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35章 深夜飙车

第235章 深夜飙车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521 2020-05-12 19:44:00
推荐阅读: 山海藏神录我的女友是只猫问米我的鬼妻找上门超幸运全能玩家
13to.com
WWW.DIDIDIA.COM
    荣皓的话戳中了董海的顾虑,这么多年来栾东不间断的东奔西跑,留在家里的时间极其有限,但无论哪一次都不会像这次一去就是大半年。

    林峰哼哼道:“开什么玩笑?我父亲会出事?再说还有钟老和栾叔叔,他们三人虽不是探秘人总排行榜第一梯队,但论能力,怕是前二十名没有几个对手,现在的排行榜多水啊!”

    钟玥抬头看了三人一眼,小口微启,想说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最后还是默默的端起茶水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这件事总感觉没那么简单,林峰兄弟,他们可是大半年杳无音讯了,如果真的出事了,我们不管不问,未免不是那么回事。”董海皱了皱眉:“要不我们去百棺崖找找看?”

    林峰对董海一直客客气气,叹了口气说道:“百棺崖的具体位置只是一个猜测,连我父亲都不确定到底在哪里。说到底没人能确认血棺材真的是从百棺崖冲出来的,都是猜测,包括百棺崖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探秘人系统有规定,不可涉足省外的地方,你们几个不属于海城人,说句不好听的没有资格在海城地界抢人生意。钟老和栾叔叔没有声张,估计就是因为顾忌这条规定。”

    钟玥终于忍不住吐槽道:“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往哪里去,你不说我不说,谁能知道?你自己的父亲失踪了大半年难道你一点都不担心?万一真的出了事情,如果去的及时,说不定能帮上忙。去的晚了,后悔都来不及!”

    林峰轻蔑的哼了一声:“还是那句话,假如我们说假如啊!假如他们三个真的遇到难题了,连他们都应付不了,就凭我们?能干什么?去送死吗?你嫌自己命长,我可不这么想。再说,你知道百棺崖在哪里?他们可能没去百棺崖也说不定!估计,都是估计,懂吗?”

    “我懒得跟你多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瞅瞅你这样子,站着比人高躺着比人长,一米九几的大个子,自己的父亲竟然都不管不顾,你这是贪生怕死到了什么程度?”

    钟玥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继续说道:“你就是个懦夫!”

    说完看了一眼荣皓:“我回诸城去了,他这个人真没劲,你给我留个电话,我们随时保持联系。”

    二人相互留了电话,钟玥气鼓鼓的离开了林家府邸。

    担心大伯的心情可以理解,包括董海,两人目前的心情大同小异。

    “我们也走吧!”董海起身:“林兄弟,这段时间麻烦你多上上心,百棺崖的位置,尽能力找找看,如果有丁点消息请通知我,我等你电话!”

    离开林家,二人往别墅区大门外的马路走去,董海心情很差,一直低头沉默不言。

    “以前觉得他为人没有问题,不知道这次到底怎么个情况,他肯定知道一些消息,小皓哥,你说他到底要隐瞒什么?”董海心里的火气愤愤难平,傻子都能看出林峰这件事做的不够光明磊落,明明知道一些事情,却躲躲闪闪含糊其辞。

    有句话说的没错,如果连三位老人都应付不了,这四个后生根本无能为力,可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没必要考虑那么多才是。

    如今在系统中还能查到三人的信息,说明三人目前都还健在,可若是不抓住机会,等到三人的信息消失,人若是死了,做什么都来不及。

    荣皓说道:“我觉得林峰不光知道三位老人去了哪里,甚至知道他们目前的处境,有可能还有联系,只是不想说与外人听罢了。当然,这件事或许关乎某些难以想象的利益,既然林峰泰然处之,那就说明三位老人目前没有问题,大可放心。”

    董海叹了口气:“但愿你猜的没错。”

    董海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栾东怎么对他,这个师父在他心中占据相当大的份量。

    连夜赶回黄城,上飞机之前荣皓通知左天明开车去机场接人。

    到达临城飞机场已经是夜里十点钟,左天明早已经等候多时。

    同来的还有文洋,并不是不放心他一人在家会想不开之类,纯粹就是左天明想拉人做伴。这小子根本就是个没心没肺的玩意儿,在他看来不管是关云兆还是赵蕊,即便是生身父母,也没有任何亲情可言,毕竟连面都没见过。

    文洋笑问道:“哥,那个什么会开的怎么样?”

    “三天当一天过,那日子适合你,我这种急性子,真的受不了。”想起三天来的压抑荣皓就觉得憋闷非常,要不是有小插曲调剂,真的是毫无趣味可言。

    左天明嘴里叼着根烟,双手把在方向盘上,聚精会神的开车,笑了笑:“总会有重点吧?”

    董海此时也来了兴趣:“这几天净忙着找人了,开会到底说的什么,说来听听。”

    荣皓把新政改革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不算很全面,但也没有多少纰漏。

    “可以啊!”董海拍了拍大腿:“基金会高层这是铁了心要把系统做大做强,觉悟有进步,值得表扬!这么搞可是会得罪一大部分人,特别是那些大佬级别的探秘人,肯定肺都气炸了。”

    对系统新人来说,这次推出的新政是极大的利好,有助于个人的发展前景,让人看到了诸多希望。

    但对系统老人们来说,基金会就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了,特别是猎灵组织被强制取缔,不知道会让多少人丢了太多的金钱利益。

    猎灵组织存在了几十年,以往系统高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因为猎灵组织每年都会有税费上交,那是一笔巨大的费用。

    但如今基金会已经不再是差钱的主儿,连网页版本的系统广告费都不再看到眼里,用干净利落的APP代替网页,财大气粗可见一斑。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基金会控制系统,本就是利益当先。当某些东西不再重要的时候,便会毫不迟疑的丢弃。就像猎灵组织这种遭人唾弃的存在,成为牺牲品是必然的。

    基金会最大的收益来自于地下宝藏,想要找到宝藏就需要有人以身犯险。猎灵组织的买卖垄断了市场的同时也让更多人变得懒惰,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用钱收购阴灵度化了换取积分,而后等级提升从而拿到更多的系统福利。

    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基金会非但没有收益,可能还会赔个底朝天。所以,猎灵组织的被取缔不是没有原因的。

    如果说肃清猎灵组织是为了还系统一个干净,倒不如说猎灵组织阻碍了基金会的利益,说到底猎灵组织是为了利益而生,同样也是利益的牺牲品。

    “随随便便抛出来一百个亿啊!我的乖乖!真特么有钱。”文洋听了半天好像就只听到了钱。

    董海笑道:“每次有人把发现的地方上报系统,上面会派人下来把那地方翻个底朝天,隐藏的好东西数不胜数。像那些古董啊!都流到市场去了。发现的法器,系统高层会在系统内部拍卖,这些年,基金会以人养人,可以说赚了个盆满钵满。”

    左天明自嘲道:“说来说去,我们还是给人打工罢了!”

    董海摇了摇头:“还真就不是这么个意思!只能说是相互利用。就这么说吧!盗墓人可是违法行为,被抓住是要坐牢的。其实我们跟盗墓贼的性质也差不多,不同的地方在于我们有人罩着!基金会关系网有多么强大我们根本就想象不出,反正我们跟盗墓贼干的勾当大同小异,但不会有人过问,就算真的被警察抓到,上报系统,上面会派人下来领人。”

    荣皓一边听几人的谈话一边望着车窗外的夜色,从机场附近的繁华街区逐渐进入乡镇小道,夜里的乡镇道路空荡荡的,时不时会遇到一辆对向开过来的车子,同方向的车辆不是没有,只是左天明开车的速度够快,难得有这种驰骋的快感。

    “呼”

    后方有辆车呼啸而过,那速度简直就跟飞一样。

    “卧槽!”左天明爆了粗口:“开这么快,这是要赶着投胎去啊?”

    荣皓望着前方逐渐远去的汽车尾灯,沉声说道:“天明,弄他!”

    左天明哈哈一笑,油门踩到底,车子速度达到最高时速,像是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文洋瞬间脸色惨白:“哥……你们……搞什么飞机?”

    董海脸色正了正,想说什么终于还是没有吱声,他今天心情不算好,飞速狂奔的车子让他感到无比畅快。

    “开一辆跑车了不起?”左天明手脚并用,眼睛瞪的老大,望着前方越来越近的红色跑车,心中愤愤然。

    左天明的驾驶技术荣皓信得过,再说乡镇小路光线还可以,这个点已经没有什么车子,况且这条路本来就属于低配版的快速路,是单行道,不存在有车辆突然从岔路跑出来的可能。

    红色跑车似乎有所忌惮,车速显然没有达到最快,否则荣皓这辆别克商务跑废了轮胎也不可能追的上。

    这个点出来兜风的一准是某个富二代公子哥,车上大概率会坐着一位美女。

    左天明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棒打鸳鸯强抢豪夺欺男霸女,特别是欺负欺负富二代。这点小兴趣荣皓非常清楚,当然今非昔比,有程诺,荣皓就不会允许他做些出格的事情。

    当然,帮前面那位公子哥的老爹教育教育他别拿生命开玩笑也不算坏事。

    别克商务一路狂奔,追出去足足十公里才将其超越。

    左天明逼停了红色超跑,两辆车停在路边,对方下车准备理论一番。

    果不其然从驾驶室下来的是一位身着名牌打扮时髦的公子哥,而后副驾驶走出一位长相出众的年轻姑娘,衣着随意,身材纤瘦却韵味十足,装束更是极其妖艳。

    公子哥气势十足:“你谁啊?挡我的车干什么?”

    荣皓叮嘱道:“天明,意思意思得了,别动手。”

    左天明从车上下来,瞥了一眼那位美女,不害臊的冲人家眨了眨眼睛。

    势利眼的女人压根不会把左天明看在眼里,甚至不屑与之对视。

    “行啊!”公子哥恼羞成怒,不过很清楚自己不是左天明的对手,没有难听的言论,只是摸出手机打亮屏幕,看起来是准备打电话叫人。

    左天明哈哈笑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小子有点意思,既然是个有意思的人,不如做点有意思的事,反正半夜也没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意思的?”公子哥火冒三丈:“有种你别走,你想玩什么,我陪你玩到底。”

    “是个爷们就别叫人,一有事儿就喊人,旁边这位美女都替你臊的慌。”左天明撇头盯着那姑娘:“是吧美女!”

    女人有点慌了,这里远离市区,看起来对方还是个硬茬,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再说那辆别克商务明显还有人没有下车。

    如果对方想做点什么,在这条路的旁边就是空旷的庄稼地,简直就是最好的作案现场。

    “你想多了吧?”左天明笑了笑:“没人想把你怎么样,再说哥哥可是个挑食的人,有两种女人哥哥不碰,一是要给钱的,二是急着去投胎的,可惜你两种都占了,白瞎了这么好的身段这么高的颜值。”

    年轻女人原本想说你算个什么东西,但突然脸色就变了:“你什么意思啊?谁赶着去投胎了?”

    左天明怒道:“不着急投胎,你们开这么快干什么?刚才超我车的时候我可是看的清清楚楚,擦着车屁股就过去了,距离连一指都不到!要是再差那么一点点,我们都得玩完!你们死不死的跟我没关系,哥哥还没活够!”

    原来是为了这事,公子哥停止打电话的动作,说话的语气也缓和许多:“刚才也是意气用事,一辆破面包超我车,我气不过就追了上来,没成想那辆车车速快的惊人,追了半天愣是没追上,我还纳闷破面包车比我这跑车跑的还快?”

    听到这话,荣皓和董海都从车上走了下来,文洋紧随其后下车。

    公子哥吓坏了:“你们要干什么?我可是……”

    荣皓打断他的话:“我管你是什么人!我要看一下行车记录仪!”

    公子哥没敢拒绝,打开车门任由几人凑过去。

    看过行车记录之后,那公子哥和妖艳姑娘登时吓得脸色惨白。

    原来苦苦追赶的面包车是一辆纸扎车,那纸糊的车子上有好多黑影,似乎坐满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