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31章 嫌我不够惨

第231章 嫌我不够惨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50 2020-05-12 19:44: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等了两天,终于等到第三天的年度总会,探秘人系统称之为誓师大会,依旧在总部的议事厅举行。

    大清早,荣皓就发现一辆又一辆豪车赶赴现场,其中不乏全球限量版的名牌豪车,而从车上下来的人无不神采奕奕气度不凡。

    这些人是系统中顶尖的人物,大多上了岁数,年轻点的也得五十多岁,无一例外都是焦点人物。

    猫在窗户后面往外看,荣皓被大场面震惊,前来接待的不仅有大量系统工作人员,更多的是提前赶到的一千多名有资格参加年会的探秘人。

    接近一千五百人的阵势极其浩大,每一位在助理陪同下下车时都是满面春风,对着众人挥手致意,很有些视察领导的风范。

    “怪不得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这阵仗比一线明星出场还要有声势!”

    荣皓感叹着这些人至高无上的待遇,禁不住调换位置想象一番,将来自己若能成为其中一员,简直妙不可言。

    不过想归想,荣皓并没有打算下楼加入迎接的队伍,正观望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缓缓驶入停车场。

    荣皓的目光被这辆车吸引,从车牌首位字母来看来自临城。落地至少一千万的豪车今天见得不少,但这辆车驶入停车场之后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通过人群之间的通道一直开到总部正门方才停下。

    此时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荣皓回头望去,自己房间的门是从里面反锁的,外面的人即便有钥匙也根本打不开。

    就见门开之后,赵明杰走了进来。

    看见是他,荣皓便不再多想。特战队的二号人物,打开一扇反锁的门自然问题不大。

    赵明杰关上门走过来,没有解释自己为何不请自来,而是在荣皓身旁站住,瞄了一眼被众星捧月的劳斯莱斯,说道:“这是张涛的车。”

    说实话荣皓没有见过张涛,即便对方站在自己面前恐怕都认不出他的身份。

    荣皓递给他一根烟:“别人都是停在停车场,这家伙直接开到大门口,这是怎么个意思?”

    “探秘人前二十名有这待遇,不过前十名不会走地上,走的是地下停车场,来去都不会出现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相比较那些人,张涛还是有差距。”赵明杰没有点烟,香烟往手心磕了磕,继续说道:“张涛为人爱出风头,我估计就算他将来进入前十名也未必会静悄悄的走地下停车场。”

    想起孟宇先前说起张涛,荣皓问道:“之前听说张涛总排行在前三十,难道是前二十?”

    赵明杰笑道:“这次年会之后,会升到前十五名,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人家心里有数,要不然也不敢走这前二十名的路。”

    此次年会系统会颁布大动作,但具体到什么程度荣皓并不清楚,此时突然觉得除了自己之外好像很多人都晓得内部消息,这到底是系统散播出去的还是他们内部都有人?如果是后者,自己还真是脱了鞋都未必能追的上他们的脚步。

    想问详细点的内幕,赵明杰似乎明白荣皓有话要说,摆了摆手:“有问题等年会开始就都会知道了,没必要急于一时。”

    劳斯莱斯副驾驶下来一个人,恭恭敬敬的走到后车门位置,这个人荣皓竟然觉得眼熟,想了想终于辨认而出。

    这人就是之前跟那对小情侣在饭店共进晚餐的年轻人,后来荣皓三人也是跟着他到达酒吧才发现了张涛的行踪。

    先前董海说这家伙在青芒的身份显赫,没想到竟然是张涛身边的红人。

    劳斯莱斯右侧后车门打开,年轻人弯腰屈膝面带微笑,一只手护住车门顶端,另一只手则是摆出一个请的动作。

    张涛慢慢悠悠的迈出一条腿,荣皓眼睛不离即将下车的家伙,想看看被无数人望而生畏的张涛到底长着什么样子。

    没成想那人的右脚刚刚落地,连一半身子都还没探出车外,荣皓身旁的赵明杰突然出手了。

    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眼睛微眯,手一挥,匕首带着风声斜刺了出去。

    荣皓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下方惊呼连连,再看时,张涛的腿上多了一把扎入的匕首,鲜血已经染红了西服长裤。

    从六楼扔下去一把手掌长度的匕首,竟然不偏不斜正中张涛的腿上,这样的高度还有这般精准度,赵明杰的飞刀功夫简直吓人。

    等到回过味来,荣皓这才想到问题的严重性,可四处找人的时候发现赵明杰已经离开了房间!

    “这尼玛岂不是有意陷害老子?还嫌我不够惨?”

    荣皓大惊失色,再看时,劳斯莱斯车门关闭,起步迅速开走,而楼下围拢的一圈人也跑的差不多了。

    出现了突发状况,所有人都懵圈了,没人会想到在探秘人总部地界竟然有人胆敢行凶伤人。

    望着楼下乱作一团,再看看空荡荡的房间,荣皓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跑路。

    可走廊内数不清的摄像头会记录下所有的行踪,无论往哪里躲都是徒劳。

    小心再小心最终还是着了特战队的道,荣皓在心里慰问了赵明杰祖宗十八代,却更加慌乱不知所措。

    荣皓这两天见识过总部的安保人员,大家称之为内勤,从他们结实的身板能猜测出应该都是退役军人,这些人有些手段,办事效率绝对不容小觑。

    离九点的誓师大会还有一个小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显然打乱了最初的计划。

    张涛腿部受伤,目前应该在赶赴医院的路上,大概率无法参加接下来的年会,荣皓甚至认为年会或许会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而推迟举行。

    思忖再三,荣皓最终决定留在房间,到处跑更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十几分钟后,他听到乱糟糟的脚步声出现在六楼的走廊,而604套房的大门也传来门锁开启的声音,待到自己的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荣皓定睛一看,来人身着内勤装扮,竟然还是赵明杰!

    “你……”

    荣皓看见他就怒火中烧,正要兴师问罪,却见赵明杰扔进来一套衣服:“穿上,跟我走!”

    荣皓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怎么个意思,没有时间多问,三下五除二把衣服套上,等带上帽子,往镜子里一看,换了一张皮还真的变了模样。

    跟在赵明杰身后往外走,走廊内到处都是查房的内勤,二人并没有被人过多注意,于是干脆混了进去。

    赵明杰与其他内勤相对轻松的交流,似乎还都是熟人,那些人说话客客气气毕恭毕敬,这让荣皓更加觉得不可思议。

    一通忙碌过后,每一层留在房间里的人都被带去了一个统一的大房间接受审讯。

    内勤工作完毕,赵明杰拉了一把荣皓,二人乘电梯下一楼,在一楼卫生间荣皓脱掉内勤衣物,在赵明杰的安排下混进了暂时失去自由的一千多名迎接队伍之中。

    到这时候,荣皓才觉得一颗跳动的心总算安稳下来。

    他算是明白了其中的隐情,赵明杰应该本身就是内勤的一员,利用职务之便帮助荣皓开脱。

    不过事儿是赵明杰做的,所以荣皓没有感激之情,况且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赵明杰这番操作究竟是想做什么。

    所有可疑人员被收押,其他人在一楼大堂站了能有十几分钟,一名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从人群后方走了过来。

    走到人群最前面,中年男子扶了扶金边眼镜,朗声说道:“暂时都回自己房间,誓师大会还是九点举行,地点是议事厅,来晚了关门不候,请准时参加。”

    有一部分人等电梯,大部分人选择走楼梯上楼,荣皓跟在人群后面步入楼梯间,往六楼走去。

    “匕首是从楼上下来的,到底是几楼还真不好估计!”

    “下面几楼估计没人有那胆量,离正门太近了,躲不过摄像头的。上面的楼层就算有人暗算,可这么高的距离怎么可能一击必中?”

    “我觉得这事儿还是张涛自己倒霉,没准那匕首是自己掉下来的。”

    身旁众人议论纷纷,荣皓故作镇定,但还是禁不住手心里攥出冷汗。

    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是总部无法容忍的,凶手一旦被找出来,探秘人的资格百分百会被取消,如果移交警方可能还有条活路,不过可能性不大。大概率是内勤自行处理,在这里把人秘密弄死都没问题。

    惴惴不安的回到自己房间,荣皓等了半天,本以为赵明杰会来跟自己解释清楚,可等到最后,敲门的还是钟玥。

    钟玥敲了两下门,低声道:“八点五十分了,该下去了!”

    荣皓这才意识到由于心里紧张竟然忘记了看时间,议事厅九点准时关门,方才那发言人也说了,迟到不候,去晚了可就进不去了。

    与钟玥到达一楼,荣皓发现赵明杰还在内勤队伍之中,与其他人不同的地方也比较明显,他的肩章表明他的身份似乎还是个小领导。

    赵明杰望着荣皓笑了笑,随后把目光移开,望向黑压压聚拢过来的人群。

    虽然不喜欢赵明杰这个人,但荣皓无比确信这件事他会做的密不透风。身为内勤的一员,赵明杰必然了解这里的所有一切,安排的自然也会妥妥当当。

    他敢跑到604搞事情,就表明他有足够的把握做到尽善尽美。

    想到这里,再看看赵明杰像没事儿人一般,荣皓暗暗放下心来,与钟玥一起步入了议事厅。

    议事厅的格局与昨天比起来发生了巨大变化,依旧是舞台坐南冲北,但远离了后方的幕布,往前挪了能有十米的距离。

    正对舞台的北侧有十只与众不同的座椅并排摆放,颜色漂亮,雕工细腻,座椅整体龙飞凤舞气派非凡。若是识货的,必然认得那是正宗的海城黄花梨木。

    这种木头做成家具之后论斤算钱,每斤达到了十万块,其中每一副座椅的总价估计得有几百万到上千万之间。

    议事厅内有三分之二的人把目光锁定在那十副并排摆放的黄花梨木座椅之上,十张座椅代表着至高无上的荣誉,是探秘人系统总排行前十名的年会专座。

    除了舞台前移以及十张黄花梨木座椅的出现之外,原本呈半圆弧形的座位摆放也变成了以舞台为中心的圆月形状。

    议事厅内灯光闪烁,数不清的明灯暗灯辉映交错,将完全封锁的硕大房间整体照亮,没有任何一处死角。

    台上还是那名油头粉面的中年人,大背头油光铮亮,脸上像是抹了一层厚厚的脂粉,明明四十多岁的人了愣是按照小鲜肉的化妆造型,让人看起来很是别扭。

    “老规矩,总排行十一到一千名的探秘人按照座位上的标号入座,二百名新人依照出入证上的编号对号入座。”

    荣皓看了一眼自己出入证上的编号,发现竟然还是前排从右往左数第九个位置。

    位置前排是地位的象征,二百人中能在第一排落座,代表荣皓在年轻一代还算个人物。

    荣皓看了一眼右侧的八个位置,第一位坐着一个长相帅气的年轻小伙,第二位是个同样帅气逼人的男子,第三位是林峰,第四位空着,第五位空着,第六位还是空着,想必没有到场的三人应该被当成嫌疑人带去审讯了。第七位是孟宇,第八位钟玥,荣皓排在第九。

    每排十个座位,在荣皓的左手边竟然是青芒那对小情侣中的年轻女人。

    “真是巧了!”荣皓挠了挠头:“昨天跟你说的你记住了没有啊?”

    女人没有搭理他的兴趣,但明显气的够呛,憋了半天终于没有忍住,脸色泛红火气冲天,压住声音愤懑的说道:“视频和图片我买了,多少钱你出个价!”

    荣皓笑了笑:“我是缺钱的人吗?再说我跟你要一百万,你能给?”

    “一百万没问题!”女人甚至都没有去想,直接答应下来:“年会之后交易,我要的是所有,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胆敢留一张,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荣皓小小的震惊了几分钟,想不到累死累活拼命赚钱还不如一段视频几张照片来的快。那时候董海提出在对门602安置摄像头,荣皓没有同意,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的一念之差可是损失了一百万。

    荣皓故作镇定:“你要真有能力让我死的很惨,岂不是可以省下一百万?这么痛快的答应,我怀疑你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是信口开河,不可信!”

    钟玥探头过来:“什么一百万?什么刮来的啊?”

    那女人在荣皓胳膊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盯着钟玥没好气的说:“跟你没关系,瞎打听什么?”

    荣皓疼的倒吸一口凉气,这一下子自己的胳膊铁定是青了一块,看一眼冷傲的年轻女人,心说这姑娘够辣,性格还真是招人喜欢。

    这时候,又有一名油头粉面的中年男人走上舞台,与先前就在台上的金边眼镜相视一笑。

    “一年一度的年终大会现在开始,有请职业探秘人总排行前十名的众位阁老隆重登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