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69章 人呢

第169章 人呢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06 2020-05-12 19:40: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www.13to.com
塞读网
    拎着狗獾的老人一路走向医院正门,期间没有停歇,从背景来看步伐极其的稳健,丝毫不像是一位老人该有的样子。

    荣皓不敢想象一个身手如此了得的老人,是怎么被董海三下五除二控制住的,难道仅仅是因为自己猛推门那一下给他砸懵了?如果是那样,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假如当时不够谨慎,如果被手握剪刀的老人先行下手,后果不堪设想。董海的身手是不错,但对付这位老人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即便知道遮遮掩掩其实就是自欺欺人,但两人还是拉开一段距离跟在后面,直到老人走到医院院墙的大门。

    远远望去,就见他在院门旁边的传达室墙外停下脚步,扒开一人高的草丛,猫腰钻了进去。

    这时候董海也顺着院墙跑了过来,居高临下看的清楚。他冲荣皓和全晓婷招了招手,待到两人跑过来,又用手指了指院墙外已经重新归位的那片屹立不倒的荒草堆,然后眼睛很快转移到院墙内侧,脸上立即浮现出惊诧的神色。

    荣皓走近那处草堆,扒开杂草一看,原来里面有个隐藏的墙洞,明显是人为掏出来的,有一米多高,墙砖倒在了墙洞里面,而这大片草丛完美的遮挡住了洞口。

    董海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眼睛从院内移了出来:“这个洞连通着传达室,那老人平时就是从这里进出的。”

    荣皓打消顾虑,与全晓婷先后钻进了墙洞,进去一看还真的是传达室。不大的小屋里面有一张床和一张木桌,这两件全是大件,除此之外就是一些零零碎碎的小物件,表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清灰。

    打开门走出传达室,董海也已经从墙头跳了下来。

    举目望去,夜色中那位拎着狗獾的老人已经走到了医院门诊楼前,正顺着大楼右侧的拐角走向老楼后面。

    三人没有迟疑,大踏步追了过去。

    等绕到老楼楼后的时候,已经不见了那位老人的踪迹。

    董海愕然道:“这老头也太迅速了!”

    三人从传达室门口往这边跑的时候,老人正好走到老楼拐角处,短短的两分钟时间,老人除了钻进墙后的收货口,没有其他可能。

    荣皓趴在管道口往里看了看,想到老人守在狗獾洞口时的残忍举动,心里多少还是有点胆怯。

    从贴身背包中拿出网购的两支强光手电,将其中一把递给全晓婷,自己则是打亮手电往管道内照了过去。

    管道是有弧度的,从这个位置看不清里面的真实情况。稍稍犹豫了一下,荣皓一手拿手电一手拎着羊角锤,猫腰钻了进去。

    在管道拐角处探头探脑往外看了一圈,确认是自己多想之后,荣皓松了口气,随后爬出管道进入药房。

    医院老楼内部比外面要黑沉的多,七八米开外如果不是手电照明已经看不清楚了,能见度低的吓人。

    等到全晓婷和董海先后进来,荣皓走到药房角落捡起一根光秃秃的拖把杆,交到董海手中,提醒道:“老人身手了得,打起精神千万别大意!”

    董海刚才站在墙头虽然没有看到他们进入灌木丛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亲眼所见拎着狗獾健步如飞的老人。所以荣皓的担心绝对不是开玩笑,他切切实实的不敢大意,抓住那根拖把杆,谨慎的看了一眼药房门外,低声说道:“走吧!”

    第三次来这地方,可谓轻车熟路。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所以下面三层被直接掠过,三人顺着楼梯直奔四楼。

    403病房的门开着,这个房间的后窗窗帘完好,房门又正好跟走廊第二和第三扇窗中间的墙体正对,光线被完全遮住,以至于病房内漆黑一片。

    荣皓放低脚步靠近木门,屏住呼吸将手电光圈顺着门口慢慢往里照过去。地上的那把剪刀还在,从摔碎的玻璃盆中流了一地的生血已经开始凝固。

    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异样。

    整个四楼都极其安静,在这种环境下,近在咫尺的房间内根本隐藏不住任何声音。

    没有听到喘息声或者是狗獾痛苦的低吟声,除了飘散在空气中的血腥气味,似乎什么都没有。

    荣皓大着胆子走进病房,犄角旮旯都看了一遍,房间内确实没人。

    从地上捡起那把看似滞钝实则锋利无比的剪刀,而后交给了全晓婷。这东西比木棍可要实用的多,关键时候比羊角锤还要好用,绝对是可用的防身利器。

    从403病房出来,三人的目光着重锁定在402和401两间病房。

    尤其是402,这间病房是整个四楼最破乱的地方,后窗玻璃全碎,半边窗户都不见了踪影。三张床塌了两张,连立柜都倒在地上糟烂了。而且这间病房就是老人给狗獾放血的第一现场,房内有两只狗獾尸体,其中一只由于时间太久完全硬化,另一只则是下午刚刚放血后留下的尸体。

    三人的自我保护意识都不差,联想到老人的诡异举动,自然不敢直接冲进去。两束手电从门口照进病房,唯一的死角是房间右侧的一个盲区,除了那个地方之外,其他位置尽收眼底。

    地上散发着霉菌味道的被褥旁边是那两只狗獾的尸体,没有看见那位老人,也没有看见第三只狗獾的尸体。

    董海指了指病房右侧的盲区位置,荣皓心领神会,后背紧靠左侧墙壁,手电光柱划过去的同时,两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角落中有一条生硬如同石头的毛巾,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东西。

    三人面面相觑,全都懵了。精神本来就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而一无所获远比亲眼目睹更加令人抓狂。

    带着疑惑不解和百般忐忑的心情从402出来,三人一句话都没说,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401病房上面。

    这个房间之前进去看过,情况和403差不多。

    房门大开着,里面黑沉一片。荣皓和全晓婷用各自的手电往里照了一遍,得到的结果依旧是空无一人。

    董海手执木棍敲了敲病房的木门,“咣咣”声过后,他与荣皓同时走了进去。

    房间盲区空无一物,想象的画面同样没有出现在这里。

    董海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疑惑道:“奇怪了!人呢?”

    本以为最可能的三间病房竟然均是无人,这样的结果实实在在的让房间里的三人大失所望的同时疑惑不解。

    颇为讽刺的是,三个人战战兢兢的挨个房间找过来,找到的竟然只有空气,这样的结果很难让人接受。

    荣皓吸了口气,随后便走出了401病房。手电往走廊照过去,地面之上全是自己三人来来回回踏出的鞋印,想要找到原本就不起眼的平底鞋鞋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顺着走廊往前找,一直走到值班护士休息区,再往前,布满灰尘的平整地面纯粹就是无人涉足的样子,地面就像是无人踏足的雪路,没有任何人走过后留下的痕迹。

    董海和全晓婷相继进入404和405两间病房找了一圈,等到三人再次汇合,留在每个人脑袋里的就只有一个大大的问号。

    四楼走廊中玻璃破碎的窗户里面,那些碎成条条缕缕的灰白色窗帘随着冷风忽高忽低,吹乱了三人的头绪,气氛也变得诡异起来。

    之前跟随老人下楼,然后又亲眼目视他捕获一只狗獾,再然后近距离发现了老人惊骇莫名的举动。最后跟着他回到医院,这一切都顺风顺水,所有的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可到头来一直紧跟着的老人就这么跟丢了!这种挫败感实在难以接受。

    难怪一路上老人旁若无人,根本就没把这三个家伙当回事,原来他早有打算。

    荣皓捋了捋思路,开始合计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老人确实是从传达室进的大院,然后走到门诊楼,这和三个人行走的路线完全一致。而且三人就在后面跟着,看的清清楚楚,肯定没错。

    老人比他们早先一步到达门诊楼的拐角,等到三人到达拐角处,老人便不见了踪迹,这段时间不会超过两分钟。

    这么短的时间,可以排除老人从楼后绕道离开的可能性。毕竟时间根本就不够用,更何况是一个拎着一只几十斤重狗獾的老人。

    盘算来盘算去,最后的结论还是老人顺着收货口进来了。

    既然他进来了,既然四楼没人,那说明什么?说明他压根就没上来!

    这能怪谁,只能怪三个人满脑子都是一根筋,就认准了四楼这么一个地方。

    荣皓苦笑道:“咱们三个也是够二的!被人彻彻底底玩弄在股掌之间了!一个傻缺也就罢了,三个都是傻缺,这问题就严重了。”

    全晓婷哼笑一声,没好气的说:“是你带着我们跑上来的,你要说我俩也是傻缺,那不是冤枉人吗?”

    董海就像是撒了气的气球,双手一摊,垂头丧气的郁闷道:“跟了这么久竟然把人跟丢了,真特么恶心!”

    在这种地方把人跟丢与机会稍纵即逝是一个道理,想要补救,根本就没有机会。医院老楼上下四层,总共三十多个房间,而且老人又不是一块石头,他能自由活动,又是一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如果他刻意躲着,随便往哪个房间一猫,或者跟三人躲猫猫,那么想要找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毕竟人手不够,在这样的地方分头去找也不现实,三个人合在一起是一个小团队,可以应付一些棘手的事情,可若是分开单兵作战,如果对方杀心大起,大概率会被人团灭。

    那些各种电影里面不管是遇到猛兽还是阴灵,剧情演绎往往会把人分开去跟邪恶对抗,然后被一个一个干掉,这种安排是为了剧情需要,是去送人头,根本没有实质意义。

    荣皓把老人吸允人骨的事情说了出来,董海听后,下意识的往四周看过去,整个人都不淡定了。

    董海吸了口气感叹道:“这是困惑阴灵的阴邪之术,利用死人骨头上的阴气隐藏自己的活人气息,可以让阴邪之物短时间内分不清对方的身份,行同一个假阴灵,以假乱真。”

    荣皓微微一愣:“这和探秘人系统里的阴灵困惑岂不是一样的东西?”

    董海闻言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的?你的探秘人等级过十级了吗?”

    看着董海惊愕的表情,荣皓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你接着说刚才的问题。”

    董海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荣皓,好像这家伙比懂得用死人骨头压制活人气息的老人还要吓人。他无法理解荣皓的探秘人等级怎么会提升的如此之快,连他自己都才刚刚到达十级,从而了解了阴灵困惑这个技能,这小子的等级飞升速度简直匪夷所思。

    暂时放下心中的震撼,董海说道:“有一门阴邪之术就是利用人骨做手脚,这其实是损阴德的事情,对自身百害而无一利。据说如果死人阴灵不散,自己的尸骨被人亵渎,会自动找上门的,这个人八成会被活活折磨死。即便对方的阴灵已经不在了,造不成威胁,但这种事情也没有人会去冒险,因为人骨上存在骨毒,舔舐人骨的人,会通过唾液流入体内,等于慢性中毒,终究会死的不明不白极其凄惨!”

    全晓婷听不懂他们谈话的深意,不过其中的厉害关系还是听懂了一些。

    “这么说那位老人这么做的原因恐怕也是迫不得已,他之前不是说有什么人必须要喝生血,否则会有大麻烦吗?难道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是为了去见那个人吗?”

    全晓婷语出惊人,总会在关键时候说出令人醍醐灌顶脊背发凉的东西。

    荣皓和董海面面相觑,走廊里的冷风拂面而过,后背却是冰凉彻骨。

    全晓婷说的没错,老人把自己的小命弃置不顾,来此的原因必然就是去见什么人。他这么多年来孜孜不倦的取生血供养的那个人,可能压根就不是人。

    而那个可能不是人的东西就在这栋老楼里面,似乎一直隐藏在老楼中的某个阴暗角落。

    这位老人究竟是谁?而他取血供养的又究竟是什么东西?

    两人大眼瞪小眼,完完全全的傻愣住了。

    全晓婷被这俩人莫名其妙的表情吓了一跳,过了许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喂!你们想什么呢?”

    董海没有直接回复,反而冲荣皓问道:“小皓哥!我们是留下还是离开,这个事儿可能非常棘手,你好好考虑考虑!”

    离开的意思必然就是走人,离开医院从哪儿来的回哪里去。

    留下,自然就是另外一层意思。

    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必然就在老楼的某个位置,四层楼彻底找过去,从头找到尾,肯定能找到那个东西。

    荣皓略微沉思,苦笑道:“恐怕想走没有那么容易,老头把我们引进来,把我们耍了一遍,估计不会好心给我们留后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