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24章 桃花湖

第224章 桃花湖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551 2020-05-12 19:43: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感谢表说我认识你的月票,多谢支持!)

    上午十点,刘老家里来人,荣皓连站脚的地方都没有,刘老笑着让他俩回去休息。

    董海执意留下来被刘老赶走了,走之前荣皓跟医院打个招呼,留下一笔钱,多退少补。

    两人打车回到荣村已经是午饭时间,左天明和文洋还在沙发上酣睡。

    没有打搅两人,荣皓让董海去自己房间休息,一顿奔波劳累,睡个一天一夜没有任何问题。

    手机充电开机,有几个未接电话,全晓婷和关颖的未接来电占了大部分,除此之外还有程诺的三条。

    程诺给荣皓打电话必定是工作原因,她是左天明的女朋友,电话打不通势必会打给左天明,等左天明醒来,有什么事自然也就清楚了。

    关颖那边荣皓没打算电话回复,用微信回了几句话,然后便拨通了全晓婷的手机。

    一天一夜过去,很多事都会有结果,荣皓不关心张涛张杰的猎灵组织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自己的父母在全晓婷那里,不用想都知道二老必然心情糟乱。

    全晓婷首先就说明了二老的情况,荣皓静静的听着,想不到两人的情绪还算不错,全晓婷告知二老荣皓是在跟警方合作打击黑恶势力,为了二老的安全考虑,所以暂时由警方出面保护二老的周全。事情说开,父母也都是明事理的人,所以很配合。

    放下心中顾虑,荣皓吐了口气:“张杰那边什么情况?”

    全晓婷心情不错:“张杰直接由特战队接管,黄城警方辅助,具体情况我还没有跟杜峰交涉,不过特战队肯定比黄城警方靠谱。管龙海黑白两道通吃,人脉很广,特战队出面,他也是无可奈何。张涛目前还在黄城打点关系,当然都是白费力气,现在人人自危,撇清关系都来不及,没人敢管这件事。一旦张杰定罪,张涛也会被卷进来,我已经派人密切盯紧张涛的一举一动。一天以来,管龙海也坐不住了。你耐心等几天,事情总会有个结果。”

    荣皓点点头,杜峰的特战队肯定值得信赖,如果张杰是在黄城警方手里,那还真的不好说。

    嘱咐全晓婷一定多关照自己的父母,荣皓没有多说便挂了电话,毕竟全晓婷现在可是大忙人一个。

    洗了个澡,荣皓在院子中喂了小狗冒冒,诺大的院落,小家伙可是撒了欢,围着天井摇头晃脑疯狂的跑了几圈,直到累了才蹲坐在荣皓脚边吃起东西。

    左天明从里面出来,挨着荣皓坐下:“皓哥,程诺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后来联系我,说你的快递到了,我让她把快递转发到这里,估计明天一早就能到。”

    荣皓最近没有网购东西,快递一准就是系统发来的年会邀请函,或许年会就在这几天。

    荣皓把刘老的事情说了一遍,左天明听后也是倍感唏嘘。

    在普通人眼里,邪祟就是穷凶极恶的东西,至于探秘人系统,遇见邪祟那也是如同看见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谁曾想到一只白毛尸竟然救了刘老,委实有些过于诡异了。

    但不管怎么说,事情确实发生了,而刘老也的确留下一条命,没有比这更让人欣慰的事情。

    文洋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初始心情低落,但回来之后情绪逐渐好转,一觉睡到现在都没有醒来的意思。

    现在是非常时期,大意不得。荣皓让左天明守着,自己则是回到客厅一头睡下。

    一觉睡了个昏天黑地,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厨房里飘来炖鸡的香气,荣皓拍了拍昏沉沉的脑袋,走出客厅,就见左天明和文洋正在厨房忙碌,而董海则坐在天井里一边抽烟一边逗弄小狗冒冒。

    看了一眼鸡棚,望着日见稀少的笨鸡,荣皓苦笑着摇了摇头,这几个土匪不把自己家里的鸡吃干净誓不罢休,等二老回来,指不定要踢烂了自己的屁股。

    见荣皓醒了,左天明笑了笑走回客厅,拿出一件快递递到他手里。

    薄薄的信封,有点像信用卡的袋子。荣皓打开快递,从中扯出一张硬卡纸,里面还夹杂着一个烟盒大小的塑料卡片。

    硬卡纸有点像荣誉证书,三个大字“邀请函”,看起来极为规整。几十个书面文字,荣皓看了一眼递给董海。

    那张小卡片是出入证,上面有荣皓的名字以及座号,还有一个二维码的东西,表面来看还挺正规的样子。

    董海吸了口烟:“后天就是年会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荣皓摸出烟分发出去,笑道:“年会在海城召开,从临城飞机场到海城不到一个半小时,从家里到临城飞机场不过半个小时的车程,明天一早走就行了。”

    董海挠了挠头,看起来有话想说但又不好意思说出。

    荣皓瞄了他一眼:“想跟我一起去?”

    董海点了一下头:“年会虽然参加不了,但我师父去海城大半年了杳无音讯,想去看看。”

    文洋端着大盘鸡出来,荣皓塞给他一张百元大钞,让他去附近超市买来两箱啤酒。

    四个人就坐在天井里吃喝起来,炖了两只老母鸡,满满一大盆,随便拍了几根黄瓜,加上入乡随俗大葱萝卜蘸酱,要不是文洋和董海胃口大,一般人还真的吃不完。

    浮灵傀儡被护村神树吞噬,仅有的危机消除,加上年会将至,荣皓也是心情不错。四个人对着酒瓶子吹酒,董海的酒量确实可以,一连吹了三瓶啤酒面不改色。

    左天明惊叹道:“海哥可以啊!过几个月黄城啤酒节就要开幕了,到时候去参加比赛,原浆酒白喝不说,要是得了冠军还能奖励一台车,有这本事不去可惜了。”

    董海酒劲上来,抛开了所有不痛快,大手一挥:“那肯定得去!”

    一顿酒喝到天黑,荣皓已经有些迷糊,听着荣村四面八方的狗吠,他决定出去走走。

    自己出生长大的村子,也是祖祖辈辈修生养息的地方,从去黄城上学之后,他就没有时间好好转转。

    锁龙井一行有惊无险,最大的收获就是保全了村子,浮灵傀儡不除,那就一直都是定时炸弹。虽然只是辅助剿灭了浮灵傀儡,但这不妨碍荣皓的好心情。

    首先浮灵傀儡被灭,其次荣村并非是漂在水面的村子,即便地下空间错综复杂,但绝对不至于一个地震就能把村子陷落。算起来地下河并不是在荣村的正下方,而是错开的,是从村后的空地下方穿过,不出意外源头正是桃花湖底下。

    用牵引绳牵着小狗冒冒,四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出荣村,走的是村后路线,这条路通往桃花湖,荣皓有心去桃花湖附近看看。

    先前刘老或许说者无心,可荣皓听者有意。

    若干年前日本人占据了桃花湖,并且从湖中拉走了几车的陶瓷宝贝,那些东西可都是古董,这让荣皓心里很不是滋味。

    没有走大路,荣皓引着三人走了河滩小路。

    不在汛期的时候,这条宽度可达几丈的河大面积都是沙地,只有中间不足两米宽的河道有水涓涓细流。

    水深没不过膝盖,这地方给荣皓以及荣村小伙伴的童年留下了无数的欢声笑语,当然也包括一代一代的孩子。

    犹记得小时候玩到天黑都不舍得离开,然后被各家父母一个个像是拎兔子般拎回去的场景。

    也还记得隔壁邻居家的漂亮小姑娘,是从外地搬来投奔亲戚的一家人。小姑娘长的水灵,画画也好看,当时可是同龄人中的焦点,荣皓还偷偷递过小纸条,叙说自己的仰慕之情。有一天小姑娘的家长还找父亲谈过话,荣皓收获的便是鞋底拍在屁股上的痛苦感受。后来举家搬走了,再也没了消息。

    晚风吹面,有点冷,吹走了荣皓的些许酒意,想想从前经历的一切,物是人非的感觉让他心里颇有些酸楚。

    关系最好的伙伴淹死在水库,其他一些玩伴如今也都大多不在村子。有的在外地上学,毕业后就留在了外面。有的早早结婚生子,同龄人孩子都会打酱油了,基本在外面打工,逢年过节才会回来。

    生活条件越发的好,生存的环境便会悄然发生变化。小河随处可见垃圾袋,甚至形成小水坝挡住了小部分流水。望着不再清澈的河水,荣皓叹了口气。

    沿着小河一路走到尽头,黑夜中拦湖大坝尤为壮观。

    大坝修自古代,后来日本人占据桃花湖之后又责令附近村落的村民进行了加高修缮,得有上百米的高度。

    诺大的桃花湖蓄水量惊人,在荣皓的记忆里无论如何干旱,水位都没有怎么落低过。

    有人说桃花湖并非死湖,底下是有泉眼的,泉水不断,湖的水位自然不会降低。

    与其说荣村会因为地震陷落,荣皓觉得这造福一方的桃花湖才是最大的潜在危险。

    就像三峡大坝,一旦大坝决堤,下方的村落等等无数生灵肯定要遭殃。

    同样的道理,如果拦湖大坝决堤,近在咫尺的荣村被淹没自然是肯定的事情。

    从边沿小路上去,四个人行走在宽敞的拦湖大坝顶上,没有了挡风的掩体,风吹在人身上,加上酒劲站立不稳,甚至有把人吹倒的可能。

    “好大一片湖!”

    望着夜幕下的湖水静谧,文洋由衷的赞叹,桃花湖前后长度可达到几里地,宽度也不会低于两公里,这么大一片湖,用好大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董海说道:“我听说桃花湖是淹子?”

    淹子是什么?就是形容深不可测没有底仿佛有大海那般深度的湖泊。

    荣皓点点头:“都这么说,不过深度肯定是有的,只是没有个具体的数据罢了。”

    正因为桃花湖面积宽广加上深不可测,所以才会有蛟龙出没的说法,也因此有了老和尚擒住蛟龙投进锁龙井的传言。

    锁龙井一行证实了传言虚假,所谓蛟龙并未见到,也就打破了传言的真实性。

    荣皓更加相信传言来自老和尚的阴谋,消息很大可能是他自己散播出去的,目的自然是吸引人下井。

    说来也怪,晚风阵阵,桃花湖湖面却并没有多少波澜。这跟邹文辉家附近的清水湖有很大不同,同样被称作淹子的两片湖,清水湖可是浪涛卷卷。

    沿着拦湖大坝往前走,夜幕下的湖水透着黑沉之色。

    桃花湖南侧是大坝,北侧几公里外是一个叫做桃花村的村子。东侧有座山叫做东山,西面的山叫做浑山,大坝是一条路,往前经过浑山脚下可通往桃花村,往后则是通到镇上。

    可以说桃花湖是在两座山之间,被称作桃花潭更加贴切。

    当年以陶器闻名的村子就在东山脚下,后来村子破落,房舍推倒成了田地,老村的具体位置没有人能说清楚。按照刘老的说法,那个村子因为给宫里打造的瓷器出了问题,被皇帝下旨满门抄斩。

    荣皓透过黑沉的夜色往东山脚下看过去,一片片田地绿意盎然,种的应该是小麦。

    在古代,瓷器是稀罕物,特别是名匠手中出的瓷器,是有钱人家的专用,但在现代,那可都是宝物,是价格斐然的收藏品。

    市面上瓷器的价格没有具体数字,真正的好东西甚至能拍出上亿的价钱。

    荣皓对比没有研究,但好东西谁都稀罕。

    曾经的瓷器老村在被推平的时候,许多人从中得到了一些瓶瓶罐罐,都是些残次品,而且大多都已经残缺不全,即便如此,听说有的人也因此收获颇丰。

    荣皓沉声说道:“天明,文洋,你俩这段时间多来转转,勘察一下地形,购置一些潜水的必需品,等我和海哥从海城回来,我打算下湖看看。”

    董海说道:“当年日本人在这地方安营扎寨,好东西早就被淘没了,这底下还能有什么好东西?”

    荣皓说道:“这么大一片湖,日本人捞的再干净也有遗留,咱们如果运气好捞到一两件,一出手那可就赚大发了。况且,自古以来陶艺村都有压箱底的好东西,都是藏在别人不知道的地方。当年村子被下旨灭了满门,听到消息的时候官兵就已经到了,根本没时间处理那些好东西。所以,我觉得真正的宝贝还在这里,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找看。再说,日本人的潜水器怎么跑到荣村底下去的,肯定有原因,按猜测来说,这湖底下应该跟荣村下面的地下河连通。好好休息几天,咱们抽空讨论一个可行的方案,然后下去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