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77章 祠堂

第177章 祠堂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15 2020-05-12 19:41: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dididia.com

    (感谢夜...枫的月票,多谢!)

    从这人的口中得知,之前往左侧通道过去的那些人总共有六个,因为他是六人中的小头目,所以当发现通道两侧有岩洞的时候,怕追踪的人躲在里面,于是他指挥其他五人分成两组往相对的两个岩洞中进去找人。

    进去的人一开始还相互嘀咕,这家伙也没当回事,站在通道内抽烟,等到一根烟吸完,分别进入两个岩洞里的人却没有出来。

    等他意识到问题不对的时候,慌忙拎着手电往两个岩洞里面照了照,这才发现洞中的手电光芒已经没了,而自己的几名手下也都不见了踪迹。最后的发现令他毛骨悚然,也看不清是谁的两条腿露在蘑菇地外面,正一寸一寸的被泥土吞没,好像在看不见的蘑菇地下方有什么东西将那个人一点一点拽了下去。

    等到他回过神来,早已经吓的屁滚尿流,唯一的想法就是跑路,于是顺着通道一直跑,最后就跑到了这条平行通道里面。

    再然后,被守株待兔的胖子擒住。

    公鸭嗓子逐渐镇定下来,惊慌失措之后遇到了活人,虽然对方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但心里的紧张多多少少也有了一些慰藉。

    他根本就想象不出蘑菇地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但并非是傻子,还是很清楚的认识到自己几个兄弟已经死亡的事实。

    全晓婷怒问道:“你们不是峰山路派出所的人吗?”

    “郑队是……还有成哥和虎子都是,我们不是!”公鸭嗓子很识趣的回答。

    “不是警察怎么会有配枪?”全晓婷彻底懵了:“你们又是什么人?”

    公鸭嗓子躲开全晓婷凌厉的目光,颤巍巍的说:“我们……都是成哥的兄弟,成哥托关系进了派出所成了警察,我们平时也就跟着维护治安。有突发情况,我们会被召集。”

    全晓婷大怒:“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今晚的行动是谁指使的?”

    公鸭嗓子低下头:“郑队找的成哥,成哥招呼我们,我们就来了。听成哥的意思,好像是老岳的命令。”

    董海忍无可忍,一巴掌拍在他的脑袋上:“老岳又是谁?能不能一口气说完?”

    公鸭嗓子哎呦一声,赶紧合盘托出:“老岳是所长,具体情况我们真的不清楚,郑队也不会告诉我们啊!我们就是跑腿的,让我们去哪我们就去哪,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荣皓摆了摆手:“就是小喽啰里面的喽啰头头,问他等于白问,直接给他扔岩洞里喂了蘑菇得了!”

    公鸭嗓子当场就蔫了,双腿发软站都站不住,连哭带哀求:“大哥,别啊!我家里还有个刚出生的娃娃,上有老下有小的,我可不能死了,我死了他们怎么办啊!”

    董海一脚踢在他的屁股上:“你才多大?”

    公鸭嗓子努了努嘴:“十九……”

    荣皓吐了口气,小混混的世界不是一般人能了解的。

    荣皓给董海递了个眼神:“海哥,让他在前面带路。”

    董海笑了笑,把公鸭嗓子往前一推:“走吧!顺着这条路往前走,从你来的那条路原路回去,敢跑,我们就开枪,在这地方,打死人没有人会发现的,死了也就死了。”

    公鸭嗓子连连感谢,抹了一把眼泪和鼻涕,开始顺着平行通道往前走。

    沿着通道往前走了能有三百多米远,前方已经到了尽头,有一个往左的拐角出现,公鸭嗓子忙回头说道:“就是这里了!”

    平行通道内没有其他岔口,也就是说这条通道是环形道路,是连接两条北斗阵的设计。

    荣皓想到什么,问道:“你过来的时候看见有个精瘦的家伙绕进去了吗?”

    既然没有其它岔道,那么疑似秦军阳的那个男人应该是往拐角里面去了,而拐角通道是公鸭嗓子经过的道路,那么他们应该有照面才对。

    没想到公鸭嗓子的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没有啊!没看见别人啊?”

    见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也根本没有撒谎的必要,三人面面相觑,董海推了他一把:“进去!”

    公鸭嗓子绕过拐角,越往前走越紧张,他的视线只能靠后面三人的手电光芒余光照亮,等于是摸黑前行,但又不敢索要手电,只能硬着头皮往里走。

    顺着通道往前几十米远,通道两侧出现了两个岩洞,格局和右侧的通道内几乎完全一样。

    荣皓拎着手电往右手边的岩洞内照过去,这一看当场就懵了,本以为里面种满了蘑菇,没想到里面非但没有蘑菇,反而平整干净,甚至干燥异常,连地上的土都是干硬的,几乎没有潮湿的样子。

    侧身靠在门前往岩洞深处照过去,就看见最里侧一片狼藉,地上有散落的石块,还有一些类似残破的石像。

    董海也靠近过来往里看了看,同样大惑不解。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踏步走了进去。

    人刚走进去没多远,突然就从角落里窜出来一个黑影,贴着洞壁就往外跑。

    董海已经来不及阻挡,回头冲门口大呼一声:“拦住他!”

    再看时,那个跑到洞口的黑影已经被荣皓一脚踹翻在地,两束手电照过去,这才发现躺在地上蜷缩着身子痛苦万分的正是那个身材精瘦的男人。

    荣皓走过去按住他,回头招呼公鸭嗓子:“交给你了!别让他跑了!”

    公鸭嗓子看清楚被荣皓拿住的人,吓了一跳,那个人早就没了人的样子,一身破衣烂衫,惊恐的脸上血红一片,张大的嘴巴黑洞洞的,好像没有舌头,身子瘦的几乎就是皮包骨头。

    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走过来按住了那个似人非人的家伙。

    荣皓起身,招呼全晓婷进入洞中。

    这家伙躲在里面,说明洞内没有危险。

    三人靠近岩洞深处,手电照在地上那一大堆乱糟糟的东西上面。

    有几块打磨的极为考究的板石,还有一些躺倒在地的半米多高的方石,除此之外就是破碎的石像残块以及一些散架的木片。

    董海翻开一个二十多公分高脑袋冲下的石像头部,石像的面孔狰狞可怖。

    “神龛?”荣皓看清这些东西,想象着它们本来应该有的样子,如果不是遭到破坏,方形石块应该是直立的,而条形石板该是扣在方形石墩上面,石像自然是立在板石之上。

    董海又翻开几个石像脑袋,无一例外全部都是狰狞面孔。

    这些石像都不高,即便完好的情况下也不会超过半米,除了破碎的石像之外,一大堆破烂的木块则是一个个类似灵牌的东西,上面雕刻着看不懂的文字。

    “这里是什么人的地下祠堂,当然不可能是安家人,而神龛的破坏很可能是安家人所为,那些种植蘑菇的岩洞估计就是埋尸地!”董海静了静心神,长叹一声,继续说道:“安家人真是鲁莽,难怪会被邪祟搞死,他们打烂了人家的祠堂,破坏了人家的坟地,还把停尸的地方用来种植蘑菇,这就是自己作死。”

    全晓婷战战兢兢的捡起一块木牌:“能看懂上面的字吗?”

    董海摇了摇头,然后看向荣皓。

    荣皓摇头说道:“都是象形字,这谁能看的懂!”

    象形字是最古老的文字,据说是有个人从鸟类落在淤泥上面的脚印突发奇想,然后创造了这种文字,当然这只是一个说法,但从这些灵牌上的字体来看,年代已经相当久远了。

    安家人最初的发现应该是老楼水塔的位置,也就是井中井的外井,他们无意间打开了尘封的垂直井口,然后顺着洞口下来,发现了底下不为人知的隐藏区域。

    他们进入了地下溶洞,破坏了下面的一切,不管当时想的是什么,从他们动的手脚来看,似乎想要把大面积的地下空间为己所用,种植蘑菇就是最好的证明之一。

    总之安家人并没有意识到这里是个极度危险的地方,从而吞下了苦果。

    就像是一个层层递进的因果报应,安家人触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从而遭到报应,在岩洞中种植蘑菇的时候惨遭团灭。

    而安家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找来什么人给看了局,明白人看透之后,安家村肯定不能继续住人了,于是安家人尽数搬走。留下的几位老人出资修建了一座医学院,对外声称教授医术,实际上是为了挽救鲁莽造下的业果。

    用老楼镇压打开的垂直竖井,建造水塔一方面是为己所用,主要还是改变风水缓解事态的严重性。正如同董海所说左边出水向右是为阳水,让井中井下方的水井里的水活动起来,把死水变成活水,改变风水形成镇压,从而减轻竖井位置走出的阴邪之气。

    董海心里的想法跟荣皓意识到的差不多,他扫了一眼乱糟糟的地下祠堂,轻声说道:“医院大楼是有人破局的补救做法,但这下面的阵法肯定不是现在人能领会的东西,北斗阵法是一门古老的道家学问,设置阵法的人肯定是以前的道家大能。所以说,这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人发现了,有道家高手布置了一切,这里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荣皓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早已经超过了凌晨。

    洞口处公鸭嗓子压住那个精瘦的男人,男人拼命挣扎,公鸭嗓子满头都是汗,几乎筋疲力竭了。

    荣皓把手机塞回口袋,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先回去再说!否则林飞他们过来,一旦顺着管道下来,会很危险。”

    董海点了点头,走到洞口处踢开公鸭嗓子,亲自控制住精瘦男人,几人顺着通道往前走去。

    一路走过,通道两侧其它的岩洞里面也都看了,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白色蘑菇。

    走出通道回到丁字路,顺着来路原路返回,中间没有停留,一直走到那口水井处。

    井里的水已经恢复了最初的颜色,此时再看墨绿色的井水让人不寒而栗。

    井里有东西,到底是什么没有办法去搞清楚,但一定是非常厉害的阴邪之物。

    董海举着手电顺着管道往上看,就看见铁管道上留下了水迹,清晰可见的水渍顺着管道一直向上,直到看不见的上方黑暗。

    荣皓明白过来:“井里的东西,上去了!”

    董海嗯了一声:“先上去再说!”

    最初的臆测就是深夜之后会有东西出现在老楼,从张晶晶贴吧里的回帖来看也印证了这一点,每到深夜之后,医院里的病人会陷入狂躁状态,就像是受到了惊吓,需要镇定剂来控制他们的情绪。

    而深夜之后出现在老楼里的东西基本可以确定是阴灵,老楼不是极阴之地,四处游荡的阴灵并非实体状态,所以常人是看不见的。

    荣皓让公鸭嗓子把腰带抽出来,然后将那精瘦男人的双手从背后锁死。

    董海爬上管道,一只手拉着皮带,下面则是公鸭嗓子用肩膀扛着精瘦男人的屁股,两人一上一下,顺便把精瘦男人也带了上去。

    全晓婷第四个爬上管道,荣皓跟在后面。

    董海的爬行速度太过缓慢,毕竟拉着一个人,速度提不起来,即便对方也就一百多斤重,但也非常费力。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大约二十多分钟,荣皓算了下距离,上行了应该还不到一百米。

    拎着手电往下看了看,这一看当场吓出一身冷汗,黑暗中有东西正顺着管道往上爬,由于离得太远,看不真切,模模糊糊的像是人影。

    荣皓伸手抓了抓全晓婷的脚踝,全晓婷低头问道:“怎么了?”

    荣皓侧开身子,空出一个位置:“你看看下面,是不是有人跟上来了?”

    全晓婷认真的向下看去,很快就摇了摇头:“哪里有人?”

    荣皓再度低头往下看,从侧面看过去比正面看的清楚许多,他的手电是公鸭嗓子的警用手电,透射距离有几十米,这一看更加让他头皮发麻。

    顺着管道上来的不是一个黑影,就好像是结成队的蚂蚁,有一长串。那些东西爬动的速度明显比他们快上许多,照这个速度,不用等他们爬上井口,那些东西就能追过来。

    全晓婷看不见就代表下面那些不是活人,而是阴灵!

    荣皓压住心头的恐慌,仰头对上面的董海说道:“海哥,加快速度!有东西跟上来了!”

    董海呼呼的喘气:“它们不是早就上去了吗?”

    荣皓无奈道:“这特么的是一批一批往上去的吧!前面的是先遣部队,后面这是后续部队!这些个东西是要出兵打仗还是怎么的?”

    董海闻言也是急得不行,当即咬牙切齿卯足了力气往上爬。

    但双方的距离还是在慢慢缩短,荣皓的手电已经看清了顺着管道爬上来的东西。

    细看之后,脊背都凉了,追上来的是一个被长矛顺着肩膀穿成一串的阴灵队伍,它们动作一致,所有阴灵都是仰面朝天,无一例外均是狰狞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