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56章 藤蔓

第156章 藤蔓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827 2020-05-12 19:39: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确定后面再没有活尸跟过来,文洋走到洞口前几米远的位置查看了一番,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说出的话也是让人瞬间感到脊背发凉。

    蛇堂!这个词儿不是很陌生,它的涵义是蛇群居的地方,最初来自今早那几位老人说起的关于虎山曾经流传下来的故事。

    荣皓和大龙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跑上前用手电向下照过去。

    三人的位置居高临下,下方是一个深度可达三十米的巨大坑洞,里面密密麻麻的全部都是蛇,上万条都不止。

    没有五彩斑斓的颜色,所有的蛇都是一个品种,浑身土灰色,手电光照下蛇皮表面泛着亮晶晶的油光。蛇有大有小,大的有碗口那么粗,静静的趴在蛇堆之中,小的只就一扎长,正动作迟缓的顺着无数大蛇的身体缓慢爬行。

    刚才扔下去的那只活尸早已经被蛇堆淹没,恐怕正在被争相分食。

    三束手电的光照每移动到一个位置,那里的蛇便如同受到惊吓一般仓惶躲闪,“嘶嘶”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几条安静蛰伏的大蛇扬起三角脑袋,冲着射过来的光线愤怒的张开嘴,大嘴开到一百八十度,露出锋利如同犬牙的利齿,寒芒乍现。

    大龙看了看下面密密麻麻的蛇坑,很快扭过头来不再去看,他有密集恐惧症,这样的场面受不了。

    文洋则是望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荣皓:“哥!赶紧想办法啊!它们已经开始活动了,是要准备对付我们这些不速之客了!”

    荣皓摇了摇头:“这个大坑有三十多米深,四周是垂直光滑的石壁,它们想要上来没那么容易,要是能上来,早就上来了!”

    蛇坑里的蛇最大的不过碗口那么粗,与阴灵轮回镜附近的那一只差的远,虽然不知道那条巨蛇如何做到飞檐走壁,但下面的这些明显没有那种能力。

    又看了看下方只会做威胁动作的蛇群,荣皓逐渐放下心来。

    这里温度很高,空气质量反而不错,想必会有通气的地方。

    找到通气孔或许就能找到出口,死路变成活路,逃出生天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短暂的休息之后,荣皓说明了自己的想法,而后三人开始沿着蛇坑顶部这一圈小路寻找出路。

    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这一圈小路地面出奇的平整,坚硬的黄泥地面曾经做过很讲究的反复压路程序,从这点来看不会是自然形成,绝对出自人工修造。

    包括方才走过的那条从石墓墓墙通到这里的密道,还有密道中错乱的形同网格的无数岔口。那些岔口很可能连通着所有坟包底下的墓室,在那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坟地下方连成一个四通八达的洞网。

    而所有的暗道似乎最终的出口都是通到这里,石壁上每隔一米多远就有一个洞口便是最好的证明。

    曾经有人特意布置一切,花费大力气营造这些,目的是什么?

    难道是怕坟包里的那些活尸憋闷?所做的一切是给它们用来消遣的娱乐方式?想让它们觉得枯燥无趣的时候跑过来看看大坑里的蛇堂?

    想到这里,荣皓暗自摇了摇头,那些活尸除了童尸之外无一例外都是眼盲,让盲尸去看蛇?这想法实在是太荒谬。

    既然不是为了给活尸做排解乏闷的设计,那么所有坟包里的尸体存在的目的除了是一道防止人进出的路障之外,难道是为了给蛇堂成千上万条蛇当做口粮?它们会按时顺着墓墙上的暗门通过暗道跑过来自行喂养土灰蛇?

    这种想法似乎更加不着边际,如果是这样,那么坟包里的尸体这么多年过去后可能所剩无几了,就不可能是现在的泱泱一片。

    荣皓脑袋里繁杂的想着这些根本没有头绪的事情,随着文洋和大龙顺着蛇坑上面这条圆形道路转了一圈。

    一路走来并没有发现任何出口,洞壁之上甚至连一道裂缝都不存在。

    回到原点,文洋摇了摇头:“我仔细看过了,没有出路!”

    大龙问道:“你确定?不对!你能在墓墙上打开一道门,能不能也在这打开一条出路?”

    文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墓墙上那是人家之前设计好的暗门,就凭你我手无寸铁的挖山开洞,你以为你是愚公啊?愚公起码还有铁锹镐头,人家死了还有儿子,儿子死了还有孙子,孙子死了还有重孙,重孙死了还有玄孙,玄孙……”

    大龙连忙摆手:“打住打住!”

    玩笑归玩笑,但玩笑之后所有人都蔫在了当场。

    没有出路就代表没有活路,唯一的活路可能就是顺着暗道原路回去,去跟那些活尸拼命,然后被人家用数量压制,英勇赴死。

    这地方究竟安全与否终归还是未知数,错综复杂乱七八糟的地下,说不定某个位置就会有蛇坑通往上面的通道。即便那些能吃人的土灰蛇上不来,也不代表三人在这里可以高枕无忧。那条通往墓室的暗道,不排除会有活尸再度出现。

    整整一晚的奔波劳顿,每个人都已经累乏的厉害。没有食物也没有水,短时间内可以应付,但一夜之后一天之后或者更久,早晚会被困死在这儿。

    荣皓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这地方既然没有通风的山体裂缝,空气又是从哪里来的?这里的空气质量非常不错,起码人在里面待了这么久几乎没有缺氧后憋闷的感觉。

    三人找了个远离那处洞口的位置坐下,荣皓摸出烟盒,却发现早已经湿透,烂的不像样子。

    苦笑一声将烟盒扔了出去,仰头长叹一声,马上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头顶上方有些许光亮,密密麻麻的光点从上面不知多高的黑暗渗透进来,只是那光点零零散散并不清晰,隐约可见,并不显眼,否则在里面待了这么久也不至于没有发现。

    这个突然的发现让荣皓大为兴奋,上面渗透下来的光表明洞顶有山体裂缝,而光正是从裂缝中透射进来,说明外面就是天空。

    荣皓赶紧爬起来用手电照过去,很快就发现在蛇窟正上方大约二十米高就是洞顶,洞顶巨大的裂缝中是大片枝干粗大的藤蔓植物,密密麻麻的粗大藤蔓几乎将裂缝整个封死。

    荣皓的这一发现很快被文洋和大龙注意到,两人对视一眼,而后又重新归于落寞。

    出口在头顶二十多米高处,又是在蛇窟顶上,除非长了翅膀,否则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上的去。

    文洋哭丧着脸,望着头顶的出路:“哥!这是老天在跟我们开玩笑呢吧?”

    荣皓没有搭理他,举着手电开始第二次顺着小路巡视。

    文洋和大龙赶紧跟上,在看到荣皓一路走一路往洞壁上照之后,慢慢明白了他的意思。

    这座圆形空洞洞壁与蛇窟洞壁不同,表面坑坑洼洼,并非不能下脚,荣皓是想找到最可行的位置然后想办法爬上去。

    转了大半圈,终于找到一处看起来最靠谱的地方,这里的洞壁先是大面积向内侧凹洼,表面坑凸不平,攀岩直上绝对没有问题。大约十五米高的地方,有一条粗大的藤蔓延伸到这里。

    荣皓长长的出了口气,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简单的说道:“如果这些藤蔓有足够的韧性,我们就从这里上去,然后顺着藤蔓去往中间山体裂缝,一切顺利的话就可以出去。”

    文洋看了看那些灰不溜秋已经干枯的藤蔓,不淡定的说:“从这地方爬上去问题不大,可攀着藤蔓过去,我这体格能行吗?这要是掉下去,直接就喂蛇了!”

    延伸到洞壁的藤蔓中有一条是主干,大约有手腕那么粗,从它攀附在石壁上异常牢固的迹象来看,应该长着无数如同爬山虎那样的卷须,卷须上可能有着粘性很强的吸盘。

    这种植物抓墙的能力自然非常牢固,文洋的担心必然有些过了。

    “行不行也得试试看!总比在这等死要强的多。”

    大龙还是比较有想法,毕竟是军校毕业,恶劣环境接触的也不少。他说完冲荣皓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脱妨碍行动的防护服。

    防护服全部脱掉,一体的防护靴自然也被扔到一边,脚上就只有一双袜子。

    荣皓和文洋也将防护服脱了下来,轻装上阵轻便不少。

    再次看了一眼在心中盘算好的逃生道路,荣皓给两人一个坚定的眼神,将手电咬在口中,开始徒手攀爬斜度极大的山岩。

    从这里往上十几米,没有什么难度,任何一个身体正常心理素质也不错的人都可以爬上去。主要的危险在藤蔓上面,特别是延伸到蛇堂顶部的那一片区域,就像文洋担心的那样,一旦掉下去直接就会掉进蛇堆,绝对的十死无生。

    攀岩的十几米顺风顺水,很快三个人就先后爬了上去,回头看一眼,下面十几米的高度多少还是让人心惊,好在手电探照方向不好把握,光线并不好,下面的情况看不真切,所以恐高多多少少的减掉不少。

    靠近那条粗大的藤蔓,荣皓用手碰了碰,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土灰。这种植物大同小异,对空气中的灰尘有着天生的吸附能力,只是当荣皓的手伸进去抓住蔓茎的时候才发现这根藤蔓远没有表面那么粗。看起来有手腕粗细的藤蔓,事实上是裹了一层厚厚灰尘的假象,真实的粗细起码少了一半。

    荣皓用力抓了抓,感觉还挺牢固,他把手电从口中拿出来,对后面二人说道:“藤蔓太细,一个一个来,我先上去,你俩等我的消息,我上去之后再说。”

    大龙和文洋不知道他说的藤蔓太细是什么意思,只是点头回应。

    荣皓轻轻吸了口气,再度把手电塞进嘴里,开始攀着藤蔓往前移动。

    从这个位置到中间的山体裂缝大约有两百米,这样的长度对于在空中如同蜘蛛爬丝一般的荣皓来说,足够漫长。

    逐渐远离了文洋和大龙,荣皓小心翼翼的匀速前进,双手交替扎进蔓茎,双脚却是没有地方可以支撑,只能如同猿人那般依靠上肢力量艰难前行,整个人呈垂直状态,这种方式很考验臂力。

    好在大约五十米之后多出来一条差不多粗细的蔓茎,这时候双脚有了着落,手臂的负重力减轻许多。

    越往前藤蔓的数量越多,蔓茎密密麻麻完全能够支撑住人的身体重量,只要不脱手,想掉下去都难,最初的担心随之烟消云散。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荣皓到了安全地带,仰头看过去能看见天上零零散散的几颗星星。此时身处的位置上方就是那道几丈宽的山体裂缝,数不清的蔓茎从那里延伸出来,到达这个位置,攀着藤蔓上去就等于是真真正正的逃出生天。

    荣皓交替换手甩了甩酸麻的两条手臂,然后冲文洋和大龙晃了晃手电,喊了声:“下一个!”

    两个人简单的交流之后,大龙开始抓着藤蔓往这里移动。

    这家伙胳膊有伤,不过看他行动的矫捷程度似乎伤势问题不大。至于大龙,荣皓并不担心。警校出身的他身板非常硬朗,想必当年还是学生那会儿像这种不算很极限的运动接触过不少,平时的训练中势必会有类似的方式。

    果真大龙轻描淡写的爬过了那片危险距离,不多时就到了相对安全的两处藤蔓区域,短暂休息之后开始顺着蔓茎快速爬了过来。

    等到他靠近荣皓的位置,长长的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胜利者的姿态。

    轮到文洋,荣皓开始担心起来,这小子膘肥体胖,让他做这种用双臂支撑整个身体的动作还真的挺难为他。

    文洋远远的望着荣皓和大龙的位置,踌躇再三,最终往手上吐了口唾沫,一双胖嘟嘟的手扎进藤蔓的空隙,开始艰难的往前移动。

    他的每一次换手都非常的别扭,看起来出奇的笨重,荣皓用手电帮他照亮前面的路,手电的余光照在他的脸上,能看见这家伙整张肉嘟嘟的脸在极度的痛苦中扭曲变形了。

    荣皓手里捏着一把汗,用坚定的口吻给他打气:“坚持!过了那道坎儿就没问题了!”

    文洋紧咬牙关,用力的点了点头。

    这些藤蔓只有蔓茎,并没有叶片,虽然是入冬时节,即便有叶子也早该落了。不过之前在底下转了一圈半并没有看见半片叶子,可见这种植物原本就不存在叶子,或者叶片可能非常的小并不起眼。

    两人紧张得盯着文洋如同大狗熊爬树的动作,比文洋本人都要揪心。

    好在文洋非常争气,硬是穿过了那条危险区域。

    寻到第二根蔓茎,他自己也是大受鼓舞,双脚攀在那根蔓茎上,交替换手想要缓一缓酸麻的手臂。

    不成想那条藤蔓可能因为荣皓和大龙先后走过导致茎上的根须吸盘不稳,终于支撑不住文洋的体重,“咔啪”一声响动之后,便是“噼里啪啦”一长串崩断的声音。

    文洋吓得赶紧用双手死死地抓住藤蔓,崩断的声音从他那个位置一直延伸到荣皓和大龙旁边,整条藤蔓抓在石壁上的触手终于全部崩断。

    文洋“啊”的一声大叫,随后肥硕的身子便跟着藤蔓极速的向下坠落。

    荣皓脑袋嗡的一声,当时脑袋里那根绷紧的弦就断了。

    只记得下面是蛇堂,是成千上万条土灰蛇的群居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