下口谕,让赵将军前往紫宸殿见驾!”

    得,还得去见皇帝一次,赵子良不得不对陈玄礼道:“陈将军,某先去见陛下,你······”。

    陈玄礼马上道:“那陈某先回去,今日多谢赵将军,中午某在醉仙楼设宴,请赵将军一定要赏光!”

    赵子良点头道:“那行,某也一直想单独跟陈将军喝一次酒!”

    跟着太监来到紫宸殿,赵子良又下拜:“臣参见陛下!”

    “不必多礼,平身吧!”李隆基放下手中的奏折,抬了抬手说道。

    “谢陛下!”赵子良还是把礼节做足了,他可不敢真的不拘礼。

    其实玄宗对于边将都是非常看重,甚至非常宠爱和纵容的,从他对待盖嘉运、王忠嗣、皇甫惟明和日后的安禄山就可以看得出来,安禄山仗着玄宗的宠信,甚至在见驾的时候都不行礼参拜,玄宗也不怪罪,可见他对边将的宠爱到了何种程度。

    李隆基起身挥手让其他人全部退了出去,他走下丹陛,在殿中走了几个来回,停下转身问道:“赵爱卿,你刚才在宣政殿中说京师军队中有超过一半的军队都已经军纪散漫、已经烂了,朕能相信你吗?”

    赵子良拱手道:“陛下,其实陛下如果真想知道实情,应该不难,只要派人暗中查探,很快就可以得到详细情况!前提是派去负责查探的人要绝对可靠。实际上臣说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令人担忧的还有很多问题!”

    李隆基问道:“比如呢?”

    “天下承平日久,无论是官员还是百姓都对危机散失了警惕,全国各地大量的百姓田地被官僚豪门地主兼并成为永业田,朝廷能收到的赋税越来越少,此其一;其二,各地折冲府府兵大量逃亡,很多折冲府几乎无兵可派,而官员们为了政绩,对此欺上瞒下,可以说除了边疆地区,大唐内部极为空虚,一旦有人妄图叛乱,必能势如破竹。臣今日对陛下说这些,是了冒着杀头的风险,还请陛下心中有数,大唐在陛下的治理下已经达到了大唐盛世的顶峰,如果就此下去,必然会盛极而衰,想要延续大唐盛世的繁华,此时最重要的是在陛下威望最盛,权威最重之时对某些制度进行改革,以达到适应历史发展的需求,就算有些人反对,也会因为陛下的威望而不敢妄动,如果再不进行一些改变,五年、十年之后再想改革就晚了!”

    李隆基听了赵子良的话,良久没有出声。赵子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头脑发昏说出这番话出来,这简直是找死的节奏啊!

    大殿内只有赵子良和李隆基两个人呼吸的声音,赵子良甚至都感觉自己的后背被汗水打湿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隆基终于说话:“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臣告退!”赵子良暗地里终于松了一口气,行礼后退出了大殿,快步出宫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