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68章 探秘人印记

第68章 探秘人印记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3802 2020-05-12 19:33: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www.13to.com
塞读网
    在关颖的指引下,车子最终停在临城内区的一片老房区。

    这个村子叫做关村,是个非常庞大的村落。一个大村由五部分组成,分别为东关村西关村南关村北关村以及中关村,而关云兆的家就在东关村。

    面积如此庞大的村子,本该是楼盘开发商重点关注对象,但村领导对拆迁补助款项狮子大开口,一口咬死绝不妥协,以至于诸多开发商都被吓退。

    这么多年过去了,四周村落大多已经拆迁住进了楼房,而这里,依旧是平房区。

    车子停在一扇褐色大铁门之外,关颖下车,用钥匙开门,然后把荣皓请进了院子。

    文洋没有跟下车,他就像是魔怔了一般,看他那样子,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八角盒,一双胖乎乎的手来回拨弄,一次又一次试探着混元锁的开启步骤,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摸索出一丁点规律没有。

    这是一栋面积不小的宅子,红砖垒砌的院子能有三百个平方米。

    院子正中有一棵粗壮的梧桐树,树龄应该在三十年以上。深秋,如今大片的梧桐叶落在地上,院子角角落落都堆积着厚厚一层落叶,看起来颇有些荒凉的味道。

    “我上学期间住校很少回来,父亲入狱之后,家里就没有人清扫了,有些乱……”关颖白皙的脸上透着哀伤,这个家虽然简陋,但对她来说意义非凡。

    如今关云兆也走了,曾经的父女相依为命,有苦有甜都只存在于回忆之中,这种感觉,外人体会不到。

    关颖默默的审视整个院子,好像这个家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陌生过。

    “生老病死都是生活的一部分。”荣皓叹了口气,他没有想去安慰,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

    关颖和全晓婷不一样,荣皓能做到在全晓婷面前肆无忌惮,但面对关颖,总有那么一种洒脱不自在的感觉。

    她就像是一株出淤泥而不染的娇羞莲花,只可远观而不能亵渎,只能用心交涉,流里流气的玩笑话当真说不出口。

    关颖走到梧桐树前,细腻白皙的玉手轻轻的在树干上离地一米的位置敲了敲,而后回眸一笑:“你来吧!我拿不出来。”

    荣皓走到近前,在关颖的指引下,寻到了树干上的一个隐秘缝隙,用手指甲抠了抠,扣掉外层的树皮,最终从树干内取出来一个封着油布的包裹。

    打开油布包,里面是一个一扎长的方形天地盖铝制盒子,做工很粗糙,盒盖盒底均是光秃秃的没有任何纹饰,样子像极了一个缩小版的食盒。

    关颖在一旁静静的看着,目光流转,美目盼兮,似乎她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盒子。

    原来以为是木匣,自己之前跟荣皓说的也是木匣,想不到是个金属盒子。

    似乎是自己听错了,当时父亲交代时说的好像是梧桐木里的匣子,自己就一直以为是木匣子。

    荣皓小心翼翼地将盒盖打开,里面躺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双向折叠的白纸。

    荣皓展开白纸,白纸内部则是一排笔力浑厚的小字。

    “探秘人印记,把它移植给你最称心的得力助手,它能助你一臂之力。”

    荣皓默念这三句话,却是不知话里的意思。

    放下纸张,荣皓取出封口严密的玻璃瓶,里面是一种淡黄色的液体。对准阳光再次审视玻璃瓶内部,这才看清楚在淡黄色液体中有一个浅灰色的东西,有指甲大小,表面光滑透亮。

    “探秘人印记……”荣皓再一次默念这个看起来不是很难懂的词汇,读着读着,目光就锁定在了自己左手小臂,立时就想到了自己能预警阴灵的青色蛇形印记。

    “探秘人印记,难道说我这胳膊上的印记就叫做探秘人印记?而这瓶子里的东西就是关叔叔的印记?”荣皓嘀嘀咕咕,判断着自己的想法,似乎没错。

    关颖凑过来,看了一眼玻璃瓶中淡黄色的液体,说道:“这是营养液,里面混合了防腐液体。”

    荣皓哦了一声,打心底生出一阵激动。

    这是关云兆特意为之,他留下自己的探秘人印记在这盒子里,而盒子又是给荣皓的东西,这也就直接说明玻璃瓶子里的探秘人印记就是留给荣皓的。

    搞清楚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之后,荣皓立即就想到了左天明。

    关云兆在纸条里写的很清楚,把它移植给最称心的得力助手,它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假如说这东西真的能够移植,那么把它移植给左天明,让左天明也拥有探秘人属性,有了特殊技能,将来对付什么东西,兄弟齐心终归是简单粗暴方便多了。

    想到这里,荣皓大喜过望。

    “原来这东西还能够移植!”荣皓喃喃自语。

    关颖回忆起最初关云兆保外就医时候的事情,当他得知自己患了绝症后,毅然选择听天由命,在关颖的一再坚持下才愿意接受保守治疗,但只愿意留在监狱医院。

    回监狱之前,关云兆申请回家一趟,那天,他躲在自己的房间足足三个小时,最终将一个油布包裹放进了梧桐树内的隐蔽树洞。

    那天,关颖注意到了自己父亲右肩上的伤口,像是用尖锐的刀具硬生生切下来一块肉。

    也就是那天,关云兆让关颖去了一趟荣村,打听到了荣皓的联系方式,再然后她联系到了荣皓。

    “可以进屋看看吗?”荣皓望了一眼院落最前方的正屋,空荡荡的院子内除了进门后的两间小屋,就只有那一栋不算大的房子。

    关颖嗯了一声:“当然可以!”

    开门进屋,最常见的平房布局,进门即是客厅,客厅的两侧各有一个房间,类似于一厅两室。

    房间内很干净,不像一般家庭的布置混乱,一切都井井有序。

    “以前,我没事的时候会回来收拾,虽然平时没人住,我还是会尽量保持家的样子,幻想着父亲有一天出狱,可以感受到家的温暖。”关颖说到这里,忍不住微微叹息,空荡荡的房间没有一丝生气,就像她现在空落落的心情。

    荣皓没有说话,踱步走到木制沙发一侧,眼睛定格在沙发后的墙面,那里挂着一个老式相框,透明玻璃里面密密麻麻的铺满一层有些泛黄的照片。

    大多数的照片都是关颖,从她三四岁的稚嫩模样开始,一直到穿着小学校服,看起来最后的照片定格在她小学六年级到初一这个阶段。

    小时候的关颖就生得眉清目秀,标准的美人胚子,从小到大,模样略有变化,不变的就是她到目前为止依旧存在的那一丝清纯感觉。

    在如今这个时代,长相漂亮的姑娘还能给人一种清纯内敛,着实不多了。

    关云兆的照片不多,单独照更是只有可怜的一张而已。

    这张照片上的关云兆很年轻,似乎不超过二十岁,面目俊逸洒脱,一身淡黄色军装,背景是一片荒凉空地。

    关颖解释道:“父亲年轻的时候去边界服兵役,从小到大,也就是在他当兵的那几年和母亲暂时分离,不过书信没有断过,一直也有联系。”

    那个年代通信设备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别说手机,家里有电话的都少之又少。

    很难想象一对青梅竹马的真爱,最终被家里长辈硬生生拆散,那种感受是有多么痛苦。

    荣皓继续看那些照片,这些老照片代表着一个又一个温馨的瞬间,那是时间定格留给父女俩最珍贵的记忆。

    荣皓的眼睛突然在一张照片上停留,脸色在发生着剧烈的变化,他激动的说:“这是在印象公园啊!这个小男孩,不是我吗……”

    照片是在临城老印象公园拍摄的,背景是一个喷泉雕塑。五岁的关颖甜甜地笑着,叉开两根稚嫩的手指,摆了个“耶”的姿势。

    就在她的旁边不远处,一个小男孩几乎是同样的姿势,咧开的嘴巴里缺了两颗门牙,很显然是还没有换完新牙。

    “真的假的?”关颖走近,仔细端详那张老照片。

    仔细一对比,照片上的小男孩还真的跟荣皓的相貌有些神似。

    “这张照片我家里也有啊!小时候我还问过我妈旁边这小姑娘是谁,我妈说不认识!”荣皓像是发现了新大陆,难掩兴奋之情。

    关颖掩嘴轻笑:“这张照片是幼儿园活动照的,想不到小的时候就同框过,这么说,咱们还挺有缘分呢!”

    两人相视而笑,四目相对,像是失散多年的老友,一时间又亲切了许多。

    几秒钟后,关颖脸色微红,咬咬唇儿,有些尴尬的转移话题:“那个,上次我去你家,叔叔阿姨都可热情。阿姨还拉着我问东问西,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我是你的女朋友,好像我被你抛弃了找不到你了呢!真是尴尬……”

    荣皓笑了笑:“他们还好吧?”

    “挺好的啊!我听阿姨说你好像一年多没回家了,阿姨也不敢给你打电话,怕你嫌她烦。”关颖说到这里,面露疑惑:“怎么,你跟家里闹矛盾了?”

    荣皓叹了口气:“两代人有隔阂,有些事情没办法统一,有时候父母站在他们的角度考虑问题,认为他们给铺的路子那就是通往成功的大道,所以行事会比较霸道,完全不顾及别人喜不喜欢。你要是说说自己的想法吧他们认为你忤逆不孝,甚至觉得你心比天高好高骛远。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啊就是脚踏实地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可我们的想法不一样。”

    关颖是个心细如发的女人,荣皓没有明说,但她能听出话里隐晦的意思。

    “可他们毕竟是父母啊!勤俭持家养大的孩子,连家都不回,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如果我的父母都在,像叔叔阿姨那样恩爱,该有多好!”关颖轻叹一声,脸上尽是落寞的神色。

    荣皓咬咬牙:“算了!这段时间我两次回来都没回家,这次我起码要在临城待三天,这第三次回来总得回去看看。”

    关颖微微一笑:“回自己家还犹犹豫豫的,你怕什么啊?”

    荣皓吐了口气:“你不知道老爷子那倔脾气,两句合不来就得吵吵,自己的老爹,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我这人吧偏偏又不是受气包的性格!除了躲着,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颖轻咳一声:“我父亲的事你帮了我,那我就还你个人情,陪你去一趟,叔叔总不至于当着我的面把你怎么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