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38章 分道扬镳

第238章 分道扬镳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97 2020-05-12 19:44: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dididia.com

    回到家已经是早上八点钟。

    左天明在洗漱,文洋则是窝在沙发里把玩手机。

    董海不在,车子也不在院子里。荣皓猜到他去了哪里,所以也就没多问。

    左天明吐掉嘴里的漱口水:“皓哥,你大清早去哪了?”

    荣皓笑了笑:“遛狗来着。”

    文洋从里屋走出来:“哥,家里的面条都吃没了,咱们今天吃什么?”

    荣皓塞给他一百块钱:“去小卖部看看,随便买点就行。”

    文洋攥着钱离开,左天明挨着荣皓坐到了台阶上。

    左天明递过来一根烟:“皓哥,从锁龙井出来,我们暂时把赵蕊的尸骨埋在了你家前面那块空地,埋在那也不是个办法,你看该挪到哪里去才好?”

    荣皓吸了口烟,连日来经历了太多事,这件事竟然给忘记了。

    家前面那块空地是自家的玉米地,一旦开春便会翻地,埋在那里显然不合适。若是翻地的时候被挖出来,怕是要引起民众恐慌,势必会掀起不必要的麻烦。

    “暂时先放在那,等忙完手里的事情再考虑,如果文洋当真是赵蕊的亲生儿子,这件事就好办了。”荣皓瞄了一眼左天明,低声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看你大清早的精神不佳啊!”

    左天明挠了挠头:“两天前我接到母亲的电话,父亲在工厂被机器碰了一下,所幸伤的不严重。母亲要我回家,皓哥,我这一回去,怕是就出不来了。唉!”

    左天明家境富裕,祖上几代人都是经营糕点生意,而且品牌有一定的知名度,年收入还算可以。按照父母的意思,他早晚都会回去接过父亲的衣钵,成为糕点工厂的少当家,将来自然会接手所有生意。

    荣皓的侧重点自然在他父亲身上:“叔叔伤到哪里了?”

    “手指被机器碰了一下,我估计没什么问题,应该是小伤。他们肯定想用这件事引我回去,我若是回去,再想出来就难了。”左天明笑着摇了摇头:“我舍不得你们!”

    荣皓默默的吸烟,从进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年起,两人臭味相同形影不离,到了今年已经是第五个年头。

    二人之间的关系早就达到了手足之情,男人们的感情无法用文字去描述。

    毕业之后,左天明找了份婚纱影楼摄影师的工作,二人短暂的分开过。从荣皓工作室成立,荣皓首先想到的就是把左天明拉过来。从那时起,荣皓就处心积虑的用他钟爱的摄影给他找事做,比如第一单生意,湾头村老屋。又比如清水湖,还比如跟曾永超合作直播,左天明都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荣皓也想让他知道,自己拉他过来并非仅仅是因为兄弟情,而是需要他的一席之地。

    当然这些事情都表现不出左天明真正的重要性,自从得到关云兆的探秘人印记之后,荣皓思忖再三,甚至冒着是福还是祸的危险义无反顾的移植到左天明身上,目的自然是让他与自己一样,成为工作室真正意义上的一份子。

    如今移植的探秘人印记激活了,荣皓正等待时间帮他入职成为探秘人,加入工作室。

    不成想所有的努力终将敌不过骨肉亲情,荣皓是个比较叛逆的人,但他不是不孝之人。

    “不管怎么说都得回去看看,后面会发生什么,暂时不要去考虑。”荣皓吸了口烟:“程诺那边,你打算怎么办?”

    “带她回家,可能有她在,我还有出来的可能。”左天明笑了笑:“父母总不至于把我留下的同时还把程诺强行留下不准回家吧?”

    荣皓点点头:“打算什么时候走?”

    “没想好呢!准备跟你说之后再考虑。”

    荣皓想了想:“等董海回来,你跟我出去一趟。”

    整个上午,荣皓心里都空落落的。直到董海开车回来,并且带回了好消息。

    跟荣皓猜测的一样,董海接到荣皓的电话之后直接去了医院。一方面是去看望一下刘老,另一方面自然是因为那块功德碑的碑文。

    “老人家状态不错,还跟我打趣说以前虽然放弃了探秘人排行榜,但总也放不下心里的那份念想,这下好了,少了一条腿,以后也就死了那份心。”董海笑着摇了摇头:“碑文刘叔看过了,这块石碑就是当年陶艺村的功德碑,是当朝皇帝赐的金言,这个陶艺村烧制的东西叫做安乐陶瓷,在那个年代比景德镇的瓷器还要有名气。”

    荣皓嗯了一声,回来的路上他想到这一点,但不敢确定,毕竟陶艺村的落魄是因为疏忽导致皇帝降罪满门抄斩。

    “石碑年代久远,立碑的年代与陶艺村被问罪的年代相差了数十代人,所以立碑的时候正处于陶艺村兴盛的时代。”董海喝了口茶水,继续说道:“功德碑的碑文表明是明仁宗高炽的洪熙年间,这位皇帝你可知道?”

    荣皓想了想,说道:“就是那位体重达到三百斤,走路都需要两人搀扶,仅仅在位一年就病逝的皇帝?”

    董海点了点头:“没错!这位皇帝喜文厌武,特别喜欢陶瓷之类的物件。偶然间拿到了陶艺村的瓷器,被美轮美奂的物件倾倒,爱不释手。加上之前的一件大事,于是下令宫里的陶瓷器皿都要陶艺村供应,也正是从他那一朝开始,陶艺村为宫廷供应了二百多年的瓷器。功德碑上的金言就来自洪熙皇帝,至于功德说的是当年他还未上位之时任监国的职务,时逢靖难之役,他带领一万人成功抵挡了李景龙的五十万大军。这么悬殊的战役能够成功,肯定有小动作。当年他的手下就是用几件陶艺村老一辈留下的压箱底的瓷器收买了李景龙的几个得力干将,碰巧这几个人就是陶艺村的世亲,因此内乱发生。瓷器帮了大忙,这也是他钟爱陶艺村瓷器的一个重要原因。”

    荣皓闻言笑了笑:“几件瓷器能阻挡几十万大军,还真是闻所未闻。”

    董海同样不敢置信:“碑文的图片,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荣皓把早上的无意发现说了一遍,只听的在场三人唏嘘不已。

    渠洪道西侧那片乱坟岗能保存这么多年实属难得,一来是因为民风淳朴不会去动老坟,二来也没人会想到那片荒坟地竟然是当年陶艺村的坟地。当然那地方在山体凹坑角落,不是什么肥美田地,没人去动也就不足为奇了。

    吃过饭后,荣皓开车载着左天明去了一趟市里,在一家百货大楼买了很多东西,各种名贵礼品塞满了车子。

    左天明目瞪口呆,认识了五年,第一次见他花钱这么大手大脚。简单问了下,荣皓说是送礼用。

    先前听荣皓说过年会的各种拉关系,所以左天明也就没有多想。

    把车子塞满,荣皓又去了一趟银行,等到回家天色已经黑了。

    二人刚到家,院子里的一道倩影震惊了左天明。

    左天明拉住那女人的手,惊道:“你怎么来了?”

    程诺甜甜一笑:“皓哥让我来的啊!”

    左天明回头望着正微笑的荣皓,瞬间明白了一切。

    荣皓笑道:“车上的东西都是给叔叔阿姨买的,你直接开车回去。我把程诺叫过来,是怕你再麻烦跑一趟。这样,明天一早你们就可以走了!”

    左天明强压住心里的那一丝情绪波动,皱了皱眉:“你这是赶我走啊!我还没打算着急回去呢!”

    “看你这话说的,叔叔的伤要紧。”荣皓看向文洋:“文洋,饭菜准备的怎么样了?”

    文洋指了指里屋:“酒店那边按照你的要求送到家里来了,你家的桌子还是太小了,菜太多,我把两种菜拼到一个盘子里都差点没放下。”

    荣皓拍了拍左天明的肩膀:“去哪里吃都不如在家里,走吧!”

    客厅内董海还在忙活,饭桌摆的满满当当,看这架势荣皓是让酒店把所有菜系都来了一份。

    左天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是个思维活跃的人,但此时此刻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当每个人脚边都有七八只空酒瓶的时候,文洋嘴里喷着酒气说道:“天明哥,你这次回去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左天明摇了摇头:“不知道!”

    董海说道:“你走了,四人小分队可就只剩下三个了,你这右白虎不在了,团队也就没了灵气。”

    左天明晃了晃手中的酒瓶:“皓哥在根就在,你们俩一个是开锁大师,一个是风水达人,我一拍照的少一个不少多一个不多,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

    “天明!”荣皓冲他摆了摆手:“说这话就没意思了啊!”

    左天明接连灌进去三瓶啤酒,一口菜都没吃,开始出现熏醉的状态。

    “说的就是事实……我一直觉得自己在工作室就是混日子的角色,甚至比不上程诺。”左天明苦哈哈地笑了笑:“除了……除了拍几张照片……我什么忙都帮不上。我早就想说又……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在这儿待着,真不如回家子传父业心里舒服……”

    荣皓闻言大怒,目光投向程诺:“喝个酒也特么闹心,你赶紧带着他给我滚!”

    程诺咬了咬唇儿,董海和文洋也给她使了使眼色,两人同时从座位上站起来掺着如同一摊烂泥的左天明,把他架到车上。

    左天明口中还在喋喋不休:“你让我滚的啊……是你让我滚的……”

    程诺走过来:“皓哥,他心里不舒服……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荣皓笑了笑:“我看了下导航,从这里到诸城差不多有十个小时,你开车注意一点。对了,那海参盒子里我放了七万块钱,是工作室全部家当了,到家之后拿出来给天明。还有……没了没了!你们走吧!”

    程诺用力的点点头:“不管天明回不回来,我回来还是工作室的一员。”

    别克商务缓缓驶出院子,直到汽车的声音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客厅,三个人继续吃喝,但聊天的心情已经没有了。

    文洋是个重感情的人,左天明离开,他心里不好受,一边喝酒一边唉声叹气。

    董海叹了口气:“工作室就那么几个人,嘿!这下可好!”

    董海毕竟年龄摆在那,心智足够成熟,见惯了各种场面,甚至亲身经历过亲人的离世,像这种分道扬镳的事情,已经激不起多少波澜。

    荣皓没有吱声,抱起小狗冒冒,捏碎了一块兔肉喂给它吃。

    桌上的菜再没人动,又空口喝了一个多小时的酒,董海和文洋相继离开,醉醺醺的回了荣皓的卧室。

    荣皓起身,抱着小狗冒冒走出客厅,晃晃悠悠的在院子里转了几圈,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仰望天空,今夜黑的厉害,天上没有往日的繁星点点,就连月亮都黯然无光。

    摸出手机才发现有五个未接电话,来电显示均来自于秦开富。

    自从上次把江梦琦送过来,已经许久没有接到这个胖子的电话。

    电话是九点钟打来的,那时候几人正喝在兴头上,荣皓隐约记得程诺举着手机跟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那时候荣皓没有心思关心其他。

    因为是夜间,直接联系程诺不方便。想必秦开富是先给荣皓来的电话,没人接听之后才打给程诺。

    这家伙打电话过来必然是有新活,荣皓想了想便回拨出去。

    秦开富还没睡,话里话外有些埋怨的味道:“喂!小荣啊!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给小程打电话,她说你们都在一起喝酒呢!让她把电话给你,你也不接!怎么个情况啊?你这是赚钱了,不爱接我的活了呗?”

    荣皓打了个酒嗝:“今天心情不佳,见谅!我现在有时间,有什么活你说吧!”

    秦开富的公鸭嗓子粗犷难听:“事情是这样的,有一个客户是个收藏家,他手里有个东西是一件玲珑瓷碗。”

    荣皓打了个酒隔:“开什么玩笑,我又不是古董商,更不是鉴宝名家,找我有什么用?”

    “你听我说完啊!你今天吃火药了?”秦开富埋怨一声,继续说道:“这件东西是他父亲当年从临城得来的,不慎摔碎了碗盖子,他的意思是想看看能不能弄到一只一模一样的盖子,毕竟少了盖子东西的价值就大打折扣了!据说当年收购的时候店家有许多同样的瓷器只有盖子没有碗,所以盖子应该好弄。你家不就是临城的吗?那边的古玩市场你应该比较熟了,你给打听打听,看能不能买到,人家说了价钱好商量。”

    荣皓苦笑道:“听起来是几十年前的买卖,这种碰运气的活是没人愿意接吧?”

    秦开富有些心虚,没有反驳,只是说道:“这活是困难了一点,但报酬很高啊!你如果能帮忙弄来,拿到手二十万没有问题!”

    报酬确实挺诱人,荣皓想了想便答应下来:“你把图片发给我,有时间我去转转。”

    挂掉电话,微信收到了秦开富发过来的几张图片。

    荣皓将那几张图片一一翻了一遍,当看见玲珑瓷碗底部红印的时候,心里咯噔了一下。

    “安乐”,先前董海转述了刘老翻译的碑文,这东西不就是桃花湖旁边曾经的陶艺村烧制的瓷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