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67章 人活一口气

第67章 人活一口气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3761 2020-05-12 19:33: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车子到达黄城,停在麒麟商厦地下停车场。

    几人乘四号电梯上行至一楼大厅,如曾永超先前所说,四号电梯在白天没有任何问题。

    荣皓仔细端详了这部电梯,最多承载二十人,算是纯粹载人电梯中面积比较大的电梯。

    电梯内部很干净,就连金属墙面都一尘不染,人站在那里,能清楚的看见映在光滑如镜的墙体内自己的影子。

    只是那影像越想看清越觉得模糊,若是盯着看上半分钟,会不由自主的产生心慌感。再持续看下去,整个人都会很不舒服,似乎电梯墙内部有一股无形的力量想要把人死死地拖进去。

    到达写字楼一楼大厅,几人就此告别。因为荣皓有急事需要离开,原本曾永超计划的庆功宴不得不搁置。

    离开麒麟商厦,三人回到那台05款的标志307车上。

    荣皓开车,左天明和文洋坐在后座。

    荣皓驱车进入市区大道,车子行驶在通往高速路的汽车站方向。短暂的沉默,荣皓说道:“天明,我把你放在汽车站,你自己打车回去,在家多陪陪程诺。文洋跟我去一趟临城,有事的话我会电话通知你。”

    左天明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这几天也算是够累,难得清闲。

    “我也去啊?”文洋小心翼翼的确认,言语之中透着不自然。

    这家伙对荣皓有那么一丝畏惧感,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就是莫名其妙的畏怯。

    荣皓笑了笑:“怎么?你也有女朋友需要陪吗?”

    文洋苦哈哈的回之一笑:“你看就我这样的,养的起吗?”

    荣皓把车停在汽车站大门口,在左天明下车的空隙,荣皓从背包里取出八角盒,丢给了后座的文洋。

    左天明离开后,荣皓重新开车上路,对着后座的文洋玩味的笑道:“我看你也是挺无聊,几个小时的车程,省的你困乏只知道睡觉。这个八角盒,你研究研究,看看怎么样能打开它!”

    文洋将八角盒拿在手里仔细揣摩,就像是面对一个装满钱的密码箱,有些兴奋还有些惆怅,最后信誓旦旦的说:“这个,可能就是老锁匠以前跟我说过的混元锁!”

    荣皓开车上了高架桥,随口问道:“混元锁是什么东西?”

    文洋将八角盒捧在手心,如同鉴宝师拿到一块价值连城的美玉,简直爱不释手。

    他再度端详,继而兴奋道:“应该就是了!混元锁是古代一种类似密码锁的东西,没有钥匙也没有锁眼,想要开启只能找到它的规律,用手指多方位触碰,如果能摸清楚规律准确无误的触碰内部暗孔,锁头会自动开启。”

    荣皓哦了一声,淡然说道:“你研究研究。如果打不开,我就直接给它砸了,打开它总会有办法。”

    文洋一听就不干了:“那可不行!混元锁不常见,可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掌控的艺术。这里面没准就是稀世珍宝,你这一砸,什么都没了!”

    荣皓听的想笑,听起来这个八角盒好像不是自己的东西似的,倒成了文洋的掌中宝。

    不过职业病这种东西也是够奇葩,就像文洋这种开锁匠,他绝对会想尽一切办法研究透彻。

    一路无言,文洋只管研究八角盒,一次又一次触摸所谓的密码规律,时不时就是一声失败的叹息。

    荣皓开车在最左侧车道,速度一直定格在一百二十迈。

    他隐隐约约感觉到关云兆应该是到了最后关头,或许连今晚都熬不过去了。

    只是不清楚老爷子是要跟自己交代什么,毕竟上一次来的时候老爷子还说该说的都说完了,让自己不必再来看他。

    如今画风突变,老爷子要说的必然是原本不该说的。

    车子下高速直接奔向临城监狱,半个小时后赶到了目的地。

    荣皓电话联系了关颖,随后嘱咐文洋在车里等,反正有混元锁打发时间,这小子一准不会寂寞无聊。

    很快关颖赶到,她携带探视证引着荣皓去了监狱医院。

    此时的关云兆和上次荣皓见到的那个人判若两人,两次间隔没多久,而他却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简直瘦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化疗后头发全无,脸色泛黄无精打采,整个人像是年长了二十岁。

    “关叔叔!”荣皓走到床前,弯腰握紧了关云兆那双枯瘦的大手。

    关颖拿过来一张椅子,示意荣皓坐下说话。

    看到荣皓,关云兆的脸色明显有了些红润:“你来了!”

    荣皓点头嗯了一声,他能看得出来关云兆目前极度虚弱,恐怕只剩下一口气而已,下一口气若是喘不匀,人基本上就没了。

    有很多将死之人留着一口气等待远方归来的亲人,一旦想见之人回来,那口气也就逐渐消散,人也就随之西游。

    这是难以解释的状况,但它真的存在。

    关云兆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洪亮一些:“我吧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事应该跟你说说,毕竟我是你的进门师父。当年我去荣村,救你确实是碰巧,等于是无意帮了你一把。事实上,当年救你的并非是我,到底是什么我没看清,只看到有一道光从荣村村口的那几棵大树深处斜着刺向那个阴邪之物,我跑过来的时候那个叫做半截缸的东西已经不见了。咳咳咳……”

    荣皓慌忙安慰道:“直接还是间接都不重要了,在我看来,您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关云兆强挤出一丝笑容,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事情还是应该说个明白,我一旦走了,你就再也没法知道了。你也晓得我不是荣村人,在荣村也没有什么亲戚,我那晚去荣村其实是去荣村小岭子后面的锁龙井等人,那地方我也去了很多次了,只是因为小颖的原因,所以一直也没敢冒险下去,我要是死了,小颖可怎么办啊!那时候她才十二岁……”

    关云兆说到这里,眼眶中已经湿润了。

    关颖跪坐在床前,无声的啜泣。

    关云兆定了定神,继续说道:“我有几个朋友下了锁龙井,只可惜再也没有上来。从那以后我就经常去看看,就希望能看到他们回来。唉!这就像是一块心病,这么多年想想他们我就心里堵得慌……”

    荣皓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的听着。

    锁龙井他有所耳闻,全国各地存在数量也不少。有人说锁龙井是古代道家大能为民除害战败了蛟龙而后将龙用铁链锁在了井里。也有一种不同的说法,那就是锁龙井事实是通往大海的海眼,如果不加以控制,恐怕海水上涌毁天灭地,住人的地方定会变成一片汪洋。

    自古至今,锁龙井的传说神乎其神,不过从来也没有人有办法去亲身证实过。

    近代有人曾组织大规模的拉动垂入井中的铁锁链,但都在最后放弃了。

    如今听关云兆说起,荣皓倒是听的一愣,在自己家也就是荣村村后的小岭子有一口锁龙井?他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这件事算是我终生的遗憾,如果有一天有人弄明白了锁龙井的秘密,你一定到我坟上说……说给我听听……还有我那三位朋友,他们可能下去后丢了性命……咳咳咳……”关云兆脸色由黄变白,瞳孔放大,意识应该是开始模糊了。

    荣皓紧紧的握着那双枯槁的手,连连点头:“一定一定!您老就放心吧!关叔叔,您能否告诉我您究竟是做什么的?”

    关云兆一阵剧烈的咳嗽,断断续续的说道:“探……探秘人……就像你之前跟我说的……你也是探秘人……只不过你不……不懂得这个词汇的真正含义……探秘人不只是一个称呼那么简单,它是一个系统的组织……由一家大基金会控制的全国性质的组织……你……你……我……我们都是一类人……那是命运的安排……陷进来的人谁也逃不过……”

    关颖终于还是哭出了声:“爸!”

    关云兆和蔼的看着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身子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脸上却是浮现出欣慰的笑容:“小颖……长大了……”

    咽气的“嘎嘣”声,像是折断的树枝,又像是断水后的水龙头空洞的声音。

    一切都归于平静,人活着只是因为有一口气,人死了,这口气也就没了。

    荣皓推开趴在关云兆面前的关颖,死人的最后一口气是阴晦之物,若是被浊气喷溅,是会倒大运的,有可能一辈子都走了背运缓不过来。

    病房中充满关颖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那歇斯底里的哭声听的人心碎。

    荣皓感受着来自关云兆手心里最后一丝温度,另一只手轻轻拉过雪白色的被单蒙住了这张饱经病痛摧残与年龄不相称的脸庞。

    监狱医生走过来,递给关颖一张确认书。按照常例,监狱内服刑的犯人病死与正常死亡处理方式一样,尸体会送到殡仪馆,后事处理火化之前的费用按照国家规定的标准由监狱承担,如果亲属想要厚葬,超出的部分费用自然就得自己掏钱。

    关颖一个在校学生,本身没有经济来源,就连关云兆留下的那些钱也在他入狱之后被关颖全部拿来打点。

    关颖抹了一把泪,准备在那张确认书上签字,表明关云兆的后事交由监狱协助善后。

    荣皓走过来按住了她的胳膊:“这事儿交给我!关叔叔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让他的后事这么草率,虽然我的经济能力有限,做不到隆重厚葬,至少也让他走的风光一些。”

    关颖抹了一把眼泪,此时却不知如何谢绝,身旁的男人,话里话外都不容不从。

    殡仪馆来人把尸体带走,按照当地习俗,关云兆的尸体在殡仪馆至少要停尸三天,然后送去火化。

    荣皓和关颖离开临城监狱,走向那辆05款的标志307。

    关颖的眼眶中依旧有泪水在打转,她咬着唇儿对荣皓说:“谢谢你!不过作为女儿,这钱理应我出。所以你不要介意,算我借你的,我会尽快还给你。”

    荣皓点点头:“啊!那没问题!就当是借给你的!”

    关颖嗯了一声,抬起头,一双秋水眸子望着荣皓,嘴角轻扯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父亲他终于不用再忍受病痛,我该高兴才是。对了,父亲之前提及给你的东西,你跟我回家去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