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26章 莫名的变故

第226章 莫名的变故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67 2020-05-12 19:43: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www.13to.com
塞读网
    (感谢不忘初心的月票,多谢支持!)

    原以为住处会有男女之分,没想到自己所在的套房内还有女人出没。

    打开门的刹那间,看见沙发上侧躺的年轻姑娘,荣皓第一时间以为走错了房间,但退出去看了一眼门牌号,是六零四没错。

    沙发上的女孩年龄在二十岁左右,个头有一米六,小脸清秀,娇小玲珑,是特别耐看的那种。

    客厅的家庭影院屏幕巨大,有小型影院的意思,姑娘看的是一出偶像剧,画面上的男人油头粉面,没有多少气质,却偏偏扮演霸道总裁,多少有些别扭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套房内没人,所以那姑娘才肆无忌惮的侧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见荣皓推门进来,慌忙坐正身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上竟然还飘过一丝红晕。

    荣皓回之一笑,准备回房间。

    那姑娘突然低声说道:“请问,现在是饭点吗?那个……四季花园大酒店是从一楼穿过……还是要从大门外面过去的?”

    荣皓停下脚步:“哦!现在可以过去吃东西。一楼有通往酒店的走廊,乘电梯下楼能直接过去,接引小姐说的很明白了,大门是不允许出去的。”

    姑娘咬了咬唇儿:“那边有什么好吃的?”

    荣皓挠了挠头:“澳龙的味道不错!”

    当时他直奔大龙虾去的,其它有什么压根就没细看,所以在他印象中就只有龙虾。

    姑娘想了想,俏皮的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不去吃了,最近长了一斤肉肉,还是控制饮食比较好。”

    荣皓听着好笑,摇了摇头便回了房间。

    被软禁的日子确实不怎么舒服,好不容易来一趟海城,竟然没有机会出去转转,整日里除了吃就是回屋待着,这种感觉讲真不是他喜欢的生活。

    如果左天明和文洋在场,那么性质就不一样了,下一次年会,说什么也得把他们两人变成有资格。

    单间有浴室也有卫生间,宅在里面根本就不需要出门,这倒让荣皓感觉还算不错。

    躺在床上睡了一觉,再醒来时看一眼手机,竟然才过去一个小时。

    荣皓拍了拍脑门,枯燥无味让他火冒三丈。这种日子别说三天,简直一天也活不下去。

    外面的客厅内依旧是电视嘈杂的声音,除此之外还有孟宇的喋喋不休,那姑娘时不时回一句,听声音还挺尴尬。

    如果有个男人在你耳边嗡嗡不停,那种感觉确实无比酸爽。

    荣皓暗暗为那姑娘感到悲催,想不到自己的房门被人敲了几下。

    本来打算装作没听见,却不曾想到门外敲门声过后传来了那姑娘的声音:“小哥哥出来一下可以吗?”

    荣皓不知如何拒绝,想来她也是被孟宇缠住半天焦头烂额,叫自己必然是出去解围的。

    遇上这伙人只能自认倒霉,荣皓答应一声便开门走了出去。

    孟宇呵呵一笑,招呼道:“哥们!出来聊聊啊!闷在房间里多没意思!”

    见那姑娘背对孟宇反而眼巴巴的望着自己,荣皓笑了笑,随手关闭房门走到沙发位置。

    姑娘跟过来,就坐在荣皓旁边,两个人变成三个人,气氛也就没有之前那么尴尬了。

    茶几上,孟宇泡了一壶好茶。荣皓对茶水没有多大兴趣,但这茶还是认识的,顶尖的绿茶,价格在几万块一斤。

    绿茶清香四溢,荣皓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

    瞥一眼孟宇,荣皓笑了笑,正要说话,房门突然打开,接引小姐引着两个人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男一女,那男人首先看见荣皓,愣了一下,随后便悄悄的拍了拍女人的胳膊。

    两人都非常年轻,约莫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荣皓抬头看一眼,三个人六只眼睛对望,均是愣在了当场。

    这俩人荣皓可是见过的,非常面熟,正是美岸馨苑自己租房的对门那对小情侣。

    前两天才刚刚见过,当时他们俩跟一年轻小伙在酒店吃饭,饭后荣皓三人偷偷跟踪那年轻人,于是发现了张涛在黄城的事情。

    这对小情侣是青芒的人肯定实锤,没准就是张杰派过来盯梢的。

    接引小姐莫名其妙,小声问道:“你们,认识吗?”

    荣皓笑了笑:“是门对门的邻居,肯定认识了。”

    那对小情侣收起惊讶,脸上换作微笑,很客气的跟荣皓打了招呼。

    “是熟人可真的是太好了,那我就不啰嗦了,您几位聊吧!”

    接引小姐甜甜的笑了笑,然后告辞离开。

    小情侣站在原地进退两难,所谓不是冤家不聚头,在他乡冷不丁遇上,尴尬肯定是少不了的。

    当然他们二人并不知道许多实情,有可能连张杰被抓都不知情。

    在这里遇到,荣皓心里有小小的疑惑,用阴魂不散来形容也不为过。当然青芒组织在探秘人总部也只是无数组织之一罢了,根本没能力控制系统安排二人跟自己同住一个包间。况且从二人同样惊讶的表情来看,更加表明这件事也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

    荣皓暗自笑了笑,冤家路窄,既然遇到也没什么大不了,他很想知道年会过后这俩人该怎么面对自己,是否还会继续以对门邻居的身份留在美岸馨苑。

    “过来坐啊!”荣皓右侧的女孩冲二人甜甜的笑着,很友善的邀请两人过来落座。

    男子回之一笑:“一路上累的够呛,想回房好好休息休息,等休息好了再跟各位慢聊。”

    话说完,二人就像逃也似的匆匆忙忙进入同一个房间,门很快便被关上。

    看他俩那副模样,荣皓摇了摇头,这俩人的演技实在差的可以。两个盯梢的主儿,本该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消息极其灵通,可实际上就是半瓶子晃荡的角色,许多事都还蒙在鼓里,委实跟他们的身份不符。

    当然荣皓心里也直打鼓,不曾想到这俩人非但是职业探秘人,竟然还是挺厉害的年轻一代。

    能被选入三十岁以下的二百名之列,哪一个都不容小觑,这些人的发展空间很大,将来若是不出意外,若干年后有一部分人在总排行一千名之内肯定有一席之地。

    见荣皓有些失神,孟宇打趣道:“对门算半个亲戚,所谓远亲不如近邻,看起来也都是同龄人,怎么,喜欢那姑娘?”

    荣皓刚要反驳,不过想了想便回笑道:“不是我喜欢,是我一朋友喜欢,奈何那小子后台很硬,动不得!”

    孟宇对这些最感兴趣,听荣皓这么说,立马就来了精神:“他们是什么人啊?”

    荣皓眨巴眨巴眼睛:“临城青芒,你听说过吗?”

    孟宇眯着眼睛略微沉思,很快就想起了什么:“是张涛的青芒?”

    荣皓点点头,这小子知道的还真挺多。

    很多东西董海知道的比荣皓要多许多,这得益于他师父栾东的教诲。孟宇这边情况几乎一致,身为某个组织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背后自然有大人物,平时说上一两句,了解的事情便是荣皓这样的光腚徒弟望尘莫及的。

    毕竟探秘人系统有诸多不成文的规定,跟许多行业一样,师傅带进门,言传身教教授某些东西,然后才会有修行靠个人的后续。

    孟宇咋舌道:“那就比较麻烦了,张涛是什么人啊?探秘人总排行前三十,最年轻的前三十,才四十来岁能坐到现在的位置,这个人真的厉害!如果我家老人说的没错,这次年会一旦确定退休政策,张涛很可能直接越入前二十名的行列,甚至有可能步入前十五名。过个十年八年的,进入前十都问题不大。”

    荣皓边听边点头,他能想到张涛的总排行会在前列,但不曾想到竟然这么靠前。

    青芒的具体情况荣皓不清楚,不过平日里都是张杰带队到处奔波,没听说过张涛还亲历亲行的事情。

    青芒是猎灵组织,生意遍布全国,跟许多组织都有生意来往,所做的生意自然就是抓捕阴灵用来换钱。

    既然是猎灵组织的首要人物,那么张涛自给自足的可能性自然很大。许多年前,一些老油子就已经领会到了用阴灵增加积分的做法,这就像是用外挂刷小怪,足不出户也不用到处寻找阴暗角落,只需花钱收购阴灵,积分增长的速度比天天以身涉险的人都要来的快。

    所以张涛的积分很大程度来自度化阴灵,手下一帮猎灵好手,他自然不愁没有阴灵供自己度化换取积分。

    探秘人系统是个成熟的系统,特别是进入信息化时代以后,方方面面都在不断完善。

    当然再完美的东西也做不到尽善尽美,会有很多漏洞很多空子被人找到,动用歪心思为自己赢得利益最大化。

    荣皓哼笑一声:“那你还说自己如何如何了得,人脉怎么怎么广,想不到都是空话。”

    孟宇脸色一红,说话的底气也缺失许多:“我说的是……在阳城地界……”

    荣皓冲身旁娇小玲珑的姑娘摆了摆手,然后起身离开。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荣皓再也淡定不起来。

    那对小情侣跑到这里来参加年会,既然遇到自己,必然会把消息透漏给青芒内部,如果自己真的是众矢之的,岂不是危险了?

    在探秘人总部估计没人敢动自己,可一旦年会结束,离开总部,保不准会被人堵截,到时候恐怕插翅都难飞。

    想到这里,他给董海去了电话,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

    董海忙了一整天,主要是去拜访师父栾东在海城的几位朋友,想从他们口中打探消息。

    一天的功夫走了三家,关于栾东的消息还是零。

    他们非但不知道栾东目前的消息,甚至连他人在海城都不知情,似乎栾东这次来海城没有惊动任何人。

    他的这几位朋友也都是探秘人系统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海城消息很广,如果栾东大半年来一直在海城活动,那么他们不可能听不到栾东的任何风声。

    所以有人的猜测跟刘老的担心差不多,栾东可能遇到了麻烦。

    有人在探秘人系统搜索栾东,他的信息资料还在,至少能说明他人还活着。

    说完栾东的事情,接着便是荣皓的忧心。

    董海说:“在这边尽管放心,我师父的几位老友靠得住,等年会结束,我请郑伯伯派人开车过去接你。张涛再能耐,在这里他也就是个弟弟。”

    荣皓心中疑惑,心说闻言栾东能看上眼的人不多,刘老算一个,关云兆算一个。想不到光海城这边就有好几位,这人委实令人捉摸不透了。

    不过想来也没错,栾东擅长左右逢源,是暗度陈仓的高手,走南闯北遍地是朋友倒是他的看家本领。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表里不一,能把人为己所用,这样的人本身就是处世的大能人物。

    挂掉电话,荣皓的担心顿时消除。有后台还是有用的,起码能保证人身安全,看来自己要想在探秘人系统走的更远,稳扎稳打平步青云,该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是时候找个靠山了!”

    荣皓吐了口气,转而又一寻思,倏尔一笑,摇了摇头。

    这年头要想短时间内有人脉有关系不是不可能,钱能做到许多事情,但最关键的还是得有钱。

    躺在床上百无聊赖,手机微信突然亮起了来自左天明的视频通话。

    从视频中,荣皓发现左天明和文洋似乎是在村口位置。四周乱哄哄的,仿佛有不少人。镜头闪了一下,荣皓看见了同村的一位老人。

    荣皓疑惑道:“你们俩在村口干什么?”

    左天明回道:“皓哥,你们村村口的五棵大杨树死了一棵,应该是最中间的那棵树,一夜之间枯死的。你自己看!”

    镜头转向河沿,画面中五棵大杨树最中间的那一棵通体焦黑,看起来像是遭了雷劈,仿佛被火烧过一般。

    “今天打雷了?”荣皓错愕的望着焦炭般的古树,这棵树是五棵杨树中最粗的,不管是从左还是从右数都是第三棵,而且正是地下空间内有阴桐树树洞的那一棵!

    根据刘老的说法,浮灵傀儡正是被这棵树吞噬。

    看不见左天明,只能听到他说话:“没有啊!也不知道是谁最先发现了树不对劲,后来全村都知道了。这不,来了不少人,有几位老人正商量着怎么处理,听那意思好像是要祭祀。”

    荣村许多年以前有过每年祭祀这五棵树的先例,而且持续了几百年的历史,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祭祀取消了。

    “听那意思,老人们估计大树是到了寿命,寿终正寝了。”左天明顿了顿,继续说道:“刚开始我还觉得不可思议,不过后来去度娘查了查,想不到树还真的有寿命!”

    上千年以来,这五棵树都是荣村的象征,近年来更是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其中一棵突然暴毙,肯定不是寿终正寝能解释的。

    想到这里,荣皓心中一惊,不好的念头随即涌上心头,难不成护村神树都困不住浮灵傀儡,让那东西反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