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85章 我是谁

第185章 我是谁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612 2020-05-12 19:41: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那把降龙木木剑从背包中拿出来之后,原本还淡然的女人突然就惊慌起来。

    似乎见到了非常恐怖的东西,拼命挣扎的同时早已经不再是全晓婷的模样,逐渐变成了人形模样的灰不溜秋的东西,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甚至是不是个人都看不出来。

    这地方是太岁体内,既然阴灵是实体状态,那么这里很可能正是夯土大院下方,属于极阴之地。

    实体状态下,被控制住就等同于控制了一个活人,任由她怎么挣扎也是无动于衷。

    双手被缚,那东西双脚蹬踏迅速后退,离开荣皓几米远。

    荣皓将木剑捧在手中,反问道:“这把剑你认识?”

    黑乎乎的阴灵只是挣扎,一声不吭。从它的排斥动作可以看出,不仅认识,而且非常清楚它的来历。

    这里既然是小珠峰观当年封印的地方,那么道观的开山掌门融皓真人一定下来过,被封印在下面的邪祟认得那个人,他手中的剑自然也就认得。

    第一次与阴灵面对面沟通,荣皓多少还是有些不安。

    以往的世界观被完全颠覆,从人死之后烟消云散到变成阴灵,再从不是同一个平行空间的阴灵变成面对面交流,这些变化来自于探秘人系统的深入,是一种静悄悄无声无息的转变。

    没想到化作原本模样的阴灵除了退缩竟然再也不吭一声,就只有惊讶般的惶恐。

    董海走过来,低声说道:“它的执念已经没了,困灵门里的恶灵被识破之后执念退散,好不容易获得的执念消失不在,你跟它没办法沟通的!”

    荣皓哦了一声:“这么说,它已经不能变化成全晓婷的模样出来蛊惑人了?”

    董海点了点头:“没错!你这把剑能让它魂飞魄散,怎么做看你自己的意思。不过困灵门里的阴灵都非常可怜,生前受过极其残忍的遭遇,它们与普通阴灵不同,虽然更加诡异,但事实上一旦被识破诡计之后并不危险。”

    荣皓点点头,走过去解开它手上的束缚,挥了挥手。

    黑不溜秋的阴灵看起来很是惊讶,似乎没想到对方竟然没有一剑将它魂飞魄散。

    脱离了束缚的它没有着急退走,静默了一分钟之后,突然伸手指了指前方的下坡道道口。

    董海疑惑道:“它好像要给我们带路?”

    阴灵连连点头,一副诚心满满的样子。

    荣皓扭头对董海说道:“你确定它不会对我们下黑手,一旦下去可就看不见它了!”

    董海不确定的看向那个灰不溜秋的东西,就见它依旧在不停的点头。

    董海想了想,走过来将地上的衣服捡起,披在了阴灵的身上,对荣皓说道:“它没有自主攻击的能力,顶多是把我们引向死路,我们多防备着点儿就行了。看起来,它这么做应该是想寻求帮助,似乎有什么事情,想用另一种方式表露出来。”

    荣皓嗯了一声:“你守在这里,我跟它下去!省的全晓婷被推车推出来我们不知道。”

    董海答应一声:“你自己多注意,那下面诡异的厉害!”

    荣皓冲那东西点了点头,心中微微的有些不安。

    阴灵从地上爬起来,在前面引路带着他重新往地下古城走过去。

    顺着坡路下去,进入城门之后,这只阴灵的身体完全消失不见,只有那件衣服在荣皓前面移动,看起来诡异莫名。

    董海的意思显而易见,给它披上衣服,就是怕看不见它的踪迹,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在这期间,又有两辆单轮车从街道驶过来,车上躺着的是两个陌生的男人,穿着青芒的统一服装,离得如此之近,荣皓惊讶的发现车上的人似乎并不是死人。

    说来也怪,路过的阴灵直接无视荣皓的存在,就像之前一样,这可能跟他身旁有个阴灵有关系。

    进入城门之后,荣皓直接往右侧胡同里走,他的心思只有全晓婷,既然没有单车把她运出去,说明她还在第三间民居里面。

    没想到身旁有一只手拉住了他,那只手看不见,但力道很足。

    荣皓皱了皱眉:“她不在那里了?”

    身旁那件漂浮的风衣原地晃了晃,开始往街道位置走去。

    荣皓手握木剑跟上,顺着街道往前走,走在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前面有一只阴灵带路,心里的感觉着实不自在。

    给他的感觉就像是在赌博,赌一只阴灵是否真心实意,说起来还真的可笑。

    风衣持续往前,荣皓紧紧跟着。

    街道上那些金器已经消失不见,估计全部被认领走了。

    这是阴灵的世界,是活人世界和极阴之地之外的第三种平行空间。这是探秘人系统还不曾领略的学识,怪不得董海见到之后兴奋的像个孩子。

    荣皓压住心中的不安,紧紧跟在漂浮的风衣之后,顺着冷冷清清的街道一直往前走,一把手电的光芒实在太不起眼。

    终于在一个岔路口漂浮的风衣改变了方向,往右侧略窄的街道移动过去。

    如果没有记错,这是通往那座钟形建筑的道路。荣皓猜测着对方的意图,心中更加惴惴不安。

    青芒有一小部分人被手推车推走,但大部分人还在这里,只是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迹,是往哪里去了根本就分辨不清。

    前面的风衣持续向前,最终在一个位置停下了脚步。

    荣皓用手电照了照,正是那座高耸的钟形建筑。

    手中的降龙木木剑握的更紧,荣皓知道这把道家法器对于阴灵的威慑力,虽然不懂得如何发挥它的真实能力,但至少拿在手里让他心中多多少少的有些底气。

    漂浮的风衣顺着建筑正门走了进去,荣皓的手电往两侧探照,直到深入建筑之中,这才发现高耸的建筑并没有分出层次,只有一个巨大的空间而已。

    进门往里走是倾斜向下的趋势,两侧全部都是一排一排的石质阶梯,但看起来又不像是走人用的,似乎像是大剧院的样子,或者说是运动场一圈的石阶座椅。

    跟着风衣往前走,手电终于照到了最前方的平台,到达这里,荣皓更加确信这里是一个集体的娱乐场所,是一个曾经热闹非凡的剧院式存在。

    前方的平台就是一个面积巨大的舞台,用大理石铺设,地面非常干净,手电照过去还有反光,看起来经常有人打理。

    平台之上空空荡荡,荣皓实在猜测不出这只阴灵带他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站在舞台之上,漂浮的风衣突然停止前行,慢慢的反转身子,似乎是正面面对看台四周无以计数的石阶。

    矗立了能有几秒钟,它又往左侧移动,在一根粗大高耸的石柱子旁边再次停步不前。

    荣皓注意到了那根石柱,石柱一圈有着数量众多的黄金物件,有点像是许许多多的铃铛,从石柱子底部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顶端,密密麻麻的铃铛似乎相互间有着巧妙的关联,有联动反应的设计。

    “叮叮叮”

    突然旁边的铃铛突兀的响了起来,然后就是“叮叮当当”的响声从石柱子底部一直往上,所有的铃铛都开始颤动,声音越来越密集,响声越来越大,只震的荣皓耳膜生疼,不得不快速退后数十米远。

    铃铛的响声让他极不舒服,脑袋里一时间乱嗡嗡的,似乎有成千上万只蚊虫在扑腾翅膀,那声音尖利刺耳。

    他开始慌了,随着铃铛的声音越来越密集,荣皓的脑袋都疼得厉害。

    不多时,他听到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黑暗中似乎有数不清的人正往这座剧院形状的建筑内涌进来。

    刺耳的嘟嘟声好像是很多人在谈话,在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中越来越近。

    荣皓双手抱头痛苦的大叫,但他并没有丢掉手中的木剑,脑海中闪过一串模糊的画面,似曾相识但又无比的陌生。

    头痛欲裂的感觉终于支撑不住,荣皓原地挥舞了几下木剑,最终失去意识倒在了地上。

    然后醒来再然后昏厥,接连数次之后,荣皓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

    迷迷糊糊中,荣皓脑海中的画面开始变得清晰起来,而他的头痛感觉也减轻了许多,随着画面越来越清晰,头痛感也随之消失。

    他的意识还在,只是不再受自己控制,就好像被人强行拉到了某个地方,用另一个人的目光去审视一个全新的世界。

    眼前光明一片,那是一座山,风光极其秀丽的山峰,山上百花齐放树木茂密鸟语花香,一派祥和隽秀的美好画面。

    然后有许多人手拿镐头铁锹挖掘山体,隽秀的美景消失,高耸的山体变得支离破碎,一层层山石被人开采,大山变成小山,小山变成丘陵,再然后丘陵的一角持续开采,而原本是高山的位置,被人为的荡平之后盖上了房屋,开采的山石全部被用来盖房子,慢慢形成了一个千家万户的山村。

    终于,开山采石的人挖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巨大的封土堆。人们交头接耳的谈论,最后将封土挖开,一股黑色的迷雾扩散,人们并不当回事,直到将整个厚实的封土挖了个底朝天。

    人们惊奇的发现那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密封着黑气的封土堆。

    从那以后,村里人像是得了瘟疫一般,几乎所有人都患了病,死了许许多多的人。

    在这时候来了一位道士,他帮助村子驱散了瘟疫,最终活下来的村民寥寥无几。

    道士打听了事情的原委,那些村民遮遮掩掩,似乎并没有说明是因为封土被打开从而引发的灾祸。

    还有些意识的荣皓这时候才发现那封土堆其实就是夯土大院,只不过土堆的封顶被荡平了而已。

    也就在这时候,荣皓突然就发现自己传承了别人的记忆,似乎与那道士心意相通了一般,完全成为了那位道士。

    只是意识依旧被人控制,被生拉硬拽着成为了另一个人,随着那个人的心思开始做着各种奇怪的布置。

    瘟疫的事情解决之后,已经是许久之后的事情。

    经过勘测,他在夯土大院后方发现了三口竖井。

    他进入井中,找到了地下隐藏的通道,顺着通道逐一布阵,将所有阴邪的地方布阵封印,最终来到了地下古城的入口。

    只是他并没有下来,因为这时候的地下古城已经是一片死地,是一座死城,到处弥漫着死亡的气息。

    道士离开,在三口枯井的位置布下重阵,并且开山立派一代一代传承封印那个唯一的进入地下古城的入口,将里面的邪祟困在下面。

    画面到达这里,荣皓陡然间睁开眼睛,不知什么时候,这地方已经没有了黑暗,整个大剧院尽收眼底,四周亮堂通透。

    那个身穿风衣的邪灵已经不知所踪,整座大剧院就只有他一人孤零零的坐在地上。

    荣皓伸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回忆着方才脑海中无比清晰的画面,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在画面中,他似乎就是那个道士,是小珠山观的开山掌门融皓真人。

    “融皓真人?融皓剑?荣皓?”

    荣皓伸手拍打着自己的脑门,眉头紧锁:“难道我就是当年的融皓真人?这也太扯了吧!”

    从地上爬起来,荣皓挥了一下手中的木剑,没想到那把降龙木木剑竟然响起一道空鸣,一抹精光闪烁不停,好似一层晚霞的余晖将整把剑包裹了起来。

    荣皓大骇:“法器认主?老子真的是融皓真人?”

    荣皓傻呆呆地望着手中沉甸甸的木剑,就好像握着一把精钢重剑的分量。

    “刚才是那些阴灵在告诉我什么?”

    “从封土堆里跑出去的那些黑色气体又是什么东西?”

    荣皓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是煞气?死人的煞气?”

    他的意识不再模糊,在刚才的那阵头痛之后,好像有了许许多多曾经不了解的东西。那是一种被植入的意念,被植入的学识,绝对不会是探秘人系统应该有的东西。

    “如果封土堆是存放死人的地方,那么,曾经的封土堆就是这座地下古城所有居民死后的葬坑!他们会把尸体移到那里,用特殊手法将尸体炼化形成一股黑气,就像是焚化炉。尸体整个炼化,留下的只是越来越多的黑气。不曾想那地方被李家村的人给打开了,黑气弥漫形成瘟疫。但事实上错不在地下古城里的人,是李家村的人自讨苦吃。而融皓真人没有搞清楚状况,这里面隐藏着另外一层秘密!”

    正在荣皓试图解开心中错乱想法的时候,一个人顺着石阶走了下来。

    荣皓抬头看去,来的正是全晓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