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13章 静静心气

第213章 静静心气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543 2020-05-12 19:43: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刘老和董海直接没入水中,荣皓心急如焚,把装小狗的背包扔给左天明,一个猛子扎了下去。

    没有氧气加持,常人很难在水中憋气太久,荣皓下潜的过程中看见董海上浮,估计是要换气。于是拉住他给他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上去就不要下来了,左天明自己在上面终归放心不下。

    相比较董海,刘老显然是个憋死高手,荣皓打着手电在他身后紧紧跟随。两人一口气潜到水底,远远的就看见文洋被那只白毛尸拖去了尸油凝胶之上。

    凝结的尸油如同一块巨大的奶酪,形状像是拖鞋底,通体宝石蓝色,表面覆盖着一层淡淡的油光。

    白毛尸拖着文洋往前走,在尸油表面行走如同在地面一般平稳,身后留下一条水花形成的蓝色气浪。

    地下河水无比清澈,隔着能有五十米远,荣皓都能看见文洋憋气后痛苦的表情。

    握在手里的枪在水下距离过远毫无用处,荣皓扭头看一眼刘老,就见刘老正从背包里往外扯登山绳。

    这是老人拿手的把戏,一条绳子舞动起来简直炉火纯青。

    可这是在水下,荣皓不知道他老人家在阻力这么强横的水中怎么甩绳子。

    两人加速潜游靠近一人一尸,很快就发现白毛尸停止了继续向前,就在尸油表面用指甲抓蹭,一层又一层奶酪般的尸油被他抛之身后,顺着河水流走了。

    地下河表面波澜不惊,水底却是暗流涌动,流动的河水阻力很大,顶水前行颇费力气。

    从下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分多钟,离荣皓的极限还有一段时间,至于刘老,依旧面不改色,看起来憋气的能力不会比荣皓差多少。

    最担心的莫过于文洋,看他肥嘟嘟的腮帮子阵阵赤红,显然已经难以忍受。

    白毛尸的一只手抓在文洋的一条大腿上,另一只手则拼命的抓挠尸油表面,看那架势是要挖穿了这块巨大的尸油凝胶。

    刘老给荣皓打了个手势,荣皓会意,把手枪收起来,伸手抓住了那条登山绳。

    两人一左一右慢慢向白毛尸围拢,脚没有着地,大块的尸油实在是恶心的厉害,看起来软塌塌的跟果冻差不多。

    白毛尸似乎没有发现二人,这倒让荣皓颇感意外,要论洞察能力,白毛尸是所有活尸里面最强的存在。

    或许是越发湍急的水流起了作用,直到登山绳将白毛尸拦腰锁紧的时候,那东西才突然抬头往荣皓这边看了一眼。

    白毛尸抓在文洋腿上的那只手松开,试图扯开绳子,文洋脱困瞬间卯足了力气上潜。

    见文洋渐渐消失在视野之中,荣皓暗暗叹了口气,营救行动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只是接下来该怎么办成了难题。

    白毛尸的力气大得惊人,不过在水中显然大打折扣,两人一左一右将他牢牢拉住,那东西挣扎半天愣是没有逃脱。

    按照荣皓的意思,既然文洋已经脱困,就没必要跟这玩意儿在水下磨蹭,直接出水才是主要。

    但刘老没有离开的意思,反而冲荣皓做了个拉紧的手势,意图把这东西定死在水底。

    刘老这么做是有后顾之忧,如果两人离开,白毛尸脱开绳索必然会跟上去,离开水的白毛尸极难对付,与其上去被它追着到处跑,不如在水下将它控制。

    刘老用脚尖蹭了一下尸油表面,一块豆腐渣形状的尸油被直接踢飞,顺着河水转了两个圈然后被冲走了。

    刘老不遗余力的继续深挖尸油,直到半米厚的尸油层被挖开,露出河底的尖石,这才停止了动作。

    登山绳绕着那块石头转了三圈,刘老打了个死结,然后迅速冲到荣皓身旁的位置,用同样的手法深挖尸油凝胶,但挖通底部之后才发现荣皓这个位置的河底只有细沙,并没有可利用的石头。

    此时离下水已经超过了七八分钟,荣皓感觉胸口憋闷的厉害,河底暗流汹涌,这样的冲击力与平缓的河水有很大的不同,需要用力气去抵抗,憋气时间也就大大缩短。

    情急之下,刘老从荣皓手中接过绳子,拍了一把他的肩膀,示意他先上去。

    荣皓有心无力,没有迟疑赶紧踏水上潜,一路回到水面,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气。

    文洋的裤管撸起来,董海正在给他检查腿腕,只有一层红肿,看起来并不严重。

    不等左天明出声发问,荣皓喘匀了那口气,赶紧重新潜入水中。

    顺着原路返回,远远的就只看见一条光秃秃的登山绳在暗流中随波逐流,而刘老以及那只白毛尸则是不见了踪影。

    荣皓顿感头大,不祥的预感随之而来。

    刘老的能力在那,但年龄同样在那,在水中憋气接近十分钟,而且用尽力气与白毛尸抗衡,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为了想办法把白毛尸留在水底,刘老愣是没有松手,就在荣皓上去又下来顶多三分钟的功夫,一人一尸竟然消失了踪迹。

    是刘老体力不支从而使得白毛尸脱离绳索的束缚进而对刘老进行了反击,还是刘老自动放弃转而上去了,荣皓实在无法估计。

    左找右找没有任何踪迹,荣皓决定先上去看看。

    再次游到水面,看见浅滩上依旧是左天明三人,荣皓心里更加沉重。

    那种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加上刘老选择一人应对是为了让自己出水换气,如果他因此惨遭白毛尸反杀,那可就罪过大了。

    荣皓皱了皱眉,冲着岸上的董海喊道:“海哥,带上装备跟我下水找人!”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荣皓也没心情明说,说完之后立即重新下水,一颗心揪起像是一团错乱的毛线。

    回到尸油凝胶表面,荣皓想起先前白毛尸抓挠的地方,凑过去一看,凝胶已经被抓烂,下方露出一个黑乎乎的洞口。

    手电照进去,发现洞还挺深,大约五米深处有个横向的延伸,里面是盲区,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时候董海已经穿戴潜水服靠近过来,望见黑乎乎的洞口,似乎意识到什么。

    他给荣皓做了个手势,问刘老哪里去了。

    荣皓指了指脚下的水洞,示意他下去看看。

    董海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再也没有多问一句,直接跳进了水洞之中。

    荣皓想了想便跟在他身后进入洞中,洞内到处都是尸油凝结的碎块,踩上去直接碎成渣子。下潜五米深,一条向左的横向水洞无限延伸。

    手电照过去根本就看不见尽头,荣皓有些胆怯,自己毕竟没有携带空气瓶,就这么贸然进去,恐怕有去无回。

    想了想,他拍了拍闷头向前的董海,给他做了个手势,然后迅速退出了水洞。

    那条孤零零的登山绳还在随波逐流,像是一条长度惊人的细蛇,怎么看都给人凄凉萧条的感觉。

    荣皓踏水而上,出了水面,回到浅滩,在左天明和文洋身旁坐下,脸色白的发青。

    左天明看着他吓人的脸色,很快就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皓哥,刘……刘老呢?”

    荣皓摇了摇头,微微闭上眼睛又睁开,几乎要喷火的眼神死死地盯着文洋。

    文洋被吓住:“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刘老……出事了?”

    荣皓一脚踹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揍,左天明用尽力气生生将他拉住,文洋的脸上已经青红一片。

    荣皓发泄着心中郁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在水里蹲几分钟都受不了,这事办的真特么恶心!刘老要是出不来,我们都别出去了!”

    文洋揉了揉红肿的脸,这次却没有哭出来,当然委屈还是有的。

    想说我可是你实打实的小舅子,你不能这么对我,但想了想却没敢吱声。

    左天明把荣皓拉到地上坐下,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密封的袋子,抖掉上面的水,撕开,从里面拿出一盒未开封的香烟,揪出一支烟塞进了荣皓的嘴里。

    “事情没有着落之前,先静静心气。”左天明说着话给他点着,又递给文洋一根:“你小子也是,真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

    文洋没有吱声,偷瞄了一眼荣皓,见他余气未消,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三个人没有再说话,只是一根接着一根的吸烟,也不知道坐了多久,烟盒内已经空了,地上的淤泥表面横七竖八的插着十几个海绵烟蒂。

    空地上还有一只空气瓶,荣皓完全可以背上下水,他没有那么做是不放心左天明和文洋。

    地下河里的尸油是邪祟最喜欢聚集的地方,保不准会有更多的邪祟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如果没有个人镇场面,仅凭他们两人,根本就应付不了。

    漫长的等待是极其无聊的事情,眼下唯一的希望就在董海身上。如果他毫无发现的回来,刘老就会坐实了遇害的可能性。

    地下河除了浅滩之外还有三个方向可走,向上或者向下,亦或者向河岸对面的宽广水域,但这三个方向都不如尸油凝胶被白毛尸挖开的那条隐蔽水洞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刘老即便脱身,也没必要往其他方向走,毕竟岸上有自己人在,就这么悄没声息的离开,显然不应该。

    所以荣皓无比确信刘老是被那只白毛尸拖入水洞里面去了,等了能有一个小时,至今没有任何消息。

    时间过去这么久,荣皓从最初的郁闷逐渐稳定了心神,静下心想了想,心中也多了许多疑问。

    白毛尸毕竟不是水尸,有一定的水下憋气能力,但不可能长时间在水中蛰伏。

    死尸也有许多忌惮之处,种类也不同。陆地活尸和水尸性质不一样,这只白毛尸与清水湖下方的那些水尸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在水下太久根本就不可能,即便是死尸,也会有憋死的可能性。

    刘老先前试图用绳索将它困在水下,目的之一是为了脱离它的追杀,另一方面便是想把它淹死在水里。

    所以说白毛尸进入的水洞并非是无底深洞,应该是一个水下通道,沿着水洞往前,估计能重新回到陆地。

    如果是这样,那么刘老即便被它带走,也并非没有活路。

    想到这里,荣皓暗暗松了口气,看一眼文洋,直接把他吓得浑身一哆嗦。

    “假如再过一个小时他们没有出来,我就下水找人。”荣皓指了指地下河上游,继续说道:“我没猜错的话,河水上游就是荣村的村东水库,你俩带着冒冒往上游走,总会找到出路。这里是地下一千米的深度,既然荣村的村东水库和村西水库是相互连通的,那么就不排除经由地下河相通的可能性。我估计上游应该是上坡路,越往前地势越高,只要能走到水库位置,就能出去。”

    荣皓的话说的有些凄凉,有点生离死别的意思。

    文洋终于绷不住,脸色一沉,两只手死死的抓住荣皓的胳膊:“哥,要走一起走,我俩走了算怎么回事!”

    见他关键时候还挺有良心,这小子并非没心没肺之人,这也是荣皓愿意把他拉入伙的原因。

    不再拿他开涮,荣皓从自己口袋摸出装着香烟的塑料袋:“等着吧!等海哥出来,事情总会有个交代。”

    空气瓶能够支持两个小时的水下作业,先前这瓶已经被刘老用去四分之一,所以董海如果一直在水下,那么顶多能坚持一个半小时。

    转眼间半个小时过去了,然后又半个小时过去。

    从董海下水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空气瓶早就该空了。

    荣皓从背包中拿出压缩干粮,扔给左天明和文洋,他已经不再是先前那般着急,反而很是惬意的自顾自吃了起来。

    见他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左天明和文洋对视一眼,均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干粮握在手中,也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吃。

    荣皓表现出非常淡定的神态,既然董海没有回来,而那只白毛尸也没有出水,那么他有足够的信心相信自己先前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此时的董海和刘老应该在一起,在另一个地下空间流连忘返,至于有没有危险,那就不是荣皓该考虑的事情。

    董海绝对不是没有脑子的人,按照荣皓对他的认知程度,他做事从来不会蛮干,不会将性命置之度外,这点还是可以肯定的。既然他没有急着回来,大概率表明他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自己要做的便是耐心等待,等他或者他俩回来,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