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43章 大裂缝

第143章 大裂缝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763 2020-05-12 19:38:00
推荐阅读: 山海藏神录我的女友是只猫问米我的鬼妻找上门超幸运全能玩家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dididia.com
    (感谢冬瓜侠的月票,多谢!)

    陈师傅两只脚死死地抵住沙堆,防护靴完全陷了进去。被荣皓禁锢的双臂开始奋力的挣扎,瞳孔收缩,望着前方的黑暗,嘴里不停的叫着“不”。

    全晓婷瞬间停下脚步,手电和手枪叠加在两只手中紧紧握住,锐利的目光顺着枪口瞄准器看向前方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处,整个人处在了全身心的戒备之中。

    手电光束穿透了几十米的黑暗,又以自己为中心原地转了一个大圈,视力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任何奇怪的异常情况发生。

    全晓婷冲荣皓点了点头,意思是什么都没有。

    荣皓再度推了推浑身颤抖的陈师傅,他的力气够大,陈师傅被他推了一个趔趄,两条腿很自然的弯曲向前。

    也不知道这家伙之前究竟遇到了什么惊骇莫名的东西,竟然会变成现在这副一惊一乍惊悚到绝望的样子。

    “沙沙”的脚步声给这幽闭寂静的环境排解些许压抑气氛,除此之外就只有陈师傅上下牙撞击的“哒哒”声,他的口腔颌面肌肉控制神经就像是失去了作用,上下两排牙齿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完全控制不住的打颤。

    他的恐慌反应影响到了荣皓和全晓婷,两个人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随后却各自绷起神经一刻也不敢大意。

    顺着金黄色的沙滩向前走了足足几百米远,谨小慎微,步子放的很慢,一路走来无惊无险,心里想象的诡异画面一个都没有出现。

    陈师傅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逐渐放松下来,整个人也开始慢慢变得安静。

    他那两只略显混浊的眼睛从呆滞中恢复些许神采,只是那双黑瞳深邃的如同无底深渊,依然不敢直视别人的目光,躲躲闪闪,那一丝看不懂的惊恐似乎隐藏着难以看透的恐怖。

    每走几步,全晓婷就会将手电向两侧照一照,金沙滩左侧是一望无垠的细沙沙滩,右侧则是那片泥沼地的边沿,一路走来步伐丈量的距离早已经超过了五百米。

    原路返回第二道岩洞并非寻不到方向,只是那样的泥沼地实在是危险万分,如今两人之外又多了一个不安定分子,这样一个累赘的存在必然无法选择再去趟一次泥地浑水。

    “顺着沙滩走吧!能走到哪儿算哪儿!”

    全晓婷嘟哝一声,似乎也没有要跟荣皓商量的意思。

    荣皓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现在的情况不算好,但至少比较安全,到现在为止这地方没有出现任何危险的东西。

    目前的位置是在虎山底下的什么方位,而前进的方向是向东向西还是向南向北,一切都完全分不清楚。

    荣皓伸手往陈师傅的裤带位置摸了摸,一把抽出了他的腰带。都是在自己原本的衣物之外身穿防护服,又是吊带式的防护服,即便腰带抽掉,裤子也不会掉下去。

    荣皓用腰带捆住了陈师傅被强制性背在身后的双手,一只手握着腰带拉紧扣,另一只手则是从自己口袋中摸出手机。

    原本想着即便手机没有信号最起码能看看自带的指南针,也好辨别方向大体有个估计。但手机拿出来之后才发现进水严重,按了几下开机键,完全没有反应。

    全晓婷从他的动作中意识到什么,低头从口袋中摸出自己的手机,点了下屏幕,手机在经过短暂的浸泡之后没有什么影响,完美运行。

    荣皓尴尬一笑,自己的国产神机果真没法跟那些三防产品比较,所谓一分钱一分货,还真是不假。

    全晓婷把手机递给他:“一点信号都没有的!”

    荣皓接过来,手指划了两下屏幕,找到指南针,点开。

    红色指针跳了跳,然后就指向右侧的黑暗。

    荣皓叫停正聚精会神赶路的全晓婷,说道:“右边是北,左边是南。虎山后山在东北方向,按照我的估计,第二层岩洞的入口处是南北通向,所以通往泥沼地的出口是在北侧,我们顺着泥沼地岸沿往前走的位置是西北方位。”

    全晓婷眨巴眨巴眼睛:“你想说什么?”

    荣皓指了指手机屏幕上的指南针软件,说道:“我们走的方向顶多只能回到第二层岩洞和淤泥地带的接入口,很可能是白费力气。要想重新跳进泥沼顺着岩洞出口原路返回,无异于自寻死路。”

    淤泥深度无法估计,人陷进去就别想再爬上来。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除非那地方还有其他出口,否则就是白费力气。”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安静下来的陈师傅,轻轻吐了口气:“刚才陈师傅突然情绪激动,现在想想,方才那个位置可能有出入口,而且那个出入口可能不简单,里面没准有什么邪乎东西,陈师傅一定就是从那里通过之后来到这片沙滩的。”

    全晓婷顺着他的话思忖一番,轻轻点了点头:“应该没错了!”

    三个人原路返回,一直走到某个位置,陈师傅开始变得狂躁起来。

    眼睛里的神采全然不见,与之前同样的抗拒动作,死死地盯着右侧黑暗,嘴里含糊不清的叫道:“不……不……”

    荣皓冲全晓婷做了个停步的手势,挥手示意大体位置应该就在这里了。

    陈师傅奋力挣扎,瞳孔极速收缩,眼神之中泛着惊恐莫名的慌乱:“不……好多人……大镜子……好多人……大镜子……”

    全晓婷暗自吸了口气,右手握紧那把64式手枪,左手手电向前探照,小碎步开始慢慢靠近那处黑暗区域。

    “不……好多人……”

    陈师傅像是发狂一般奋力扭着身体试图挣脱,荣皓只好把全晓婷的手机塞进自己口袋,用两只手牢牢地控制住这位年过四十的汉子。

    全晓婷皱了皱眉,低声说道:“太吵了!想办法让他安静!”

    荣皓想了想,想到陈师傅的裤腰位置不再受腰带束缚,于是手从防护服塞进去,扯住这家伙的保暖衫生生撕下一大块布条,然后揉了揉塞进了他的口中。

    接连被对方吐出几次,终于还是将他的嘴巴紧紧的塞住。

    嘴巴能够呼吸,鼻子一样可以呼吸,只要他没有严重的呼吸道疾病,塞住嘴巴用鼻子代替呼吸不至于活活憋死。

    陈师傅显然被憋的够呛,眼泪和鼻涕都流了出来。

    荣皓直接无视,只要憋不死总比让他在那乱吼乱叫扰了心神要好的多。

    全晓婷在前,荣皓推着陈师傅在后,走了没多远便发现了沙滩上有两道对向而来的鞋印。

    这两串鞋印必然就是陈师傅留下的,是他从某个地方来到这片沙滩所行走的方向。

    只要顺着鞋印相反的方向走,就可以找到其它进来或者是离开的路。

    陈师傅眼泪鼻涕稀里哗啦的流,由于太过紧张导致面部肌肉扭曲,被血染红的大半边脸上有一道血口子再次被挣裂,血水蔓延,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淌,那形象实在是不算好看。

    荣皓看的有些于心不忍,轻轻的拍了拍了他的肩膀,也算是小小的安慰。

    全晓婷没有心思注意这些,左手举着手电探路,右手紧握那把64式随时做好迎敌的准备。

    她是知名警校毕业,射术自然精湛,再加上几年的刑侦队经验,素质够硬,即便是如今这种环境,虽然避免不了某些情绪,但还算能够应付。

    荣皓投来赞赏的目光,如果换作其他人,一个柔弱的女人在这种地方大概率会被吓得不知所措,甚至藏在身后寻求保护。

    幽闭的空间,“沙沙”的脚步声打破了万籁俱寂的表象,循着沙地上的鞋印,全晓婷步伐不急不缓,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荣皓二人是否跟在后面。

    荣皓脚下挪着步子,一只手摸进口袋取出全晓婷的那部手机。

    手机设置的是人脸识别解锁,荣皓轻喊一声,全晓婷回过头来,荣皓举了举手机,屏幕解锁成功。

    打开指南针软件,前进的方向是西北,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区域。

    荣皓打开全晓婷的微信,这动作很快就被手机的主人注意到了。

    “你干嘛!窥探别人的隐私啊?”全晓婷面露不悦之色。

    荣皓没有吱声,直接无视那些联系人和对话框,找到微信运动,点开。

    今天全晓婷的步数记录达到了一万六,这也间接表明了这位美女副队长勤恳的工作量。

    方才荣皓一边严阵以待的注意四周环境,同时还要控制好陈师傅试图挣脱的动作,除此之外他在用心记着步数。

    一心多用有些力不从心,于是他想到了微信运动,虽然这里没有网络,但不会妨碍运动感应记录步数。

    荣皓把自己方才记忆的步数从这一万六千多步中减除,得到一个大体的数字。

    在全晓婷有些费解又有些赞赏的目光中,荣皓皱了皱眉,没有吱声。

    又往前走了能有三百多步,荣皓把手机塞回口袋,脸色暗沉,抬起头对全晓婷说道:“我们现在的位置已经不是虎山山下,而是午山腹部。”

    全晓婷微微一愣,停顿中回头看了一眼,眉毛挑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

    “从行进的方向和距离来看,现在的位置已经是午山底下了。”荣皓推了一把陈师傅,同时示意全晓婷继续前进。

    从他的推断来看,这片地势错综复杂的地下空间不只是在虎山之下,一条山涧相隔的午山底下同样占据了大片面积。

    隐藏在两座山底下的空间面积之大超乎想象,这也确实让荣皓感到一阵茫然。

    地上金灿灿的沙子上依旧是那两串鞋底留下的凹坑印记,还是之前的那个方向,丝毫没有改变。

    全晓婷表示想休息一会儿,原本踩着沙地赶路就已经非常耗费力气,再加上环境复杂心里又是紧张,断断续续走出去这么久,也确实累的不行。

    荣皓摆摆手表示自己非常同意原地休息,然后双手按在陈师傅的两侧肩膀上,直接把他按着蹲坐在地上。

    现在行进的方向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概念,包括目前所处的位置也有了一个大体的认知,不再像是无头苍蝇那般瞎跑乱撞,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只是,这一路走来愣是没有发现第四个人的影子,因此不得不对这下面错综复杂的岩洞结构而感到惊心。

    陈师傅在无数次挣脱无果之后,力气耗尽,人也慢慢安静下来。

    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眼神呆滞,像是认命般的万念俱灰。

    荣皓惊异于他的厉害之处,一个连手电筒都没有的人,竟然能够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走了这么远的路,这和他本身的捕蛇人身份有很大的关系,只能用经验老道来解释。

    只可惜陈师傅如今神志不清,想从他口中得知自己的亲身经历,根本就没有戏。

    不管怎么说,这条细沙路表层的鞋印还是有着诸多含义,至少表明它是一条出路。

    至于陈师傅害怕的东西,这一路上倒是什么都没看见。

    荣皓和全晓婷相对无言,如果没有这位捕蛇人在场,可能还有心思说上一句无关痛痒的话,如今疲乏加身,身体和精神双重折磨之下,实在没有心情去谈论不着边的事情。

    短暂的休整,荣皓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夜里十点半。

    带着发现了突破口的信仰再次上路,全晓婷已然没有了之前那般谨慎小心。

    越往前走,沙地上的鞋印步伐之间的距离越大,似乎是在受到某种程度的惊吓之后大踏步飞奔的写照。

    手电光束终于还是寻到了沙滩尽头,一堵高耸直入黑暗中的土石墙出现,墙体之上有一道巨大的山体裂缝,而鞋印就是通向那道大裂缝之中。

    眼神对接之后,全晓婷迈步进入裂缝,荣皓推搡着有气无力的陈师傅紧随其后。

    这条横贯在山体之内的大裂缝高不可测,顶端完全被黑暗吞噬,宽度在三米左右,地面之上有着乱七八糟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

    手电照过去,有些石头上面还有斑驳的血迹。

    捕蛇人陈师傅摸黑从这样一个地方通过,又是慌慌张张,被石头绊倒以至于受伤自然避免不了,而且很可能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也难怪身上和脸上有多处伤口。

    好在这条大裂缝长度只有一百多米,向前走了没多远便看到了尽头。

    三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尖利的石块,费了不少力气才算走到了出口。

    人刚走出去,对面突然射过来两束光,荣皓的眼睛被强光照射,一时间陷入失明状态。

    “谁啊!”

    黑暗中传来全晓婷愤怒的声音,似乎她也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的睁不开眼睛。

    “全队!是全队!”

    不知从哪里传来低沉的惊叫声,紧接着就有几道身影靠近过来。

    荣皓还没搞清楚对方到底是哪几个,都有哪些人,便被生拖硬拽拉进了什么地方。

    耳边传来一个兴奋之后很快变作惊骇的声音:“都躲起来!这地方有好多人,他们走进了一面大镜子,然后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