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141章 等价交换

第141章 等价交换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4451 2020-05-12 19:38:00
推荐阅读: 山海藏神录我的女友是只猫问米我的鬼妻找上门超幸运全能玩家
13to.com
看小说上塞读网www.dididia.com
    荣皓甩了甩脑袋,把耳朵里灌进去的水甩掉,方才全晓婷说话的声音在他听起来就像是蚊鸣。

    睁开的眼睛很快被头发上滴下来的泥浆遮住,双目不由得闭上,用手抹了一把脸,满头满脸全都是臭泥。

    身体整个像是漂浮在泥浆表面,面部朝下背部朝上,他清楚的认识到目前所处的环境,自己趴着的位置下方应该是深不见底的泥沼。

    “你不要乱动!老老实实的待着!”

    荣皓提醒一句,再度睁开眼睛,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此时全晓婷趴在他的背上,依旧紧紧的搂着他的腰,原本大水退去之后她打算改变这样的窘迫处境,但在荣皓发出老实待着的话音之后,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趴伏在荣皓的背上。

    荣皓摊开手脚呈大字型,尽量让自己的身体和淤泥之间呈现出最大的接触面积。

    他很清楚如果贸然站起来,恐怕会直接陷入淤泥中,自己以及全晓婷二人大概率会被臭泥当场吞没,然后越陷越深,越挣扎下沉的越快。

    如果是那样,只能是死路一条。

    荣皓努力的抬起脖子,避免嘴巴触碰到淤泥。哆哆嗦嗦的从口袋中取出手电,然后伸开手臂向前方照过去。

    能够渗透黑暗七八十米远的警用手电光柱被黑幕吞没,可见度范围内全都是湿乎乎的臭泥,这一片淤泥沼泽地的面积仿佛无边无际。

    荣皓在心里飞快的做着判断,方才的大水流速非常之快,虽然只有短暂的两分钟时间,但两个人最起码也已经被冲出了上千米远。

    似乎在大水冲到某个地方的时候,汹涌澎湃的水浪开始放缓,顺着岩洞翻滚的水势在那时候起陡然间向四周扩散,他明显的感受到水流变得平缓,这说明从岩洞那种拥挤的空间内涌出的水浪进入了一个莫大的空间。

    但保守估计,从那个位置到现在自己二人所处的地方也得有五六百米之远。

    “这……这是什……什么地方啊?”背上的全晓婷声音断断续续,她的身体在瑟瑟颤抖。

    估计她的身上也一定全部都是臭泥,没有感觉到她擦脸的动作,可能是因为她始终把脸埋在荣皓的背上,所以应该还算干净。

    荣皓抬起手把手电往后递了递,轻声说道:“不用抱的这么紧,你只要保证自己不会从我背上掉下去就行了。手电给你拿着,光柱往前照,我们得离开这个鬼地方。否则等下一波大水冲过来,我俩可能会被水流冲进地下暗河。”

    全晓婷哦了一声,紧紧抱在荣皓腰上的两只手松了松,随后从荣皓肚子下方的淤泥中抽回手。一条胳膊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则是接过了手电筒。

    荣皓长长的舒了口气,这阵子自己几乎要窒息。

    “大姐,如果我们还能出去,今天这事儿你知我知,可别吐露出去,那可不是什么脸上有光的事情,一个女人搂着男人的腰,脸还贴的这么近,这事儿如果被人听到,恐怕会影响到你将来找男朋友。”荣皓皱了皱眉,随后便是一声苦笑。

    两个人如今浑身湿透,在这样一望无垠的黑暗之中,一个身材姣好容颜靓丽的女人湿漉漉的趴在自己背上,软软的硬硬的,令人禁不住浮想联翩。即便现在身处的环境恶劣,但身为一个正常男人也会不由得生出一些邪恶的念头。那种感觉不是特别好,至少对于荣皓来说很痛苦。

    为了排解尴尬和心中的恶念,他只能用打趣来分散注意力。

    全晓婷用下巴磕了磕荣皓的肩膀,轻哼一声,满是不屑的说:“你以为姐姐愿意这样?说得好像你多招人喜欢似的。再说姐还怕找不到男朋友吗?是嫁不出去的那种人嘛?姐要是想嫁,家里的大门分分钟被上门提亲的踏破了。”

    荣皓笑了笑,没有吱声。

    双手如同游泳的动作画着圆圈,加上双脚的蹬踏作用力,身体贴着淤泥开始慢慢的向没有方向感的黑暗移动。

    仅凭容貌来说,全晓婷绝对是个美女,她的美和关颖不同,性格也是大相径庭。关颖含蓄内敛充满淑女范,耐人寻味如同邻家女孩。而全晓婷则是开朗活泼,善于交际但又不会放肆奔放,相比较关颖的文静优雅,全晓婷这种活泼开朗的性格更容易成为男人理想的追求目标。

    这种女人当然不会缺少追求者,至于脱单那自然就是自己愿意不愿意的事情了。

    全晓婷勾住荣皓脖子的那条手臂用了用力气:“你笑什么啊?怎么的,嘲笑姐姐么?”

    荣皓咳嗽一声:“我觉得吧你要是往相亲会台子上一站,过来要电话号码的肯定不会少,不过要是知道你这女强人性格,估计得有三分之二的男人会望而却步。如果知道你是个天天跟穷凶极恶的犯人打交道的女警察,可能又会有四分之三的人打了退堂鼓。如果还知道你是个刑侦队的副队长,估计最后想跟你谈谈未来的男人寥寥无几,就算有,也都是些大叔级别的男人,要么就是相妻教子老实巴交没有什么大追求的居家好男人。”

    荣皓话音刚落,脖子上的那条手臂用力勒了一下,喉结一紧,禁不住就是一阵咳嗽。

    “又不是给你做女朋友,心事倒是不少!”全晓婷哼了一声,随后便是一阵沉默。

    虽然表现的很强硬,但她的沉默包含了很多东西。或许荣皓方才无心说的话对她多少有些触动,至少在生活中也曾遇到过。

    一位年仅二十六岁的年轻姑娘,貌美知性的刑侦队副队长,每天面对的可是穷凶极恶的匪徒甚至身背命案的犯人,而且大多数时候没有时间概念,不管是凌晨还是后半夜,可能一个电话就会离开家进入工作状态。

    这种女人不适合在外打拼然后回到家里享受家庭温暖的男人,没有安全感。

    荣皓不停的重复划水动作,贴着淤泥小心翼翼的前行,这本身就是一个体力活,背上还有个一百斤左右的女人,用不了多久就会感觉四肢酸痛,只能停下歇息一会儿。

    好在这鬼地方虽然潮湿阴暗但并不冷,即便浑身湿透也不会有清冷的感觉。

    沉默了许久,全晓婷再次用下巴碰了碰荣皓的脖子:“你以前真的没有谈过女朋友吗?”

    荣皓很坦然:“谈过,分手了,有句话说的很对,在不懂爱的年龄遇到了对的人,无知,好高骛远,总认为还会有更好的。后来懂得爱的年龄却再也遇不到那么好的人,想起从前,可无论如何都回不去了。”

    全晓婷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轻声说道:“听起来,分手是你的原因咯!渣男一枚吧!”

    荣皓尴尬一笑:“渣男算不上,总之原因确实在我。那时候,家庭条件不好,但自己又特别好强。高二转学之后,从小乡镇去了大都市,环境变了,心里也非常忐忑,所有的一切都特别陌生。我还记得当时在校长室,校长找来了八位班主任,但没有一位愿意把我带回自己班里,没有人愿意接受一个从小乡镇转学来的学生。后来校长采用抓阄的方式,然后我被一位老师很不情愿的带走。那一年,去年成绩级部第一的女生成了第二名,而我成为了焦点。班主任对其他老师说我是班里的饺子,那会儿还不知道饺子就是娇子的意思。那位女生是隔壁班的学生,长的很漂亮,我抢走了她的第一名,然后两人相爱相杀,接触的多了慢慢就走到一起,压马路,谈心,节假日逛逛商场,做着所有初恋该做的事情。”

    荣皓说到这里,心里多了些苦涩的味道,双手并用,继续向前划动。

    “家庭条件不好是最大的问题,往往看到那些情侣出入各种奢侈品商店,看到他们手里提着东西时女孩们笑魇如花,我越来越觉得压力重重。那种落差感很不舒服,加上那些癞蛤蟆吃天鹅肉之类难听的闲言碎语,虽然她很懂事,但自己总会觉得这样一个好女孩跟任何人在一起都比跟自己要好的多。于是,好强的性格选择了分手,即便对方说她什么都不在乎,哭着说什么就算捡破烂都无所谓,只要拉着她的手。我还是很果决的与她拉开距离,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在学校某个地方等我也被无视,直到高中毕业,然后各自再也没有见过。”

    全晓婷静静的听完,环绕在荣皓脖子上的那条手臂再次用了用力气:“还说不是渣男!这就是彻彻底底的渣男啊!”

    荣皓笑了笑:“随便你怎么说吧!后来同学聚会听人说她的男朋友是个富二代,而且对她非常好,已经在商量结婚的事情。其实,这不是挺好吗?再看看我,还是那个样子,什么都不是。”

    全晓婷煞有其事的点头笑道:“这么说你还成人之美了!但你有没有想过,可能男生对此没有多少感觉,对于女生来说,那是永远都忘不掉的东西。每每想起来,心里总会有那么一丝微疼的感触。”

    荣皓哦了一声,手下的动作没有停止,嘴上说道:“听起来你也是个有故事的人,等价交换,说说吧!”

    全晓婷轻轻的叹了口气,回忆往事,缓缓道来:“初恋其实都差不多吧!过程大抵都是一样的。相恋的时候你侬我侬难分难舍,对方家境不错人也长的帅气,同样是黄城人,父母之间又是朋友,所以很容易就走到了一起。也是从高中开始,差不多谈了整整三年吧!三年来他不止一次提出要求,但都被我拒绝了。我虽然也很喜欢他,但绝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而且不明白那一层窗户纸为什么那么重要。也不知道为什么男生会贪得无厌,俘获了女生的芳心还不够,非要得到她的人才肯罢休吗?在这方面我很坚决,无论怎样都是不同意。或许是闺蜜和朋友们的遭遇让我不敢去接受那种懵懂的东西,因为她们好多都在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对方之后最终走向分手。直到高三的某一天,他再次提出要求,我依旧很果决的拒绝了,然后就是冷战,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全晓婷说到这里,长长的叹了口气:“呼……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女孩,而且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其实我很庆幸,否则自己还不是会一样成为过往,而且还搭上了所有。总的来说那时候心情还是比较差的,思想还不够成熟,加上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那种可笑的想法,跟你一样好强的我选择了坚强,选择了警校,选择了梦想,最后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

    荣皓笑了笑:“跟你那位比起来,我这渣男真是拍马不及。”

    “我的哪位啊?别跟我提好吗?年轻总会交学费,否则怎么会成长。”全晓婷说到这里,粲然一笑:“过去的事儿不提了。对了,你之前说已经谈了女朋友,真的还是假的?”

    荣皓停下前行的动作,轻轻的甩了甩酸疼的手臂。

    “无意间认识的姑娘,她是我喜欢的类型,很有感觉。”荣皓顿了顿,继续说道:“这次,喜欢就是喜欢,如今自己年龄大了,心智也成熟多了,不会再去顾忌那些有的没的东西。就算人家不准备跟我一起去捡破烂,我也会强行拉着她一起。”

    全晓婷宛然一笑:“咳咳!你敢在姐姐面前这么说,就不怕我随时盯着你把你带进局子里去吗?”

    荣皓回之一笑,用她的话进行回击:“盯着我干什么,又不是给你做男朋友,心事倒是不少!”

    两人嬉笑着交付各自的过往,随后便把那些甜中带疼的曾经抛之脑后。

    似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对其他人提及过的事情,压在心底每每想起的阵痛,如今吐露而出,均是心情舒畅许多。

    全晓婷静静的趴在这个身材并不是特别高大魁梧的男人背上,脸再次埋在他的右肩。

    在黑暗中,眨巴眨巴那双清澈的眸子,心里不知为何有了一丝失落感。

    她突然间很享受现在的处境,享受这个并不算陌生的陌生男人后背带来的温暖和坚韧的感觉。

    荣皓继续攀附在臭泥表面,手脚并用向前划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握在全晓婷手中的那支手电光柱有效射程内终于不再是无尽的泥沼。

    那是一片浅滩,细碎的沙子在灯光照射下泛着金黄色的暖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