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33章 以牙还牙

第233章 以牙还牙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535 2020-05-12 19:44: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www.13to.com
塞读网
    原本想年会之后直接回临城,现在看起来计划不得不改变。

    本次年会过后,有人欢喜有人忧,费尽心思名次也上不去的人终于迎来了梦寐以求的东西,而那些久居高位的老人则被强制性退休。

    有一部分人或许会因为失去诸多福利而惆怅,但另一部分人应该会有解脱的感觉。

    特别是年过古稀的老人,一辈子都在为了排名被人赶超而提心吊胆,退休不失为解脱的方式,退居幕后颐养天年才是属于他们本该有的生活。

    本次年会让荣皓倍感欣慰,系统的运营正在向一个良好的方向发展,最重要的一点莫过于取缔了猎灵组织,如此一来便没有类似于作弊的行为,所有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不久之后,英才还是庸才,一目了然。

    当然系统新政并不会因为政策的变动而立马见效,毕竟总排行的积分没有改变,用任何方式获得的积分依然存在。

    年会结束已经是午饭时间,按照惯例所有人都将参加接下来的酒会。

    四季花园酒店一楼大厅内不再是大排档的摆设,一百多张做工考究的旋转木桌摆放的井井有条,十人一桌,场面宏大壮观。

    座次依旧是按照名次,随着众人一一落座,酒菜开始上席。

    荣皓这边空着三个位置,那三个家伙目前还在接受审讯,从张涛受伤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也不知道内勤到底能审出什么来。

    因为有空座,所以青芒的那位年轻姑娘刻意远离荣皓,看起来这两天荣皓让她深恶痛绝。

    酒会没有多少讲究,一切随意。

    你要愿意给大人物敬酒那就到处跑跑,没那心思也没人会跟你过不去。

    荣皓左右看了看,端着酒杯挪了两个位置,在那姑娘旁边坐定,举起酒杯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便碰了碰女孩的杯子,咳嗽一声:“庆祝年会圆满成功,干杯!”

    一口喝干了杯中酒,酒杯倒扣,在那姑娘面前晃了晃:“我干了,你随意!”

    女孩鄙夷的望了他一眼,叹了口气没有吱声。

    荣皓咳嗽一声,右手搭起帐篷小声说道:“我跟你说个事儿,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女孩依旧没有吱声,自顾自的吃菜,眼睛压根就没有多看一眼。

    荣皓小声道:“关于张涛的事情!我知道是谁干的!”

    “谁啊?”

    女孩终于抬起眼睛看了荣皓一眼,鄙夷淡化许多。

    荣皓倒满一杯酒:“我这人一切向钱看,嗯!跟你们张杰的做事风格差不多,想知道?等价交换!”

    “你想要什么?”女孩瞥了一眼四周,似乎没人有心思注意二人的窃窃私语。

    荣皓上下打量了女孩一遍,砸吧砸吧嘴:“好像除了一副好身材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

    女孩哼了一声:“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要真的知道是谁要谋害我叔叔,钱不是问题。”

    “你叔叔?”荣皓瞥了她一眼:“张涛是你叔叔啊?”

    女孩没好气道:“我堂叔,怎么了?”

    “能不能心平气和的说话,一句比一句冲,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女孩深吸一口气:“可以!”

    荣皓摸了摸下巴,寻思半晌,说道:“我工作室缺人,这样,你来我这边入职,你想知道的事情我自然会告诉你。”

    女孩秀眉微蹙,似乎意识到荣皓是故意捉弄自己,想说什么,但轻启朱唇又重新闭上。

    “我这人正经起来没有人会比我更正经,说话可不是儿戏,这样,你自己考虑清楚。再说反正你们也是在偷摸盯着我,既然这么喜欢我,我给你正大光明的机会天天跟着我,有什么不好?”

    荣皓说着话往自己最初的位置挪步:“好好考虑考虑,机会可不是常有的。”

    一千二百人在厅内的大聚会异常嘈杂,同桌的几位除了林峰比较淡定以及钟玥表现的跟自己无关紧要之外,其他人都沉默不言。

    这次的年会对他们的打击很大,新政摆明了要他们以身涉险而不是猫在安乐窝开挂,当然你可以继续当你的公子少爷,但下次的年会还有没有资格参加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既然想在这一行有所作为,那就少不了摸爬滚打。那两位帅气逼人的年轻公子哥落寞惆怅,将来如何应对是摆在他们面前的巨大难题。

    荣皓也知道新政并不会过多影响这些人,他们身后有久经沙场的老油子,只要那些人愿意吃点暗亏带带这帮后生,他们依然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当然,前提是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这一行竞争如此激烈,能把自己即将到嘴的肉分给别人,太难了。

    钟玥晃了晃荣皓的胳膊:“喂!你这一杯接着一杯,不会醉吗?”

    荣皓灌下最后一杯酒,打了个酒隔:“我自己有数,你慢慢吃,我回去睡觉。”

    从坐下到离开,大约十五分钟,跟两个女人各自聊了几句话,其他时间都在喝酒,荣皓喝了三杯四斤的原浆,起身离开的时候感觉头有些晕乎。

    原以为下午就可以离开,现在倒好,很可能还要等上三天。

    荣皓不相信内勤能查出什么线索,所以多待三天肯定没跑。

    既然无所事事,倒不如喝的迷糊好去睡觉。

    顺着走廊往总部的住处走,荣皓意识到有人在身后跟随。他没有回头去看,装作喝多了什么都不知道。

    一路上踉踉跄跄,不得不说不掺假的原浆啤酒还真的劲大,后劲更是惊人。

    越往前走越觉得眼前雪花飞舞,荣皓用仅存的意识找到604套房,打开门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

    头晕目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荣皓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酒劲再大也不至于这个样子。算不上醉酒,只是整个人昏昏沉沉,大脑还算清醒。

    “被人算计了?”荣皓心中疑惑:“不能啊!在这地方难不成还有毒药?”

    正费解之时,他听到房门锁柄转动的声音。

    荣皓假装醉生梦死,张开嘴哼唧哼唧,一副醉汉的样子。

    很快一道倩影翩然而至,一股沁人肺腑的香气向他慢慢靠拢。

    两天来这香气荣皓极为熟悉,脑袋一动,心说这不是青芒那对小情侣中的年轻姑娘吗?

    女人像蛇一样爬到了床上,软绵绵的身子慢慢贴近荣皓。

    香气越来越浓郁,闭着眼睛的荣皓能感觉到来自对方吐气的芬芳。

    要说这女人要身材有身材,模样也是极其俊俏,即便身上的香气也足够让人浮想联翩,但对方究竟要做什么荣皓竟然猜测不出。

    平日里她很是高冷,被自己敲诈两次怕是要恨之入骨,杀了自己的心思都有,难不成吃错药要放任自己随波逐流?

    荣皓没有吱声,尽量压住所有男人都会悸动的心思,眼睛眯成一条缝,瞧见那女人正跪坐在自己旁边开始脱衣服。

    荣皓暗暗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他很清楚这不是大白天在做梦。

    女人的衣服一件一件飘在床尾,然后荣皓就发现对方开始对自己的衣服下手。

    他自然没有出声,任由对方摆布。

    不多时,上衣和裤子已经被扔在一旁。

    等待接下来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对方竟然没了动静!

    荣皓再次眯起眼睛,当时就气炸了肺。

    就见那女人拿着手机拍照,以荣皓为参照物,女人在荣皓身边摆出各种姿势,另一只手不停的按着拍摄键。

    荣皓一把抢过对方的手机,顺势用被子捆住了她的手脚,这一番操作干净利索,仅仅花费了一分钟的时间。

    “干嘛呢?”荣皓压住心里的火气:“您这是想报复啊?不惜把自己搭进来,划得来吗?”

    “你把手机还给我!”女人又羞又怒,奈何双手已经被缚住。

    她没想到荣皓这么快就醒了,简直匪夷所思。

    荣皓翻着图片,然后一张一张删除,等到确认一张都没有留下之后,把手机丢了过去。

    “你是用的扑尔敏吧?不过你可能不知道我对那药有抵抗力,当时会有点昏昏沉沉的意思,但很快就会失效。我说你怎么想的啊?”荣皓点上根烟,吸了一口继续说道:“想陷害我啊?拍照片要挟我?让我拿你的小视频跟你对换?我要不愿意你会怎么做?把图片发给我女朋友?”

    荣皓瞥了一眼被捆住手脚的女人,此时的她羞愧难当,怕是做这件事之前也是考虑了很久,最后就豁出去了,没成想还失算了。

    荣皓呵呵一笑:“但是我也没有女朋友啊?”

    女人羞愤道:“那位漂亮的女警察,不就是你女朋友吗?”

    “还真不是!人家长得漂亮家里还有钱,还是堂堂刑侦队副队长,我这样的小屌丝可高攀不起。我就说你们业务能力差的远,事实胜于雄辩。”荣皓吧嗒吧嗒的吸着烟,走过去解开束缚:“算你走运,遇到别人,你今天就得吃哑巴亏。”

    女人慌忙抓过衣服匆匆忙忙的套上,埋头就要往外走。

    “站住!反正也没什么事做,不如聊聊!”

    姑娘停下脚步,抿了抿唇:“那你先把衣服穿好。”

    荣皓笑着穿上衣服,指了指房间里的椅子:“坐下吧!”

    姑娘很不自在的坐下,眼睛都不敢与荣皓对视。

    “我有一件事始终不明白,你们盯着我做什么?我这里是有金山还是银山?一个小小的工作室,值得你们挂念?”

    姑娘想了想,说道:“你想知道答案?那好!录像和图片拿来,我们等价交换!”

    荣皓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说的都是玩笑话。”

    听他这么说,女孩半信半疑:“当真?”

    荣皓摊了摊手:“我要是那种人,今天你觉得你还能怎么进来的怎么出去?”

    女孩吐了口气,脸上的冷漠逐渐舒展:“好吧!暂且信你一次。青芒盯着你是我二叔张杰的意思,因为三张鹿皮地图就是你们发现的,他觉得小小的工作室不同于一般的新人,想知道你们有什么特殊手段。而且从视频上我二叔不经意间发现了你们在夯土大院找到的东西,那是什么他没有看清楚,不过能猜测出是个好东西,很可能是一件法器。”

    荣皓点了点头,降龙木木剑从发现之后他一直小心谨慎,看来百密难免一疏,或许在某个时候出现在了赵明杰的镜头里面,从而被张杰发现了。

    也幸亏没有被张杰认出,否则他绝对能来硬抢。一件道家法器的价值无限大,那是可遇不可求的宝贝。

    女孩理了理头发,安静的时候还是有些淑女范:“二叔用了不少办法也没找到那东西,后来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了。其实我俩盯梢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每天报告你们的行踪,但你们工作室关门歇业的时候比较多,这些天,你们歇业了两次,说实话我都感到困惑。”

    由于特殊原因,荣皓工作室近期确实频频关门歇业,程诺往往在家里办公,这件事确实有些滑稽。

    “接下来准备怎么办?你也看到了,我们几个累死累活还不是租个小门头,甚至连吃饭都是问题。有件事我必须要澄清一下,张杰被抓不是我一手操控,他是点背自己撞在枪口上了,信不信由你。再说,我也没那能力跟青芒抗衡不是?况且,我跟张杰什么仇什么恨?要把他送到特战队的手里?”

    荣皓吸了口烟,说完这些总算心里舒服一些,这些天被堵在心口很有活活憋死的感觉。

    这件事特战队硬要扣在自己头上,荣皓坚决不能妥协。

    说出来,对方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情,不过接下来该怎么躲还是得躲,抛头露面那是自寻死路。像青芒这种没有人性的组织,宁愿错杀一百也绝对不会放过一个。

    姑娘眨巴眨巴眼睛:“还有呢?你不是说知道是谁要害我张涛叔叔?”

    荣皓笑道:“这件事不能说啊!说出来可是会触了大人物的眉头,那样的话我会死的很惨!青芒跟他们比起来,那就好比猫和老虎,我又不是傻子,老虎和猫,该惹哪一个还是知道的。”

    姑娘哼了一声,起身便走。

    荣皓轻声道:“喂!回头跟张涛说说,可别错怪了好人!”

    房门关闭,荣皓笑了笑,养猪的生活简直丰富多彩啊!真是什么鸟事都能遇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