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5章 黑井

第25章 黑井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3653 2020-05-12 19:31: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于-塞读小说网

    两人跟在剧务主任身后,一直走向帐篷群。

    在一顶明显高出其它帐篷一米不止的高顶帐篷前,剧务主任让他俩等等,然后就见这家伙屁颠屁颠的走向帐篷右侧在谈论什么的三人前,一脸讨好的表情面向其中那位颇有派头的人物,笑嘻嘻的说些什么,说着话又回头指了指荣皓和左天明,继续满眼含笑阿谀谄媚。

    这个看起来派头十足的人物应该就是导演,五十多岁,身材魁梧,口方耳阔,很有些王霸之气。

    荣皓对左天明笑道:“演戏,有压力吗?我跟你说,今晚上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左天明一副临危不惧貌似抱着炸药包舍身取义的表情:“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电影电视剧的都没少看,演员也就那么回事!”

    这时候场务主任冲他们两人招了招手,看起来意气风发的样子,之前的阴霾郁闷早就一扫而光。

    荣皓和左天明走过来,在四人面前站定。

    导演和另外两个貌似也是剧组其它部门的小头目同时上下打量二人,其中一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矮个头男人对左天明说道:“咦!你不是前几天要来做群演那小伙子吗?我瞧你这几天在附近转悠,什么时候变成特约了?”

    左天明学着刚才剧务主任的那副表情,嘿嘿笑道:“编剧大人,我这不是在等机会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就说这么大个剧组总会有缺人的时候。”说着话指了指荣皓,继续说道:“我这位朋友以前就是做特约演员的,听说你们缺两个人,我就给他叫来了,放心!一准没问题!我吧!也做过不少群演了,绝对能够胜任!”

    编剧没有再说什么,转而对导演说:“时间有限,我看他俩挺适合剧情需要。就他俩吧!”

    导演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然后大踏步走向忙碌的人群:“各部门注意,都麻利点,二十分钟后开工!”

    编剧把腋下夹着的文件夹伸展开,取出几张A4纸分别送到荣皓和左天明的手里:“你俩看一下剧本台词,等第四场拍完,就轮到你们了。”

    荣皓看了眼自己手中的两张白纸黑字,就见最上方头联三个大字“路人甲”。

    “我的是路人乙。”左天明瞟了一眼荣皓的台词单,有些幸灾乐祸的说:“你的台词两页呢!我的才半页!”

    荣皓闻言,把自己的路人甲递了过去:“换换!”

    左天明后悔不迭,真不知道自己闲的没事多这嘴干什么,很是不乐意的说:“皓哥你脑袋比我灵光,记忆力好,我看路人甲最适合你!”

    荣皓一把夺过路人乙的台词单,小声说道:“咱们来这儿主要目的不是演戏,我不能分心在这上面,你就多辛苦辛苦。”

    左天明叹了口气算是妥协:“这得浪费多少脑细胞!回头来两包芙蓉王领航,犒劳犒劳我!”

    荣皓呵呵一笑:“就这出息,完事后我给你来一条!”

    两人已经算是加入剧组,自由不受约束,只要不干涉拍摄场景,可以随便溜达。

    院子里基本上保持了原貌,可以说保护的非常到位,与那天夜里荣皓和左天明来时差不多。

    荣皓看了一会儿台词单,默念了两遍,基本没有问题。

    左天明还在哼哧哼哧的背诵,一边背台词还一边手指比划,看起来还挺用功。

    本剧的主角演员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荣皓觉得这人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部电影里见过,只是这人并非大红大紫的一线明星,荣皓想不出这人姓甚名啥。

    虽然不是什么当红明星,但从这家伙身后跟着三个助理的派头来看绝对不比明星差。

    天色逐渐暗下来,院子里微弱的布景灯光像是月光透射,各部门人员已经到位,导演亲自临场督导,电影片段紧锣密鼓的准备开始拍摄。

    副导演叫了一声:“各部门各就各位!”

    场记走到镜头前,场记板“啪”的一声,拍摄正式开始。

    换完一身沾满灰土衣服的主角推开锈迹斑斑的铁艺大门,脚步踉跄慢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蓬头垢面,一双眼睛透着暗红色,寒意浓浓。手上拎着半棵破碎的白菜,看起来应该刚刚从收摊的菜市场归来,烂白菜自然是捡来的。

    走到院中心的草地上,男人一屁股坐下,捧着白菜的手在瑟瑟颤抖。

    他那双呆滞的眼睛突然涣散出摄人光芒,就像是一头饿狼抓到一只兔子,张开大嘴对着那大半棵白菜拼命的啃咬起来。

    荣皓没心思享受近距离观看影片现场拍摄,他从正在拍摄的场景前方人群绕了过去,走向院子左侧的那间小屋。

    这间小屋是老宅的厨房,那天夜里因为个中原因不曾涉足,原本想第二天白天再潜进来看看,但是剧组来的太着急,计划不得不落空。

    对此,荣皓一直耿耿不忘。毕竟老屋的问题他还不曾搞清楚,那天夜里的经历尤在眼前,想想就触目惊心。

    推门进去,荣皓打亮手机电筒,从外面看起来不大的厨房实则面积远大于对面的储物间,手机电筒光亮之外是一片黑暗。

    虽然同样是寂静的夜,但毕竟外面的院子里有几十人,所以荣皓并没有过多的惶恐心理。

    厨房内相对来说还算干净,除了表面的一层灰尘之外,一切都井井有条。

    进门左侧有一把高粱杆编织的扫帚,底部高粱穗已经磨平,旁边是一个小型铁簸萁。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扫帚只有底部沾染灰尘,而一米长的把柄则不像脏兮兮的铁簸萁和厨房内其它的物件那样表面裹着一层灰尘,相反非常干净,就像是被人经常使用和擦拭。

    门的右侧有一个长有八十公分宽四十公分的塑料箩筐,里面存留着腐烂后水分完全析干的蔬菜叶子痕迹,上面覆盖了一层尘土。

    厨房的左侧角落是红砖垒砌的锅台,上面坐着一个黑漆漆的直径接近一米的地锅。

    荣皓伸手抓住锈蚀的锅盖,稍加用力提了起来。

    或许是锅盖覆盖的作用,空空的锅内非但没有灰尘,反而很是干净。

    荣皓将锅盖放回,蹲下身子用手电照向灶口。

    这一看,禁不住心里“咯噔”一下。荣皓匆忙抓起锅台一旁的烧火棍,用棍子捅了捅灶口里面的厚厚一层土灰。

    “新灰!”荣皓很确信灶口内上面一层是近期烧木柴留下的残渣灰烬。

    “有人用这地锅做饭了!”联系到黑色地锅内的干净程度,荣皓当下做了定论。

    废弃的老宅子,谁会跑这里来烧饭?

    用烧火棍再次捅咕那一层厚厚的灰烬,直到确认里面并没有东西后,荣皓这才罢休。

    手机电筒照向锅台右侧,那里有一小摞干柴堆,从柴堆上稀薄的一层灰尘来看,荣皓更加确信在最近一段时间有人在这厨房生过火。

    柴堆的右侧不远处有一口和正屋门内大小尺寸和外貌一模一样的黑色水缸。

    荣皓掀开盖子,缸里竟然有大半缸清水!

    荣皓清楚的记得那天夜里他和左天明从头至尾彻彻底底的检查过外面院子,非但没有发现水井,也并未找到老式压水井和自来水那样的取水设备。

    缸里的清水绝对不可能来自大门外的臭水水库,那水库里的水如同泼墨一般,之前荣皓想要在水库边洗把脸,当时可是亲眼目睹了那水库里惊人的黑水水质,腐臭肮脏简直难以形容。

    想到这里,荣皓连忙用手机电筒搜寻四周。

    房间内除了一张靠墙摆放的长条木桌之外再无其他。

    荣皓自然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正疑惑之时,走动的脚步踩到了一块高出地面的石板。

    荣皓蹲下身子细看,那是一块五十公分方方正正的大理石石板,厚度有两公分,石板的一个边角似乎在很久之前就碎掉了。

    把手机平行塞入口中,手电筒正对地面,荣皓空出两只手用力推开大理石石板。

    一个直径有三十公分的圆形井口显露出来,井口一侧,一条压扁的黝黑色的麻绳探入井内,一直没入黑咕隆咚的圆井深处。

    荣皓抓住麻绳晃了晃,井中传来“哗啦哗啦”的声响,听起来井内有水。

    荣皓点点头,这就不难理解水缸里清水从何而来了。

    定了定神,荣皓伸手抓住麻绳,轻轻用力往上拉。

    份量不轻,根据他的猜测,绳子的一头应该是挂着一个水桶,一个盛满井水的水桶。

    随着不停拖拽,荣皓脚边盘起来一摞黑黝黝的结实麻绳。

    终于听到有东西出水,两分钟后手机电筒可视范围内冒出来一个黑乎乎臭烘烘的东西。

    荣皓看的仔细,麻绳一头栓着的哪里是水桶,分明就是一具已经浸泡腐烂的动物尸体!准确的说,那是一只个头奇大的毛色血红的猫的尸体!

    黑暗中,猫尸诡异异常,身体极度扭曲变形,两只死不瞑目的眼球自下向上,死死地盯着荣皓。

    它那干瘪的肚皮动了动,荣皓以为是自己惊吓过度导致心理反应以至于看错,就在他愣神之时,猫的肚子突然剧烈颤动起来。

    几个黝黑发亮的东西从猫的肚子里钻了出来,而后像是受到手电光束的惊吓,迅速脱离猫尸,向下坠落。

    只听到“啪嗒啪嗒”的落水声,短短的几秒钟后恢复平静。

    荣皓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伸手拉着麻绳一时间不知所措。

    “皓哥!”门外传来左天明的声音。

    荣皓进厨房的时候,他注意到了。

    荣皓回过神来,手一松,那具猫尸连同麻绳重新落入井中。

    大理石盖板重新将井口掩藏,荣皓站起身子,一张脸全无血色。

    “皓哥!你怎么了?”左天明走入房间:“场务找你半天还以为你也跑了,让我赶紧找找你,咱们的戏快要开始了。”

    荣皓凝了凝神,压下心中骇然,轻轻吐了口气,望了一眼大理石盖板,沉声说道:“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