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42章 好多人

第142章 好多人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687 2020-05-12 19:38: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两人爬出泥沼,相互扶持着走上沙滩。

    这一片浅滩面积不小,手电向其他三个方向照过去,细碎柔软的沙子反射着金灿灿的光芒,一直蔓延到看不见的黑暗深处。

    荣皓坐在那里大口大口的喘气,伸手抹了一把脸,原本就满是泥垢的脸上又多了一层臭泥。

    全晓婷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位刑侦副队长笑了笑便伸手抓起一把沙子,黄金色的细沙从她修长纤细的手指之间丝丝滑落,如同金沙流转,很是亮眼。

    沉默半晌,全晓婷秀眉微蹙,呢喃道:“想不到这座低矮的小山底下竟然有这么大的地下空间。”说着话,又禁不住叹了口气:“今晚的行动有些冒失了,其实来之前应该多做一些工作。”

    今晚出动的警察加上全晓婷总共八名,还有一位捕蛇人陈师傅,再加上荣皓这边四个人,一共十三人。如今这些人可能被强行分成了数个分支,就像荣皓和全晓婷这样,各自为战。

    好在在第二层岩洞中被大水冲下来的似乎只有他们两个,在泥沼地里荣皓并未发现第三个人的存在,就连求救的呼声都没有。

    那片泥沼地带是一个很好的缓冲区,大水从岩洞中涌出之后向泥沼地大面积区域扩散,水流变得平缓,所以即便有人同样被冲下来应该不存在被冲进那些出水口甚至是地下暗河。

    可以预测出岩洞内的其他人大抵躲过了水浪袭击,现在应该在往某个地方活动。

    荣皓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手电,淡然一笑:“能做什么工作,这种事情谁也无法提前预判。”

    他说着话抬头看了看全晓婷,相对而坐的女人浑身上下都被淤泥包裹,只有那张精致的脸还算干净。

    荣皓摸了摸口袋,全晓婷的那把手枪还在,他暗暗松了口气。

    解下贴身背包,打开拉链,里面最贵重的东西莫过于那把名字叫做“融皓”的降龙木木剑。

    他把木剑往背包边角推了推,然后从角落中取出一根包在塑料袋中的注射器,而后取出药水,也顾不得手臂之上淤泥混乱,用注射器收了些药水,然后把药水注射进了左臂的伤患处。

    全晓婷看着他的所有动作,还算干净的脸上露出狐疑之色,等到荣皓忙完,她捡起了被扔在地上的注射器。

    放在鼻子前闻了闻,皱起的眉头慢慢舒缓开来。

    她一定以为荣皓给自己注射的东西类似于违禁毒品,对她这位刑侦副队长来说,那可是致命的排斥和厌恶。

    “我这是药水,你别多想。”荣皓把药水瓶子重新装回贴身背包,禁不住笑了笑。

    这位大美女未免也太敏感了一些,不过职业素养摆在那,如果针管里真的是毒品,那么荣皓很清楚接下来自己会得到什么样的待遇。

    想了想,全晓婷还是没有忍住:“你这是注射的什么东西?你的胳膊又是怎么了啊?”

    荣皓没办法把之前在清水湖下面遇到的事情说明,只好笑了笑无所谓的说:“抗生素,没什么!”

    说着话他漫不经心的往全晓婷身后的黑暗处看了一眼,这一眼直接吓了一个哆嗦。

    他看见在全晓婷身后的黑暗中,有一个深邃模糊的影子,正矗立在那里一动都不动。

    荣皓脑袋嗡的一声,慌忙抓起一旁的手电照过去。

    手电光束穿透黑暗,光照的余光中有一个人影忽的闪了一下,似乎是被强光迸射受到惊吓,大踏步往黑暗中快速的跑去。

    很快那个人的背影就被黑暗完全吞噬,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全晓婷被荣皓突如其来的怪异举动吓住,回过头去,目光随着手电光束移动,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她疑惑的看着荣皓,不知道刚才还谈笑风生的家伙为何陡然间脸色暗沉,那模样有些吓人。

    “有人刚刚来过!”荣皓起身,督促道:“我们追上去!”

    全晓婷从沙滩上爬起来,跟在他身后往黑暗中跑去。

    “什么人?是我们自己人吗?”

    荣皓摇了摇头:“没看清,那人反应速度非常快,手电照过去的时候,他已经开始跑了。”

    刚才那个黑影似乎在荣皓去抓手电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扭头向远处跑,荣皓看见的只有一个背影,至于那人是否穿着与自己一群人同样的防护服,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刚才多少休息了一阵子,体力恢复的可以。两人细碎的脚步越来越急促,柔软的沙子踩在脚下发出“沙沙”的声音。

    手电照在地面,两排鞋印清晰可见,一直通往深邃的黑暗之中。

    荣皓拉了一把全晓婷,两人同时停下脚步。

    往地上的鞋印看了看,由于是细沙而不是淤泥,所以鞋印整体轮廓看不真切,不过大体样貌还是能够分辨的出来。

    荣皓仔细端详那些鞋印之后,又抬起脚看了一眼自己穿的防护靴鞋底,地上的鞋印留下的的坑槽几乎跟防护靴完全一样。

    “刚才那个人,很有可能是陈师傅!”荣皓回忆着方才刹那间的一撇,那道黑影个头不高,但看起来比较壮硕,给人的感觉像是一个胖子。今晚出动的十几个人中,只有董海和文洋算是胖子,但二人不仅长的胖,个头也不低。而方才那道黑影,从背影看起来就是个矮胖子。

    荣皓怀疑他是捕蛇人陈师傅,也是运用了大体的排除法,其实陈师傅身材并不胖,只是他穿着一件羽绒服,外面还套着一件防护服,因此给人的感觉很是臃肿。

    “确定吗?”全晓婷双目放光,似乎这样一个消息让她很是兴奋。

    可能之前左天明顺着绵长黑洞回去叫他们全部下来的路上提起过陈师傅,那时候,先前下来的四个人猜测陈师傅已经遇害,而且很可能已经葬身蛇腹。

    如果刚才那个人真的是陈师傅,那么至少能够说明他还活着。

    荣皓微微摇头:“不是很确定!不过应该没错。陈师傅的手电落在了第一层岩洞洞口,而刚才那个人分明就没有用手电照明。还有一点,刚才那个人手中好像提着一个东西,很像是陈师傅一直握在手里的蛇叉钳。”

    全晓婷皱了皱眉,疑惑道:“如果他是陈师傅,那么看见我们为什么要跑呢?”

    荣皓尴尬的笑了笑:“就你我现在这副样子,鬼见了都得跑!”

    两个人浑身上下都是臭泥,模样确实有点诡异。

    望着地上两串鞋印,荣皓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他拉着全晓婷的胳膊,再度沿着鞋印的方向找过去。

    跑跑停停,大约十分钟后,手电的光线照到了一个东西,在一块一人多高的光滑巨石前,有个人蜷缩着身子背靠着巨石,脑袋压的很低,脸深深的埋在胸前,两只手则是抱着脑袋,整个人都在瑟瑟颤抖。

    此人身穿黑色羽绒服,一套背带式防护服,小肚子位置的皮革材质口袋已经不见了。

    “陈师傅……”

    荣皓确定了对方的身份,他猜的没错。

    这个人就是所有人都在苦苦找寻的捕蛇人陈师傅!

    荣皓的低声招呼并没有引起对方的注意,那人依旧双手抱头,整个人越发抖得厉害。

    “陈师傅……是你吗?”

    全晓婷的声音中有惊喜也有忐忑,她轻声招呼,而后慢慢的向那块大石头靠近。

    荣皓拉了她一把,示意她不要莽撞,面前的陈师傅明显与之前认识的那个人略有不同,他好像受到了惊吓,好像因为看见了什么东西而无比的恐慌。

    全晓婷原地驻足,冲荣皓张了张嘴,用口语问他应该怎么办。

    荣皓伸出右手向下压了压,示意她原地等,而他自己则是轻手轻脚靠近过去。

    “陈师傅,我是荣皓,后面那位是全队长。”

    荣皓一边小心翼翼的靠近,一边用话试探对方的谨小慎微。

    离那块巨石大约两米远的时候,那个一直抱头坐在地上的男人突然间爬了起来,紧接着就是一道凌厉的风声冲荣皓砸了过来。

    荣皓早有防备,身子一歪躲过了那把蛇叉钳的袭击,接着侧身一越冲那人扑了过去。

    三下五除二把那个家伙牢牢的控制住,紧接着全晓婷跑上来夺下了对方手里的蛇叉钳。

    抬起这人的脑袋,确实是捕蛇人陈师傅。

    此时的他已经没有了之前寻找毒蛇时候的云淡风轻,脸上有几道口子,大半边脸都被血染红了。

    那一双略显浑浊的眼睛中满是惊恐,手脚被荣皓控制住无法动弹,挣扎几下便安静下来。

    “陈师傅……到底怎么回事啊?”全晓婷轻声问道。

    陈师傅的眼神之中恐慌更甚,眼珠子不安定的转动着向四处眺望,嘴巴微张,整张脸都像是没有神经组织的雕像。

    荣皓不敢放松警惕,依旧死死地钳制住他的手脚,轻叹一声说道:“这是惊吓过度的表现!他应该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他的话音刚落,一直木讷的陈师傅突然张了张嘴:“好多……有好多……”

    全晓婷急问道:“有好多什么?”

    “好多……有好多好多……”

    陈师傅还是那两句断断续续的话,不停的重复着。

    “好多好多……有好多……”

    荣皓皱了皱眉,与全晓婷对视了一眼。

    全晓婷轻咬朱唇:“不能扔下他,我们得把他带上!”

    在这样的环境下带着这样一个人上路,而且是漫无目的的上路,会影响行进的速率。

    而且眼下的陈师傅是个不安定因素,可以说极度危险,稍有不慎,荣皓和全晓婷都可能被他攻击。

    但是如果把他扔在这儿,无异于将他推向死亡。

    荣皓点点头:“你的枪在我口袋,拿出来,手电照明前面带路。先找到其他人再说。”

    全晓婷照办,手枪握在手中,给荣皓一个坚定的眼神,开始顺着沙滩往根本就不知道是哪个方位的黑暗走去。

    “好多……有好多人……”

    陈师傅被荣皓推着向前走,走了没多久又开始惊恐的向四周不安分的眺望。

    “你说什么?好多人?”

    全晓婷回过头来,死死地盯着这位神志有些不清晰的中年男人。

    “好多……好多好多人……”

    陈师傅依旧在絮絮叨叨,他的话断断续续,言语战战兢兢,除了好多人比较清晰之外,其它的则是含糊不清。

    “好多人?在哪里?”

    全晓婷几乎要崩溃,他审犯人是行家里手,但面对这样的场景这样的人,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大镜子……好多人走进了大镜子……消失……大镜子……”

    陈师傅目光涣散,与全晓婷对视之后,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两只眼睛躲躲闪闪不敢直视。

    “什么大镜子?什么好多人?在哪儿?陈师傅,你说清楚点儿好吗?”

    全晓婷忍无可忍,她脆弱的神经经受不住这些奇奇怪怪的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

    荣皓冲她摇了摇头:“不要刺激他,在这种状态下,人很容易精神分裂。”

    全晓婷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可是他到底要说什么?好多人?大镜子?好多人走进了大镜子?再这么下去,他不疯我已经疯掉了!”

    荣皓推了推陈师傅,随后冲全晓婷微微一笑:“就这还刑侦队副队长呢!抗压能力不至于这么差劲吧!你管他絮叨什么,不要被他影响就行了,继续赶路。”

    全晓婷努了努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陈师傅,轻轻的舒了口气。

    沿着沙滩继续向前,心里却无论如何都静不下来。

    “好多人……大镜子……好多人走进了大镜子……消失……”

    脑中萦绕着这几句断断续续的话,越寻思越觉得毛骨悚然。

    捕蛇人陈师傅到底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恐怕没人能说的清楚,而他又见到了无比恐怖的东西,以至于精神恍惚语言错乱。

    可他的手电在第一层岩洞入口处就已经遗失了,就算真的有他所说的东西,在这样一个幽闭黑暗的空间,那么他是怎么看见的?

    荣皓一言不发,只是推一把陈师傅,然后自己就跟上几步。如此这般寸步前行,前路漫漫目的地该是哪里,心中着实没有底。

    自从证实了这个人就是捕蛇人陈师傅,荣皓不得不推翻这家伙被巨蛇拖走的臆断。

    “好多人……大镜子……消失……”

    陈师傅一路走一路絮叨,声音不大,却给人脊背发凉的感觉。

    “不!”

    三个人正往前走着,陈师傅突然神经质的停下脚步,从牙缝里吐出一个字。

    一直不消停的左右眺望的目光变得呆滞起来,愣愣的望着前方黑暗,脸色大变。任由荣皓推了几把,愣是不肯再向前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