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 职业探秘人 第21章 第七个蹲坑

第21章 第七个蹲坑

职业探秘人 古城黄 3558 2020-05-12 19:31:00
推荐阅读: 汉律命运否决者地狱勾魂使者狐嫁女阴阳杂货

来自-dididia.com

    旅馆老板夫妻二人看起来都是老实本分的人,没有过多干涉,况且跟警察过不去那是自找麻烦。索性帮忙找来大锤和铁锹,然后站在一旁想知道这三个人到底要干什么。

    荣皓把卫生间感应灯的感应器去掉,重新接线,这样可以保证电灯处在长亮的状态。

    男卫生间内聚集了十几个人,有男有女,都是旅馆的住客。人喜欢看热闹的毛病几乎是与生俱来的,大半夜的看起来也都没了睡意。

    荣皓让旅馆老板把卫生间的自来水总阀关闭,然后他将白瓷洗手盆上的水龙头卸掉,又与林飞一起将一米二长的洗手盆从座架上移到地面。

    荣皓拎起大锤敲了敲洗手盆的座架底部,同样是白瓷的底座动了动,林飞过来将它挪走。

    荣皓拿过扫把将瓷砖地面上的破碎玻璃往墙角清扫,清理出一个两平方米的空地。

    “我说几位,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你们警察为什么大半夜要砸了我家厕所,这……”旅馆老板表示很难理解。

    荣皓看了一眼这位有些发福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然后指了指原本放置洗手盆的这片区域,不冷不热的说:“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位置以前也是一个蹲坑,也就是说厕所里本来有七个蹲坑,而这第七个后来回填了,改造成了洗手区。”

    旅馆老板夫妇相互对视一眼,而后旅馆老板不明就里的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这家旅店是我们两年前盘下来的,之前的老板因为家里有事转给了我们。”

    荣皓点点头,语气平和了许多:“是还是不是,砸碎了地面瓷砖就清楚了。”他给拎着大铁锤的林飞一个坚定的眼神:“砸了!”

    林飞拎着铁锤一阵猛砸,随着“噼里啪啦”瓷砖碎裂的声音,原本平滑的地面呈现出一片破碎后的混乱。

    荣皓用铁锹将残破的瓷砖归置到一边,露出一层灰色的水泥地面。

    全晓婷一言不发的看着他们手中的动作,她知道荣皓不会是一时脑子发热,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原因。

    荣皓示意林飞继续,林飞二话不说拎着铁锤又是一通猛砸。

    似乎是沙子与水泥的比例严重失调,也或者是当时和水泥水分过大的缘故,地面并不结实。水泥地面被林飞的一顿铁锤震开数道裂纹,从三指厚的水泥裂缝下,露出浅黄色的沙土。

    荣皓招呼林飞一起将碎成数块的水泥面挪开,露出底下碎石黄沙混合的土沙层。

    他抓着铁锹轻轻的挖动土沙层,一点一点小心翼翼。

    林飞在一旁帮衬,用扫帚将挖出的土沙清扫干净。

    十几双眼睛盯着厚厚的土沙层,没人知道这底下究竟藏着什么宝贝。

    旅馆老板夫妇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人时不时对视一眼,疑惑的心思还带着那么一丝忐忑,总感觉情况可能不会那么美好。

    荣皓一丝不苟的试探性挖掘土沙,大约十分钟后,他停止了挖掘的动作,看样子他手中的铁锹似乎是碰到了什么东西。

    林飞用扫帚将那一小层沙土清理干净,他是荣皓之后第二个看清楚沙土层中埋藏东西的人,就见他原本紧闭的嘴巴逐渐变成了O型。

    全晓婷眼尖,紧盯着土里的东西,禁不住惊呼道:“这……怎么会有骨头?”

    她的话引来一片目光,十几个人瞬间将隆起的平台围拢。

    清理干净的土沙层中露出一只人手骨架,这是血肉腐烂后的手骨,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泛着森白之色。

    胆小的女人们惊叫着退出卫生间,胆大些的男人们虽然没有离开,但是一个个均是面露惊恐之色。

    “这……这怎么回事啊?这里怎么会有死人?”旅馆老板吓得脸色惨白,老板娘被吓呆,盯着那只嵌入土沙层中的手骨,完全不知如何是好。

    荣皓停止继续挖掘,扭头对正在发呆的全晓婷说道:“打电话给临城警方,让他们来处理吧!”

    全晓婷电话通知了昨晚来接她的警察,之后遣散了围观群众。

    警车的警报声在寂静的夜里呼啸,用不了十分钟这家名字叫做“惠客旅馆”的旅店就将被完全封锁。

    荣皓对全晓婷说了声“我去睡会儿”,然后退出了卫生间回到自己的单间。

    这一夜,旅馆内来来往往嘈杂声持续了几个小时,一直到天亮才恢复安静。

    大约早上八点钟,荣皓醒过来,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被人做了包扎处理。

    洗漱完毕重新回到房间,全晓婷不知什么时候来的,床头柜上多了几袋早餐。

    “你的手没什么大事,我已经找人处理过了。”全晓婷眼圈泛黑,看起来昨夜没有休息好。

    荣皓坐到床上抓起茶蛋往桌子上滚了滚,然后递给全晓婷:“临城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

    全晓婷接过茶蛋小心的剥皮,面色凝重的说道:“经过DNA鉴定,死者就是郑龙!”

    荣皓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点点头:“找到这家旅馆的前老板了吗?”

    全晓婷嗯了一声:“他们正是义南县安乐村人,与郑龙同村,目前已经被警方控制,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出来。”说罢百思不解的望着荣皓,一双漂亮的眸子闪烁着疑惑:“我想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

    荣皓将茶蛋整个扔进口中,嚼了嚼,又喝下一口豆浆,笑着说道:“直觉!小时候去河里摸鱼,我觉得哪个草丛里可能有鱼,伸手下去,大多不会摸空。在山坡上下套捕兔子,我觉得兔子可能会从这个位置走,于是把套下在那个位置,过几天去,往往不会是空套。”

    全晓婷莞尔而笑:“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所说的直觉特别是对于这件事的说法不能完全相信。”

    荣皓点点头:“嗯!我说假话你不信,说真话你更不会信的!解释不清楚的东西说多了纯粹就是浪费口舌,不如不说。”

    此时房门被人敲了两下,随后林飞推门进来。

    “婷姐,我刚从警局过来,这家旅馆的前任老板招了,是他给郑龙的饭菜下的毒,毒杀之后直接埋在了厕所。”林飞一夜未眠,不过看起来精神状态还算不错。

    全晓婷示意林飞过来一起吃饭:“杀人动机是什么?”

    林飞坐到床沿,抓起油条大口的吃起来,边吃边说:“根据原旅馆老板的说词,郑龙与他女儿是同学,很多年前郑龙就对他的女儿有意思,不过一直被他拒绝。原因主要是郑龙这个人吧是个十足的混混,而且家里又特别穷,有个跛脚的父亲,还有个精神不正常的母亲。这样的家庭和郑龙这种游手好闲的混混,他当然是看不上,而且他女儿也是压根就对郑龙瞧不上眼。他的女儿一直在外地上学,每次回家,郑龙都会穷追猛打甚至动手动脚。他女儿毕业参加工作后谈了一个男朋友,郑龙听说后去把那男的打成了脑震荡,那段姻缘也就没了下文。后来郑龙随他二叔去了黄城,他们的日子总算安静了许多。但是郑龙不止一次上门威胁,说是要么你女儿就嫁给我,要么就当尼姑,哪个男的敢接近她,他就让谁半身不遂。都是胆小怕事的庄户人家,惹不起就躲着,于是就在车站这开了一家小旅馆,老家都不经常回了。后来郑龙还是找上门来,他说他有钱了,还把一个装满钱的布包扔在了桌子上,说这次再不答应就灭了他们全家,还赶走了住店的人,甚至动手打了老两口。他们夫妻俩气不过,这么多年也是受够了他的纠缠,俩人一合计,就给饭菜里下了耗子药。郑龙死在店里,这地方人来人往也不好往外倒腾尸体,正好还有几袋子水泥和沙子,索性直接把厕所的一个蹲坑挖开把郑龙的尸体埋了进去。”

    全晓婷听的没了吃东西的胃口,只是端着豆浆杯时不时喝上一口。

    “郑龙还真的是有问题!你的猜测没错。”全晓婷冲荣皓投去赞赏的目光。

    荣皓闷头吃着东西,闻言微微一笑:“瞎猫碰上死耗子,碰巧了!”

    荣皓抬头望向林飞,见他几分钟内打了五个哈欠,早就不是刚进来那会精神头十足的样子,于是笑道:“等会去安乐村,看你俩这状态,车是开不了了。不如你俩副驾驶和后座休息,我来开车怎么样?”

    全晓婷望向林飞,一板一眼的说道:“林飞!告诉他非警务人员开警车,会受到什么样的处罚。”

    林飞撇了撇嘴:“罚款并且处十五天以下拘留。”

    荣皓摆摆手:“那算了!当我没说!”

    全晓婷一笑百媚:“看在你表现良好的份上,奖励你开警车过过瘾!”说完给林飞使了个眼色。

    林飞把车钥匙塞进荣皓手中,有些感激的说:“麻烦你了!”

    荣皓将车钥匙在手中抛了两下,露出绕有深意的笑。

    三人离开旅馆,七分钟后走到离旅馆五百米远停放的警车旁。

    全晓婷去了后座,林飞进入副驾驶。

    荣皓拉开驾驶座车门坐了进去,锁紧安全带,从口袋中摸出驾驶证晃了晃,笑道:“我是C1证,平时马路都没怎么跑过,上国道就跟大姑娘上花轿一样,还是头一回!你俩坐稳了,关上窗。我怕车还没掉进沟里,你俩可别从窗户甩沟里去了!”

    后座的全晓婷吓了一跳,一把将荣皓的驾驶证夺了过来,当看清楚这是一个B2证的时候终于松了口气,C1不一定能开的好车,但是B2没有开不好车的理由。

    知道荣皓是想找抽,被人调侃的恶气不能不出,全晓婷把驾驶证塞进荣皓的口袋,讥讽道:“姐姐看见你这个二B证就放心多了,几个月的时间学出来不容易,赶紧收好了,省的丢了还得去补!”