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81章 第三夜

第81章 第三夜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3491 2020-05-12 19:34: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小说内容来自-塞读小说

    夜里的时间总是过的非常快,转眼间已经到了十一点钟。

    这阵子,关颖对荣皓的态度明显不是很好。

    特别是当她得知这位新来的美女作家不是左天明的女友,而是来找荣皓的时候,对荣皓的态度就开始不冷不热。

    即便荣皓一再说明这是自己的客户,关颖也无动于衷。

    关颖是个相对保守的女人,穿衣搭配均是淑女范儿,她似乎对江梦琦这种故意突出身材的穿搭有些不喜欢。

    四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打发着沉闷的无聊时间。

    终于挨到凌晨,时不时瞄一眼灵堂门外的荣皓注意到了那个小小的模糊影子。

    小女孩如约而至,按照昨夜荣皓的承诺,今晚他会跟着小阴灵走一趟。

    荣皓再三交代左天明守灵务必尽心尽责,在这种地方,男人的阳气总会比女人的阴气要管用的多。

    江梦琦站了起来:“你去买东西吗?我也去!”

    荣皓看了一眼关颖,此时的她正坐在蒲团上抱着手机翻阅新闻。

    荣皓压低声音说:“这应该会扣分吧?”

    关颖嘴角微扯:“凌晨十二点,男生当着女生的面跟一个刚认识没多久的女孩一起离开,性质恶劣,好感度清零!”

    荣皓呵呵一笑,冲江梦琦说道:“您就待在这儿得了!”

    他换上自己的外套,虽然有些冷,但总比穿着女人的衣服出去吓人要好的多。

    左天明看的一愣一愣的,没想到独断专行的荣皓竟然被旁边那个漂亮姑娘拿住了命门,简直匪夷所思。

    两人说的话没办法理解,不过他也不敢多话。

    荣皓走到小阴灵面前,摆了摆手,而后顺着走廊走向接待大厅。

    没有人能看到在荣皓的身边有一个模糊的影子,似乎大门外的辟邪物件对小女孩都不起作用。

    出门之后,荣皓放缓脚步,变成跟在小女孩身后。

    马路上路灯忽明忽暗,道路右侧是一排杨树,人工栽种,树木沿着道路的弧线无限延伸,没有尽头。

    每当通过路灯进入大树的阴影下方,小女孩的模糊影子就会清晰许多,白色纱裙如同一张白纸,冷风阵阵,却吹不动她的裙摆。

    小女孩在前面引路,走一会儿就会回头瞧瞧,她的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只是那笑容就像是照片定格一般,给人一种莫名的不舒服。

    沿着大路一直向前走,路经一个垃圾桶,一只个头小小的东西吸引了荣皓的注意。

    那是一条小狗,看起来顶多三个月大,一身淡黄色绒毛细密蓬松,胖乎乎的看起来分外可爱。

    此时小狗正直立身子后爪着地,用前爪扒拉着垃圾桶旁一个大垃圾袋内的残羹剩饭,不停的往嘴里送。

    荣皓吹了声口哨。

    小狗停下进食,圆圆的脑袋顶着一层毛茸茸,循着声音望了过来,两只眼睛乌黑溜圆。

    这不是什么名犬,看起来应该是一只流浪狗的后代,也就是所谓的土狗。只是这小家伙一身的绒毛均是淡黄色,没有任何杂毛。

    荣皓笑了笑,追随小女孩继续赶路。

    走了没多远,荣皓突然感觉身后似乎有什么跟了过来。

    回头看去,正是刚才那只小狗,离荣皓能有五米远,紧紧跟随。

    荣皓走它便走,荣皓停,小家伙随之就会停下,就在五米远处瞪着两只圆溜溜的眼睛,傻萌傻萌的带着一股子憨气。

    先前一人一阴灵的诡异场景因为它的出现变得有些喜感,已经成了阴灵小女孩在前面带路,荣皓走在中间,后面跟着一只毛茸茸的淡黄毛小狗。

    小女孩依旧在不紧不慢的走着,荣皓则是紧紧跟随。

    他不知道小女孩究竟要带他去哪,总之不是去市立医院太平间的方向。

    她的白纱裙上挂着一个显眼的瓶盖大小的白色牌子,上面是一个阿拉伯数字:15。

    荣皓很清楚那是太平间停尸房的床位号,每个尸体的衣服上都会被挂上这样一个牌子,号码与床位完全一致。

    那牌子底下有市立医院的标志,所以说小女孩的尸体应该在市立医院的停尸房。

    而现在,她没有带着荣皓去太平间,而是顺着道路往相反的方向走。

    荣皓点上根烟,吸了一口。

    凌晨时分,马路也退去了白天的喧嚣,道路上大半天才过去两辆车。

    深秋的夜晚很冷清,路旁那排直径能有两扎的大树在风中微微晃动,光秃秃的树枝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响声。

    荣皓除了紧跟小女孩的步伐,还会时不时的回头注意那只毛茸茸的小狗。

    小家伙似乎认定他了,四只爪子不停的踏着地面来回摆动,就那么不离不弃的追随着,每隔一段时间,它的口中就会发出“哼唧哼唧”奶声奶气的叫声。

    荣皓喜欢狗,从小就喜欢。只是这些年一直上学没有办法养,在荣皓小学的时候,家里曾经养过一条黑狗,后来误食了耗子药,没救回来。那条狗养了十几年,死了之后,一家人心里都不好受,从那以后就没再养过狗。

    在荣皓看来,自己国家的土狗笨狗除了模样在别人看来没有那些国外的名犬好看之外,其它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聪明,甚至对主人更加忠心不二。

    荣皓倒不认为土狗的品相难看,而且有些土狗长的威武霸气,最主要的一点,它们的表情总带着一种淡然自若的懒散憨厚感。

    荣皓突然间就有了收养这只小狗的想法。

    他停下脚步,蹲下身子,冲那只小狗做了个过来的手势。

    小狗稍稍犹豫,最终摇头晃尾的跑到近前,口中吐出淡红色的舌头,在荣皓的鞋子上舔了舔,又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荣皓的裤管。

    荣皓呵呵一笑:“看你这冒冒失失的小模样,以后你的大名就叫傻冒,小名叫冒冒,你看怎么样?”

    小狗摇头摆尾似乎很满意。

    荣皓将它抱起来,看了看肚皮,这是一只小公狗。即便是一只流浪狗,它身上却很干净。

    “以后跟着我,有酒喝有肉吃!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荣皓伸手在它毛茸茸的脑袋上轻轻摩挲,手心传来阵阵暖意。

    回头看时,小女孩也停下了脚步,依旧是浅浅的似笑非笑。

    再次上路,穿过一个十字路口,顺着土坡前行,最终来到一个水库旁边。

    水库是一个钓场,只有周六周日才会设摊位收租营业,平时也是个开放性的区域,外人可以随便进来,只是不能钓鱼,更不许下水游泳。

    小女孩引着荣皓沿着水库边沿往后方走去。

    如今接近凌晨一点,这里没有任何人影。夜钓偷钓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一旦被渔场老板抓住,可不仅仅是挨揍那么简单。

    水库里的水平面只比钓鱼台低了不到十厘米,冷风袭来,水波荡漾,砸起的水花能够拍到水泥地面之上。

    望着黑漆漆的水面,荣皓心里泛着嘀咕,有那么一丝胆怯。

    小狗冒冒在荣皓的怀里睡着了,时不时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

    不远处的黑暗中,身穿白纱裙的小女孩背影愈发清晰,已经达到了类似于实体的状态。

    荣皓不怕被什么脏东西突然袭击落水,只是畏惧晚秋的凉意。

    荣皓的水性不错,虽然比不上犯罪嫌疑人郑龙那般精湛,但至少在荣村也是难逢对手。

    顺着水库边沿拐了两个弯路,小女孩终于停下脚步。

    荣皓走近一些,轻声问:“你带我来这里,是要我看什么?情景再现吗?”

    小女孩摇了摇头。

    “那是让我看什么?”荣皓压住心里的一丝紧张,低声问道。

    小女孩走到旁边的一棵大树前,伸手指了指大树根部。

    荣皓靠近过来,小女孩立即后撤,似乎惧怕什么东西。

    荣皓身上的贴身背包内有道家法器降龙木木剑,阴灵惧怕倒也正常。

    荣皓一手抱着小狗冒冒,另一只手在树根位置胡乱扒拉。

    一片杂草中,他发现了一个粉色的小小双肩背包,准确点说应该是女款儿童书包。

    荣皓把书包拎出来,轻飘飘的没有什么份量,书包表面的防水布上有一层水雾。

    打开拉链,内部是一些学生用具,有图画本、英语本、作业本以及四线方格本等等,除此之外还有几本一年级的教科书和铅笔盒。

    零食散落在书包内测,荣皓扒开零食,在书包隔断里找到了一本橘黄色表皮的日记本。

    首页用彩笔画着卡通动物,虽然画工不太好,但能看出作画人很用心。

    一圈围绕的小动物中间有几个大字:阳阳da日记本。

    那小女孩名字叫阳阳,大名叫做孙阳阳,刚才荣皓在那些作业本首页姓名处已经见过她歪歪扭扭的名字。

    除了这些东西,便只有书包侧面塞着一个样式可爱的水杯。

    小女孩在几米远处静静的站着,脸上依旧是如同照片定格的微笑。

    书包里总共就这么多东西,似乎除了日记本,其它的都无关紧要。

    荣皓拿起日记本,晃了晃,温和的低声问道:“你想让我看你的日记,是吗?”

    小女孩点了点头。

    她只能做出简单的动作用以回应,其实能够做到这样已经足够好了。

    荣皓将日记本放在腿上,翻开第一页,又把手机拿了出来,点亮手机的自带手电筒,光线照在那些来自于一个一年级小女孩所记录的歪歪扭扭字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